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西路军3个军渡河
来源:中红网—中国红色旅游网 2015/01/13 09:59:18 作者:王波
字号:AA+

导读: 张国焘令3个军过河后,因为有黄河天险存在,毛炳文部队按照蒋介石的严令,立即封锁了河口,四方面军3个军来去已不能自由。张国焘担心的就是怕红5军和红9军两个军归一方面军指挥,或者不停他的指挥,所以先叫它们过了河。

1936年10月,保安,毛泽东在窑洞里密切注视着前线态势。令毛泽东十分忧虑的是红军各部队指挥还不统一,张国焘还在实际上指挥四方面军的5个军。

毛泽东与周恩来商量,既然3个方面军汇合了,宁夏战役问题又迫在眉睫了。他们让前线统帅彭德怀考虑宁夏作战问题,并且做了作战部署。

10月11日,中央和军委给各方面军绝密件(注明“阅后付火”):“攻宁部队准备以一方面军西方野战军全部及定盐一部,四方面军之3个军组成之,其余两个军及二方面军全部,一方面军之独4师组成向南防御部队,可能与必要时,抽一部参加攻宁。”

毛泽东估计到张国焘不会轻易交出部队的指挥权,不会按照中央的宁夏战役计划指挥部队,还要出偏差。他告诉彭德怀作最坏的打算,要“充分注意个别同志之可能的动摇性。准备在无别部参加时,野战军(指一方面军)单独执行冰期计划”。

10月20日,国民党中央军胡宗南、王均、毛炳文、关麟征等部10个师按照蒋介石的老战术,东西对进,由南向北,步步为营,筑堡前进,企图与宁夏的马家军(马鸿逵、马鸿宾)南北夹击,歼灭红军于黄河以东的甘肃、宁夏边界地区。

蒋介石认为此时是消灭红军的“十载以来难得之良机”。

娘希匹,这次中正志在必得。10月22日,他偕宋美龄飞至西安,部署东北军、西北军对红军的围剿作战。威胁张学良和杨虎城,不听命令,东北军调福建,西北军调安徽。

然后,他威风八面飞洛阳,落地立即部署中央军蒋鼎文、樊崧甫、万耀煌和马鸿逵部队对红军的作战,共调动了20个师到西北,围攻红军的总兵力得到60多个师,260个团,安排他的嫡系黄埔军校生蒋鼎文为剿共前敌总指挥。

他志得意满,并在洛阳度过了他的50岁生日。他的娄罗们吹他到达了军事之顶峰,取得了辉煌之业绩,将彪炳史册。

 

 

1936年10月,红一方面军与红二、红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宁、静宁地区胜利会师,图为会宁城门。

 

 

1936年10月9日,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政委陈昌浩率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和直属队抵达会宁县城。随后,红军总司长部和总直属队也到达县城。10日晚,红一方面军第一军团第一、第二师,第十五军团第七十三师和红四方面军各部队的代表在县城文庙大成殿举行了隆重的庆祝会师联欢会。图为联欢会会址。

毛泽东的窑洞里,军委一局专门为他绘制的态势图,有的挂在土墙上,有的放在方桌上,有的干脆就摊在地上。他跪在土地上长时间地看地图。前线的形势叫他揪心呀!

胡宗南、毛炳文、王均、关麟征的部队装备优良,有大炮,有飞机,步步为营,步步紧逼。北线马家军向南压迫。我军处于南北敌军之间。红军必须先应付南面的敌人,然后再集中向北,发动宁夏战役。目前要集中力量打击胡宗南。不阻止南面敌人,将使红军处于不利地位。目前红军以打击胡军和夺取定远营为两大任务。

他要求四方面军的红“4、5、31军,应以打胡为中心,仅抗击不够,打法可采诱敌深入。”要坚决歼灭胡军一两个师,要打歼灭战,不能打击溃战,要在11月10日前完成一切准备。

在这个宁夏作战和夺取定远营的意图下,毛泽东、周恩来同意四方面军一个军先在中卫、靖远过河,“30军(军长程世才、政委李先念)渡河以至少备足10个船开始渡河为宜”。“是否推迟数日,请依具体情况斟酌”。

然后,22日,毛泽东、周恩来电“彭(德怀)朱(德)张(国焘)”:“会谈时请首先注意宁夏战役的准备与部署问题,关于如何夺取定远营,如何克服困难及如何截取远方(作者注,共产国际计划援助红军的装备)货物等,均需注意”。

按照毛泽东的作战计划,为夺取定远营,可以容许四方面军1个军渡河。红9军要夺取定远营,“这是接物攻宁的战略枢纽”。

红5军的任务是打击胡宗南。5军原来属于彭德怀的3军团,长征时中央军委调整到四方面军编制。

打拉池也是一个黄土迷漫中的土镇,离黄河的河口很近。

10月23日,朱德、张国焘北上来到打拉池与彭德怀、徐海东见面。

彭德怀与徐海东在打拉池的土墙外迎接“朱张”。

彭德怀先给朱德握手,摇着手说,老总呀,受苦了。

朱德说,大家都一样,你们也受苦了。

然后,彭德怀拍了朱德两下。

然后与“张大帅”握手,说,老张咱们又见面了,我们一直翘首以待,欢迎你北上呀。

张国焘说,彼此彼此。

毛泽东在保安考虑,张国焘不听中央的意见,只好请彭德怀当面做他的工作。彭德怀本来要说很难听话,但毛泽东事前对彭德怀有交代,他忍住了。见面后,他与“朱张”研究了宁夏作战的计划。

然后,彭德怀说,老张,敌情很严重,不要给老毛闹别扭了,好好打胡宗南吧。

张国焘一愣,这个张翼德!他说,是呀,是呀,集中力量打胡宗南。

彭德怀说,你呀,就是私心太重呀!

张国焘说,没有私心,完全听你的指挥。

彭德怀说,我们都听中央的。

 

 

1936年11月,红四方面军主力和红五军共2万多人奉命西渡黄河组成西路军,图为西路军战士在弹尽之后自行毁坏的枪支。

 

 

突围后到达新疆的部分西路军指挥员

10月24日,毛泽东和周恩来给彭德怀电,要彭德怀与“朱张”商量,“30军迅速渡河控制西岸,控制定远营,9军拟以暂不渡河为宜”,尔后北进至海原、靖远一线进行防御。

彭德怀立即把“毛周”这个意见告诉了张国焘。

但是此时,张国焘还在闹,还在想着他的独立王国,还是要按自己的意见办。见面的第二天,10月24日夜半和25日夜,他断然命令红30军从靖远的虎豹口过了河。并未告知彭德怀与闻。

10月26日,他又继续无视毛泽东周恩来的意见,命令红9军紧紧尾随30军过河。

徐向前、陈昌浩、李特的指挥部同时过河。

然后他命令红5军也过了河。他的指挥部尾随过河时,被中央军割断未成。

张国焘调动3个军过河,不听前线总指挥彭德怀的。中央军胡宗南、关麟征、王均、毛炳文中央军主力都在河东,3个军突然过了河,这仗怎么能打好?

彭德怀找张国焘问,你怎么命令3个军都过了河呢?

张国焘说,过河好配合一方面军作战。

彭德怀说,扯淡!中央要求一、四方面军在河东配合打胡宗南,你到河西简直是乱弹琴!

张国焘说,老毛不是同意过河吗?

彭德怀说,老毛说一个军过河控制定远营。说不让红9军过嘛,你怎么让9军,连5军也过了?

张国焘说,我理解不准确。

彭德怀说,你呀,中央军和地方军的主力在河东、河南不可一世,你3个军跑河西干什么?你不是逃避吗?

张国焘说,占领永登,河东河西配合呀。

彭德怀说,配合个球!你到河西就回不来了!

“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张国焘令3个军过河后,因为有黄河天险存在,毛炳文部队按照蒋介石的严令,立即封锁了河口,四方面军3个军来去已不能自由。

这时的毛病出在红军的指挥实际上还没有统一。

毛泽东和军委实际上还不能指挥四方面军,如果能指挥得了,即使过了河,也会根据新的情况,马上命令再回到东岸的。

毛泽东一贯主张各部队都要服从整个战略方针和战役计划。集中优势兵力是他一贯的军事原则,也是起码的军事智慧。大敌当前分兵实在是叫蒋介石高兴的一步棋呀。但是这时他还管不住张国焘,是不能不接受的一个无可奈何的事实。他注意到30军过河后的进攻方向不对。

他指示“30军速复河岸西,向中卫、定远营扫荡前进”。

但30军并没有按照他的命令向定远营前进,而是按照张国焘的指示,一路向西而去。

这时,毛泽东只知道四方面军的“以9军以外的”两个军已经奉张国焘之命过河。但不知道是红四方面军的主力孙玉清(解放战争时期,他因脱离部队,羞愧难过跳江而死)、陈海松的第9军。

毛泽东计划在打拉池打一仗。他的意见,“四方面军除渡河之两个军外,尚余以9军为中心3个军(实际上还余两个军)”。二方面军主力和一方面军主力,在打拉池南北地区,诱敌深入,待敌前进时消灭其三、四个团,停止南面敌人的进攻。敌人的先锋是胡宗南在中央苏区受到严重打击的的周祥初43师和孔令恂97师,正在傲气十足地向海原、打拉池锐进。左翼毛炳文、王均两路向靖远猛进。打得好,红军可获大胜。

10月28日,毛泽东对张国焘分兵行动很忧虑,感觉事态很严重。

他与张闻天、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在一起研究。

他说,国焘又拉走两个军。

周恩来说,中央控制不了他。这一仗四方面军只能以3个军的兵力计算了。

毛泽东抽着烟,低着头,说,是呀,是呀。

然后他们以“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的名义给朱德、张国焘并各军首长发电,说“目前我们正处在转变关头,三个方面军紧靠作战则有利,分散作战力量削弱,有受敌人割断并各个击破之虞,更不能达到扩大苏区,扩大红军,把红军提到新阶段,争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胜利之目的。现当敌人轻我锐进之时,正是我们打胜仗时候,必要时拟请德怀赶往前线指挥此次战役。”

为达到打击南面敌人的目的,10月29日,彭德怀计划3个方面军主力协同作战,集中兵力在海原、打拉池东西两面夹击敌军,消灭胡宗南一至两个师,迟滞敌人,为实现宁夏战役创造条件。

毛泽东和周恩来告诉前线三个方面军的领导,完全同意彭德怀的“海打战役战略计划”。“海打战役”胜败是决定下一步宁夏作战胜败的关键。

然后,毛泽东又单独去电给彭德怀:“全战役须掌握在你一人手里。”总以胜仗为目的,首战限于打两个师,并首先确保消灭一个师,然后再图其第二个师。

然后毛泽东又给朱德、张国焘电,“目前方针,先打胡敌,后攻宁夏,否则攻宁不可能。”除过河两个军外,“其余一、二方面军全部,四方面军3个军(河东只剩红4、红31军),统照德怀29日部署使用,一战而胜,则全局转入佳境矣!”

30日,一方面军6个师、四方面军31军,准备从东西两面夹击胡宗南先头部队。

毛泽东身在保安,心在前线。他还是很担心,给三个方面军领导发出指示,“红31军必须照彭令,由西向东打”,“打拉池,西安州为我军而后宁夏战役之屏障,万不可失,深望注意”。

张国焘对毛泽东、彭德怀指挥四方面军部队很反感。

他于本日命令红4军、红31军撤至贺家集、同心城,脱离战场。

两军临战关头,突然红4军和红31军后撤,彭德怀夹击的战役计划落空。

接着张国焘又贻误了在海原、同心城之间合击胡军的作战部署。

31日起,胡宗南、毛炳文、王均的部队乘机进入了靖远、打拉池、中卫等地,打通了增援宁夏马家军联合作战的道路,彻底割断了河西红30军、红5军、红9军与河东红军的联系,堵塞了红军通往宁夏的道路。

战争是一架科学精密的机器,一个环节出问题,即影响了全局。

由于张国焘几次擅自调动红军部队,红军未能阻滞胡宗南等部北上,未能重拳打击中央军,未能重新恢复河东与河西红军部队的联系,使孤悬河西走廊的红军21800人处境困难,对红军今后作战产生了极为不利的影响,为西路军的全军覆没埋下了祸根。

毛泽东昼夜谋划苦心经营的宁夏战役计划被迫中止,不得不放弃了预旺以西的大块土地,失去了控制甘肃全省的大好时机。

彭德怀在指挥所生气地说,中央难道对张国焘就没办法了?太迁就他了!

毛泽东在保安窑洞里“嘭嘭”地大口抽着烟。

他眼看张国焘一次次破坏红军的战役计划,很气愤,很着急,也没招儿。尽管他未雨绸缪,曾指示彭德怀战役指挥权须掌握在你一个人手里。尽管他考虑到张国焘不听指挥的因素,尽管他要彭德怀打击胡宗南要以一方面军主力为主和二方面军的二分之一力量,四方面军为钳制部队,都没有实现他的战役企图。

好不叫润之扼腕痛心呀!

10月30日,负责看河口的红5军过河。3个军从靖远都渡过了黄河。红5军是在长征北上时编入四方面军的。在张国焘不服从中央统一指挥,不执行静会战役计划时,彭德怀曾经给毛泽东去电要求红5军(军长董振堂、政委黄超)和红9军(军长孙玉清、政委陈海松)编入一方面军,毛泽东考虑到要尽量争取张国焘北上,最终没有同意。

1937年1月20日,在高台阵地战中,城防被青海“二马”攻破。董振堂和政治部主任杨振明被敌人残忍地凫首。作者曾经随同一位四方面军首长在河西走廊的高台烈士陵园参观,首长看到董振堂和杨振明的被砍去脑袋的照片,脸色煞白,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记者采访他,他含着泪珠,不能言语。原来他与董振堂和杨振明都很熟悉。四方面军北上时,军一级的领导干部曾经作过一次调整。任命他为红5军政治部主任,杨振明到红大学习。晚上,在一间毛草房子里,他们铺着稻草,他和杨振明谈了一个通宵。谈自己参加革命的过程,谈家庭成员被国民党杀害的情况,谈部队作战和对干部的印象,谈革命胜利后干什么,谈各自婚姻的状况。第二天早晨,起床号响了,他们两个握手分别,一个到红5军报到,一个到红大报到。正准备出发,张国焘叫人把他们找去了,两个人的工作反过来,杨振明到红5军。他到红大。他说,本来是应该他的脑袋挂在兰州城墙上的。

张国焘担心的就是怕红5军和红9军两个军归一方面军指挥,或者不停他的指挥,所以先叫它们过了河。

河东胡宗南兵力强大。

毛泽东得知红军3个军都渡过黄河后,这怎么行?立即给在中和堡的陈昌浩、徐向前发电,指示说“河西只要一个军,指挥部带两个军仍过河东,准备夹击敌人”。

陈昌浩和徐向前报张国焘。

张国焘指示不要理毛泽东。

张国焘如果按毛泽东的指示办,3个军还可以回来,河东的红军实力就强大多了,日子就好过了。可是3个军一过河,方向就不对头,不是向定远营方向,而是按照张国焘的指示,向凉州(武威)西进了。

1937年9月30日,西路军政委陈昌浩在西路军失败的报告中说了实话:“我们率3个军虽得到总部(四方面军总部)命令,可是违反军委意图的。国焘同志命令3个军甚至全部渡河,无疑是执行自己一贯退却计划,而不是真正执行宁夏战役计划,如果不是敌情地理限制,31军、4军均已渡河”。

他说:“我们当时同意3个军渡河的动机,外表上是为了执行宁夏战役计划,跨河而下,以与河东主力呼应,实质上是违反了军委意图,曲解了宁夏战役计划,恰恰做了国焘同志退却计划的实施者,因为宁夏战役计划决不是分散主力,无条件的避过敌人,而是在有利时机集中兵力打击敌人,争取消灭其一部,借以巩固自己根据地。当时3个军渡河无疑是违反宁夏战役计划的”。“渡河之后才知道军委不赞成3个军渡河”,完全违背了毛泽东一贯主张的集中使用兵力的方针。

陈昌浩说:“到甘南后我很早就向国焘同志提出向东发展,处处不满意国焘有计划的一贯的‘面向西方’来布置工作”。“国焘仍然是抱着他自己的退却方针,除积极布置30军渡河之外,对于当前敌情估计与整个备战击敌,无疑是抱消极态度,无疑是准备四方面军集中到了适当时机,大部以至全部渡河则已矣”。

陈昌浩感到自己也有很大责任,没有继续与国焘的退却计划做斗争,没有独立准备在会宁以南,会宁本地,会宁以后与胡宗南认真一战,没有准备在西安兰州大道认真一战,“国焘的退却路线在战略上占到决定的地位”,敌人看红军无意抵抗,毛炳文就胆大了,才猛烈追击。

陈昌浩还说,那时候他们在“前指”搞不清楚总部与军委指示的区别。以为总部的指示都是军委同意了的。12月下旬,毛泽东在延安会见西路军的几个将领时说:西路军的失败,主要是张国焘不执行党中央的正确路线造成的。

现在对西路军过河究竟是张国焘指挥的,还是毛泽东、周恩来指挥的,争论比较大,可能还要争论下去。但有一点是不容置疑的。毛泽东是同意一个军过河的,但他是为了宁夏战役要这个军占领定远营,而不是向凉州。3个军过河是张国焘从8月上旬进入甘肃南部一路上苦思苦想坚决不与中央会合的水到渠成的结果,是张国焘坚持搞分裂活动坚持要另搞一块地方顺理成章造成的恶果,是张国焘(朱德与张国焘合签电报,有的他知道,有的不知道)和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中革军委两个声音指挥部队出现的奇怪现象。

责编:笔名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