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张志坤
本人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属于普通一族,草根是也。但正所谓“在行恨行”,本人对教育的研究不是很深,相反却对国际政治、战略问题情有独钟,几年来撰写了大量文章,尽抒杞人忧天之俗情,浑不知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这大概也折射出了当代中国社会的一种新面貌,即:当今中国今虽则处在市场经济下欲望澎湃的时代,但来自于基层老百姓之爱国、忧国与强国的呼声及冲动依然强烈,这必将形成一种巨大地政治力量,造成巨大地战略威慑。正是因为这样的考虑,所以本人乐此不疲,只管耕耘,不计收获,冀以愚者之千虑,俾达人之一得而已。
作者其他文章
西方的战略攻势即将终结
来源:草根网 2015/01/09 14:41:32 张志坤
字号:AA+
西方的战略攻势即将终结

导读: 笔者以为,2015年将成为人类战略历史上具有纪元意义的一年,将成为不同性质的历史阶段的重要分水岭,即冷战结束以来的西方的战略攻势即将结束。众所周知,挟冷战胜利之势,美国领导下的西方世界在全球范围内发动了强大的战略攻势,进行了具有历史规模的战略扩张。

西方的战略攻势即将终结

人类的2015已经开始了,新的一年将是怎样的一年呢?

现在,有关2015年的各种预言和预测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给。来自“国际社会”的舆论有很多说法,什么美国将复苏、印度要发力、俄罗斯动乱、欧盟解体、伊斯兰国被灭、中国压力增大,等等,不一而足。说句不客气的话,笔者以为,迄今为止的所有的议论都属皮毛之论,要么属于一厢情愿幸灾乐祸式盼望,要么就是变相的恶意煽动,并没有真实地反映全球战略演变的大趋势。

那么,2015年全球战略形势是将延续过去一直以来的总趋势,还是将出现革命性的变化呢?

笔者以为,2015年将成为人类战略历史上具有纪元意义的一年,将成为不同性质的历史阶段的重要分水岭,即冷战结束以来的西方的战略攻势即将结束。

众所周知,挟冷战胜利之势,美国领导下的西方世界在全球范围内发动了强大的战略攻势,进行了具有历史规模的战略扩张。概而言之,这一空前的战略扩张大体上经历了如下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全面进攻阶段

在这一阶段,美国领导下的资本主义自由世界向异己势力发起了全面进攻。所谓全面,有两层涵义:

一是内容全面,即这一战略进攻包括思想、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方方面面。思想上有“民主”、“人权”为核心的普世价值;政治上有颜色革命;军事上有精确打击、定点清除等手段,有战斧导弹、隐形飞机等武器,还有强大的军事同盟;经济上有市场化、私有化的工具及途径;文化上有趋同论、一体化等说教。所有这些东西如骤雨如狂风,涤荡人类社会生活的一切领域。

二是方向全般,即在全世界一切角落全方位地发起攻击,围剿一切不臣势力,打击一切对立之徒,用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一句经典名言就是,要么服从美国,要么就是美国的敌人,舍此以外别无它途。

第二阶段,重点进攻阶段

这一阶段大约从美国总统奥巴马上台开始,基本标志有三:

一是宣布要结束反恐战争,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奥巴马还曾跑到埃及对穆斯林世界讲话示好,表示要与这个世界和解,重建良好关系;

二是推动实现与俄罗斯战略“重启”,怀柔拉拢俄罗斯,企图化解与俄罗斯之间的战略对峙;

三是“重返亚太”,实行全球战略重点转移,集中美国主要战略资源和军事、经济乃至政治力量全力经略亚太。也就是说,美国要集中主要力量重点围剿中国,这就是重点进攻的战略涵义。

但是,现在看来,无论是全面进攻还是重点进攻,美国及西方世界都没有达到预期目的,一个基本的标志是美国所受的“威胁”越来越大,所面临的“挑战”越来越严峻,而与此同时,美国的力量,西方自由世界的力量却江河日下、越来越力不从心了。就全面进攻而言,在这一战略攻势中,尽管西方收获颇丰,但结果难乎为继,以致于不得不在反恐战争事业未竟的情形下宣布结束,希图抽身;就重点进攻而言,美国的既定规划如同当年的“施里芬计划”一样,不断被修正主义所涂鸦,而现在又直面“伊斯兰国”与俄罗斯这两大战略敌人,重点进攻由一变三,即由一个中国,变成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三家势力。这样一来,原来意义的重点进攻就不得不改味走样了。展望2015年及今后一个时期,在针对中国这个重点对象上,美国将变不断的围剿进攻为暂取守势的围堵防御,如果中东的反“伊斯兰国”战争和欧洲的围剿俄罗斯行动很快取得胜利,那么美国在亚太地区尚有可能重新恢复战略进攻势头,如果“不幸”长久相持下去,甚或局势进一步恶化,那么美国基于“重返亚太”为核心的战略攻势就将寿终正寝、呜呼哀哉,这也同时就意味着美国及西方全球战略攻势的终结。

笔者预言,这一“不幸”将在2015年发生,理由如下:

第一,围剿俄罗斯的行动必将以失败而告终。

尽管在这场较量中俄罗斯可能遭受重创受到削弱,但西方不会因此有任何战略收益,因为这样一来,俄罗斯的威胁将是更大而不是更小。所以2015年的结局要么是双方继续相持搏斗,要么就是西方败下阵来。普京的话是对的,没有谁能够征服俄罗斯,想把俄罗斯打翻在地或者迫使其屈膝投降,注定只是西方一厢情愿的美梦。

第二,西方无法赢得反恐战争

冷战结束以来西方的战略优势很大程度上消耗在反恐战争的泥潭中,旷日持久的反恐战争不但吞噬掉西方大量物质形态的资源,而且还消耗了西方世界道德与精神资源,西方现代殖民者的伪善面孔在长达十几年的罪恶战争中暴露殆尽,所以,这场反恐战争最大的结果,就是美国及其率领下的西方世界被从人类的道德与道义高地上打落了下来,如果说,战争的物质损失假以时日尚可弥补的话,这个精神损失则伤及霸权的根本,再也难以弥补。

更悲惨的是,西方甚至军事上打赢的可能性都不存在。应该说,相对于恐怖分子而言,西方的军事优势是无可置疑的,战场几乎一边倒,但战争却是赢不了,究其原因,因为这场战争打的不是武器而是精神,作为战争的另一方,即反恐美国的“恐怖势力”,他们进行战争的动力不是世俗的而是精神的,武器可以消灭肉体,但无法小妹精神,即或西方打赢对伊斯兰国的战争,但说不定在什么地方又要冒出了一个什么恐怖组织所发起更大的挑战,更何况美国及其盟军到现在尚且不能铲除塔利班与基地组织,又有什么招数能铲除“伊斯兰国”呢?

人类在战争问题上最常犯同时也是最愚蠢的错误就是,知道在哪里和怎么样把把战争打响,却不知道在哪里和怎样把战争结束,美国所发动的反恐战争就是这样一种战争。

第三,颜色革命已经失灵

曾几何时,颜色革命的魅力威力如日中天,甚至强得过百万雄狮,所到之处拔人之城、毁人之国,有无坚不摧之势,成为西方手中投资最小效益最大的战略“杀手锏”。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民族看清了这一“革命”所带来的惊人的破坏与毁灭,与这种破坏与毁灭相比,颜色革命给当事国家与人民所带来的收益不但微不足道,而且虚无缥缈,它所造就的,除了美丽与暂短的肥皂泡泡外,基本上就是混乱与杀戮,这是经过颜色革命洗礼的国家与民族的基本事实。这一事实深刻地教育了中国人,也深刻教育了俄罗斯,不管这种革命还会不会在世界其它角落出现,但至少对西方所重点进攻的三个主要对象已经失去了效力。这样一来,颜色革命对西方的整体战略就无所裨益了,更无法助力于西方的重点进攻之战略大业。

第四,西方的优势在日趋萎缩

有人说,西方已经开始走出经济危机的泥沼,因为美国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强劲。但是,这一说法却很难成立,因为美国的债务危机依然严峻,因为欧盟还面临解体的危险,现在就说西方已经开始摆脱衰退,言之过早。

退一步说,就算这是真的吧。即使是这样,西方世界在全球经济力量、军事力量中的占比也依然曾逐年下降的趋势。这才是最根本的战略衰退。

主要地基于以上四个方面的原因,我们认为,西方的战略攻势即将在2015年内终结。即使美国在中东与俄罗斯两个战场上仍保持战役及战术上的进攻态势,但就全球总体而言,西方的战略优势已经支撑不住其发动战略进攻了,不管这种进攻是全面的还是重点,都一概难乎为继。

这是一个重大的战略转折,也是一个重大的历史转折点。这一历史性的战略转折将给全球形势带来广泛而深刻的影响。

这意味着全球战略态势开始进入相持阶段。在这一阶段中,美国及其西方将奉行全面防御的政策:在亚太地区围堵遏制中国的崛起,在中东地区应付伊斯兰极端势力和恐怖组织,保住既有战略成果;在欧洲,释放欧洲的战略潜力对付俄罗斯,同时维系在拉美在非洲的绝对统治地位,所谓美国与古巴的和解就是在这一大背景下发生的,虽然与古巴和解并不能明显地减轻美国的负担,但至少可以缓解一点精神上的压力。2015年,美国将把主要精力放在中东和俄罗斯那里,在亚太维持现状,为此将适当地缓和与中国的对峙,对此,笔者早已说过。最近美国督促日本承认战争罪行,声明台湾在美国升旗不合法等事实可以佐证。

这还意味着中俄等国有更大更多的开始反击空间与机遇。特别是对中国而言,这一战略机遇期可谓从天而降,正所谓“天予不取,反手其咎”,如何用好用足这一新的战略机遇期,将是对中国大战略的新考验。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阅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