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摆脱“僧格林沁”梦魇
来源:百度新闻 2015/01/13 11:19:32 作者:马文海
字号:AA+

导读: 在官兵战斗精神培育中强化“智能型”,是当下信息化作战制胜模式变化对战斗精神创新发展的必然要求,是落实“能打胜仗”的重要保证。在“智力资源开发”时代,武器装备已不仅仅是原来意义上的武器,而是已具备“能动”“智能”(会对话、会思考、会判断、会要求)特性的“物化智力资源形态”。

说起信息时代的战斗精神,“智能型”是它的突出特点。在官兵战斗精神培育中强化“智能型”,是当下信息化作战制胜模式变化对战斗精神创新发展的必然要求,是落实“能打胜仗”的重要保证。
 
关注战斗精神“时代差”
 
战斗精神是决定战争胜负的主导力量。战斗精神——作为军人的信念、情感、意志、胆量等精神因素融合并升华的一种内在力量,必须凝聚和落实到时代要求、时代标准、时代内涵与时代智慧上,才能最终转化为“能打胜仗”的功能与结果。否则,即使战斗精神构成要素齐全,不乏忠勇和牺牲,也往往会因不合时宜而惨遭败绩。当年,英勇的波兰骑兵挥舞马刀砍向德军坦克时,僧格林沁的清军潮水般扑向英军枪炮阵地时,他们不乏崇高与忠勇,也不缺信念、情感、意志和胆量,他们缺乏的是时代观点、智慧和内涵;与对手相比,其战斗精神表现出明显的“时代差”。以落伍的精神对抗强敌,一败涂地是必然的。
信息化战争与以往时代战争发生的最深刻并带有标志性的变化,是在对作战资源的开发上,由过去以“物力资源开发”为主,向以“智力资源开发”为主转变。智力资源——是人们在改造客观世界和主观世界的各项社会实践活动中形成的、对客观事物发展变化状况和规律性的认识成果,是人类智力劳动的结晶,既包括人才和物化了的智力成果、智力产品(如新武器装备等),更包括无形的信息、知识、智力活动和智力劳动。相对于物力资源这种“死”的资源而言,这是一种“活”的资源,它具有不可剥夺性、能动性、变化性、不稳定性、连续性、再生性等特性。智力资源所释放的能量是物力资源无法比拟的,是一切资源中最宝贵、最重要的资源,是第一资源。在“智力资源开发”时代,武器装备已不仅仅是原来意义上的武器,而是已具备“能动”“智能”(会对话、会思考、会判断、会要求)特性的“物化智力资源形态”。在这样的形态下,人与武器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变化,人可以操控武器装备,武器装备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可能操控人(例如,某些武器装备按照事先预设程序的傻瓜式操纵),竞争的关键,是看人与武器“智能”之间谁更聪明;谁更聪明,谁便夺得作战过程的实际主导权。
随着我军智能化信息化武器装备部队,对我军官兵“智力资源开发”提出严峻考验与挑战。冷兵器战争,人的能动性在体能领域开发几乎到了极限,机械化战争把人的能动性在技能层面几乎开发到了极致,而信息化时代战争的“智力资源开发”特点,为官兵的能动性在智能领域开发打开无限广阔的前景,也提出全新的开发标准和要求。信息智能化武器装备,作为特殊的智力资源形态,发挥作战威力的基本要求是,除了人的能动性必须在体能、技能层面展开外,更主要是考验和挑战人的主体能动性在智能领域和层面展开的强度和深度。因此,信息化条件下熟练掌握手中武器概念的内涵,已经注入了新的掌握内涵和掌握标准。
 
较量在战前展开
 
信息化战争条件下,人的能动性展开领域和层面发生的深刻变化,导致作战准备质量、价值和功能发生重大变化,呈现出鲜明的时代新特点:
一是作战准备时间变长。即信息化作战准备时间之长、内容之复杂、过程之艰苦前所未有,但作战之实施之短暂与快捷却史无前例,甚至是开战或还未开战即决胜负。在这种条件下,人的能动性不仅体现在战争进程中,更体现在战前的准备中。
二是作战准备内容更复杂。在冷兵器时代,同样一根三尺木棍,拿在老人手里是“拐杖”,拿在乞丐手里是“打狗棍”,而拿到武林高手手里,就是“兵器”,其威力之大,所向披靡。虽然对“物力”资源的开发能力,导致“木棍”作用和效率的不同,但至少人们都可以使用。但在信息化“智力资源”开发时代,面对高智能“武器装备”,如果只具备“体能”“技能”,而不具备“智能”开发能力,有可能被剥夺使用新武器装备作战的“机会”和“资格”。知识战斗力,成为信息作战准备的最重要准备。
三是作战准备质量决定战争结果。充分的战争准备,成为赢得战争胜利的必须条件,这种准备既包括物质准备,又包括精神准备。以信息化武器装备为物质技术基础的现代战争,已经不同于历史上“添油式”战争,谁的战争准备充分,谁便能够掌握先机,甚至置对方于死地。因此,在现代战争中战争准备被赋予前所未有的重要意义,战争双方的较量在战前就已经展开。这就决定了要赢得现代战争就必须充分估计将来战争中可能出现的所有情况,并有针对性地从物质和精神上做好战争准备。由此,人在战争中的能动性的发挥提前到战前,体现在战争准备之中。
 
强化“智能型”战斗精神
 
当前,我军建设转型和实现跨越发展面临的一个突出矛盾,是部分官兵的科学文化和现代军事技能与实现“智能”优势准备要求还有较大差距。由于科学文化素质的不足,由于知识的缺乏或知识结构的陈旧,影响了新形势下战斗精神的形成,成为我军“打胜仗”能力提高的障碍。对此,我们必须切实把作战观念和能力水平,提高到“知识和智力”优势得以充分发挥的新时代起点上。
首先要大力推进教育训练由机械化条件下向信息化条件下转变,由基于人的能动性在“体能”“技能”层面展开,尽快转变到基于人的能动性在“知识”“智力”“智慧”层面和领域展开,积极发挥和发掘“知识和智力”以及“智力资源开发”和利用方面的优势,形成“信息主导、智能决胜”的作战能量释放和制胜模式。
其次,在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时代和充分发挥智能化信息对抗优势的条件下,研究和推进我军特有政治优势向“能打仗、打胜仗”能力素质转化。切实解决部分官兵对以“知识学习和运用能力”为核心的“智能”优势,在强军之要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认识不深,对夺取“智能”优势的思想准备不足、精力投入不足等问题。我们应看到,用机械化思维进行信息化军事斗争准备,难以准确反映我军建设转型和实现跨越发展的时代特征和本质内涵,从而造成优质作战资源的极大浪费。
强化“智能型”战斗精神,要把目光聚焦在世界新军事变革的迅猛发展上,要紧密联系我军信息化建设转型和实现跨越发展的时代要求,紧密联系未来战争需求,紧紧抓住观念转变和能力素质提高这个根本环节,以强化“智能型”战斗精神推进“信息化”战斗力生长,以“信息化”战斗力生长促进“智能型”战斗精神发展。
责编:HZ07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