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忆下乡北大荒时场院的笑声
来源:西祠 2015/01/15 10:57:09 作者:西马老翁
字号:AA+

导读: “看我的动作”老班长边讲边教“前腿弓,后腿绷,木锨向前方,麦子顶风扬”。小青年一看,这容易,不就“前腿弓,后腿绷”一个个拿起木锨干了起来。有的还学着老班长河南的口音哼起小调来“前腿弓,后腿绷。”再一看,一个个都成泥猴儿了。周围人又是一片笑声。原来,这几个光顾了学老班长的河南调了,竟把那麦子、麦余子、土都扬在自己的头上、身上,与身上的汗水和在一块,不就成了泥猴嘛。

麦收开始了,连队的场院开始热闹起来。

北京知青.jpg

北京知青忆下乡北大荒时场院的笑声(图为下乡知青旧照)

平时,各班、各排都各有分工,分布在不同的地块儿干活,人不显那么多。麦收一开始,全连男女老少呼啦一下全集中在场院,好不热闹。

今年小麦又是大丰收。全连上下个个高兴得合不拢嘴。麦收季节,老天爷也勤快,早上三点钟就天亮了。机务排四、五点多钟就开始检查设备,六点多钟“康拜因”(联合收割机)就开镰了。连队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麦收开始,每天只要康拜因一工作,全连就要各就各位,开始忙活了。

你看,场院里农工排的三个班,个个都是壮劳力。他们五六十人是整个麦收季节场院的主力,他们在哪里哪里就有亮点。妇女排全是由家属组成的,她们在哪里,哪里就有没完没了的笑声。其他排象后勤排、畜牧排也抽调人马支援一线。小小的场院,一下集合了全连一百多口子精英,能不热闹?!

随着麦子一车车送到场院,场院里的人们越来越忙了,“扬场机”开动了。只见“扬场机”喷出的麦子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在地上堆起一座座金黄的小山。

机器声和人们的说笑声交织在一起。真是一派欢快的景象;一首和谐的交响曲。

边年,在一旁用木锨人工扬场。小青年图个新鲜,跟着老刘班长是个干农活的老把式。只见他带几个小青班长屁股后面模仿。“看我的动作”老班长边讲边教“前腿弓,后腿绷,木锨向前方,麦子顶风扬”。小青年一看,这容易,不就“前腿弓,后腿绷”一个个拿起木锨干了起来。有的还学着老班长河南的口音哼起小调来“前腿弓,后腿绷。”再一看,一个个都成泥猴儿了。周围人又是一片笑声。原来,这几个光顾了学老班长的河南调了,竟把那麦子、麦余子、土都扬在自己的头上、身上,与身上的汗水和在一块,不就成了泥猴嘛。

妇女排的人负责摊晒麦子,每人拿个木锨,顺着麦拢不停地翻晒,她们嘴也不停地聊着。东家长,西家短:谁家的母猪下仔儿了,谁家的儿媳怀孕了……人说妇女三人一台戏,你说这二十几人在一起,那得是多大的一台戏啊!说到高兴时,便响起一阵阵笑声,嘎、嘎、嘎的象老母鸡下蛋似的。(连里的老爷们儿都这样比喻)笑声在场院此起彼伏,热闹极了。

中午的太阳当头照,正是晾晒麦子的好时机。午饭后,值班的班组也不能休息,隔一会儿就要翻一次场。翻完场,大家都在场院的大棚里歇晌乘凉。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有玩扑克的,有唠家常的,有说笑话的,场院里不时响起一阵阵笑声。

傍晚,太阳快要落山了,晒好的麦子堆成了一座座小山。妇女排的都回家给孩子们做饭去了。只见炊事班的“东亮”挑着饭菜来到场院。“啊!好香啊,白馒头,红焖肉。”大家知道,连长一上红焖肉就是要加班。是呀,这一堆堆晒好的麦子,今晚都要入囤、装袋或装车交公粮。

东亮大概在屋里做饭圈一天了,看着眼前这一座座麦山兴奋起来。只见他脱了鞋和上衣,光着膀子在凉晒的麦子上打起滚儿来。王班长看着东亮开心的样子,也脱下背心,光着膀子,拉着东亮要摔跤。只见高高大大的王班长给东亮摔得左一个跟头,右一个跤。摔得东亮只会傻呼呼地咧嘴笑。场院上又响起一片笑声。

这笑声伴随着金红色的夕阳,伴随着映红半天的晚霞,伴随着眼前这一座座金色的麦山,构成了一副美丽的、丰收的图画。

看着眼前的景象,大家忘记了一天的疲劳,攒足了劲儿,准备今晚的攻坚战。

今晚的任务是入囤。排长给各班分了工,有的装麻袋、有的搭跳板、大部分人扛麻袋入囤。老把式刘班长则负责用“穴子”(即长条的席子)做“囤子”。排长一声令下,大家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

小伙子们干活个个生龙活虎。只见一座座麦山被消平;跳板一节节地延长;麦囤一尺尺地长高。探照灯照得场院亮了半边天,小伙子们的“叫号”声此起彼伏。“给我来一个‘大立杠’”。老北京知青杨子喊道。别人一听就知道这是在叫号。原来‘大立杠’是在中间从上到下印有一道兰杠的麻袋。麻袋上有“中粮”二字。这种麻袋是出口用的。它个儿大,别的麻袋能装一百五、六十斤小麦,这种麻袋能装一百八十斤。只见扬子扛起“大立杠”稳稳地走上了一人高的跳板。下面一片叫好声。其他青年看了不服输,于是天津的、哈尔滨的、小北京的知青都跃跃欲试,场院又是一阵阵叫好声。

已是半夜十点了,劳累一天的人们还在“战斗”着。跳板已长到房顶高了,每扛上一袋,都要付出更多的辛劳。“还有五十袋,干完收工。”排长大声喊道。大家一听都来精神了,只见老职工‘崔三爷’喊了声:“来!我给大家来个表演赛。”说话间,只见他扛起满满一个麻袋,两手一插腰,双手不扶麻袋,踩着小碎步,稳稳地走上了房顶高的跳板。只见那装得满满小麦的、敞着口的麻袋,象长在肩膀上似的,那叫一个潇洒。场院里顿时响起一阵掌声和欢笑声……

这笑声回荡在夜色笼罩的、广袤的原野上;回荡在那银色的月光下,回荡在朦胧可见的小兴安岭的群山中;这笑声满怀着五湖四海来的知青们对第二故乡的热爱;这笑声表达着勤劳的人们丰收的喜悦……

责编:喓喓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