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海疆之窗 >

冷哲:这是一个怎样的20年——中美交换生的日记

字号:T|T2013-04-13 10:08:11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冷哲    我要评论()   点击:

四、

1999年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

大家都是愤懑的,但是又能怎么样,连我这样的政治门外汉都知道和美国开战是不可能的。不,不是开战不可能,而是根本不可能打赢。

有一位当年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就读的中国学生后来提到,他那时候还切实地考虑过是否应该租一辆车买些硝基化肥和汽油到华盛顿去做一次“单程旅行”。他说,那时候美国如日中天,在美国感觉尤其深刻。他当时觉得只有这样一种思路才能对抗。

而这位留学生在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已经是香港的清算会计师了,笑谈着当日完全想不到后来的发展。

那个时候是压抑的。

所以2001年911发生时,大学里是一片欢声笑语,谈论着美国的多行不义必自毙。

大约有人会说这不够人道主义。但我要说的是,这幸灾乐祸其实更加人性。

但是。

其实也意味着我们根本没有什么有效途径能以眼还眼。幸灾乐祸,其实是弱者的行为。因为强者往往是有能力快意恩仇的。

那个时候,大跃进的“超英赶美”仍然是一个经典笑话,意思等同于“夜郎自大”之类。

五、

刚上高中的时候我一直有个疑问,有一天终于忍不住问了教几何的任老师。

我说,你看分针和时针,比方说两个差了180度,当分针运行到时针当时的位置,那时针其实又往前走了15度。如果分针再往前走15度,那时针在这段时间里又向前走了一度多。按这个规律,似乎分针将会永远追不上时针,可是事实似乎又不是如此。于是任老师微笑着教会了我无限级数的概念。这我才明白,这个东西是存在极限的。

反驳2005年天涯论坛的那个帖子的时候,很多人都觉得中国追上日本当年的经济总量时,人家早就发展到更高水平了。中国怎么能追上呢?而没有人预料到中日之间的这个极限居然来得如此之快。

六、

其实我从小都是个乐观派。

我的小学班主任是个老式的没有受过正规师范教育的老师。她用起外号、羞辱、威胁等种种手段对付学生。我懂事很晚,所以总是在课堂上讲话,于是很不受他待见。我今天还记得,我得了小学的一次数学竞赛的奖(或者是全国一个什么自然竞赛一等奖)之后,她评价为“瞎猫碰到了死耗子”。

而且下一届的学生,迎来了学校聘用的第一批正规师范毕业生。从他们的描述中,我觉得那个老师更加和蔼可亲,而且很尊重学生。

于是我想,事情总归是一天一天变好的。

当年中国加入世贸时,社会有两大思潮,一个是说那些狼一样的外资进来以后会把中资都吃掉。另一个是说我们与狼共舞,也能变得和狼一样强大。其实都是自由心证。

那时候一个师兄相信的是前者,与我还有些争执,最后似乎打了个赌,但是等到明朗之时,大家都忘记了。近年再联系,发现这位师兄在美国博士毕业之后回国工作了。

那个时候我的乐观也没有任何实质的根据。就算是有,大概也就是不相信我周围那些朋友所代表的中国人竟会在整体上输给外国人。说起那些鬼灵精怪的朋友,我还真算得上是最没有才华的一个。他们有的从小学起就饱读诗书。我记得我小学还在看米老鼠与唐老鸭的时候,去朋友家玩,看见他书橱里变形金刚画册的旁边赫然插着一本论述中东战争的书。他讲起这些来头头是道。我记得他三四年级的时候觉得打“争上游”和“升级”比较无聊,于是自学桥牌,而我们听说桥牌很难都不愿意学,于是他过了几天伪称“最近学了个新扑克牌游戏”,让我们学打了一天的桥牌。还有一个朋友从小就无师自通,小学到高中制作各种桌面游戏,甚至还包括一套简单的桌面RPG,和五六套不同版本的桌面战略游戏,游戏性颇高。

我觉得,这些人所代表的中国,怎么可能在平等竞争中输给外国人。

其实这些年回头看来,我一直相信的是中国人的才智。有了这样出色的才智,我们就不会输。

但是我用的词也总是“总有一天”。我也没有想到一切都发展得如此之快。

责任编辑:不言不语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海疆在线无关。

欢迎转载海疆在线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http://www.haijiangzx.com/

下载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更多

点击排行

||
客户服务热线:0898-66568500 新闻热线:0898-66568500
合作联系方式:Tel:(86-898)66568500 Fax:(86-898)66568502 Email:moyu722@haijiangzx.com
海疆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ICP备案号:琼ICP备110012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110018
关闭在线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