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接受香港政改方案的背面玄机
来源:强网论坛 2015/01/19 09:37:35
字号:AA+

导读: 西方霸权主义者往往以救世主的面目出现,其实掩藏着极其虚伪的内心。1843年,《英王制诰》颁布,宣布设置香港殖民地后,英王便是香港的最高统治者,总督则是英王的全权代表,兼任香港三军司令,由英王直接任命...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英国外交部1月14日对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香港2017年政改方案所订下框架发表支持的言论,外交部国务大臣雨果·斯怀尔(Hugo Swire)告诉下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虽然人大的框架“或许不是完美”或是“真正的(普选)”,但“总好过什么也没有”(something is better than nothing)。

尽管表达了接受香港政改方案框架的意思,但心不甘情不愿的态度也显然流露出来。

其实在香港冒出“占中”以阻止该政改方案的过程中,英国有人为了在香港横插一脚,甚至为“占中”者打气鼓劲还是蛮拼的。英国议会下院外委会组织调查团企图赴港“调查”,以及英国议会外委会邀请香港泛民人士前去“作证”,就是染指中国内政的登峰造极之作。

对于中国拒绝英国议会外委会调查团入港,英首相卡梅伦办公室发言人曾就此对媒体表示,中方拒绝该调查团入港的决定是“错误的”和“适得其反的”。

英国首相卡梅伦在议会接受质询时称,民主应包含真正的选举权,《英中联合声明》中明确包含自由和人权内容。英应支持《声明》赋予港人的自由。从这里,亦可窥见英国政府在香港事务上的暧昧。

如今看来,英国不得不接受香港政改方案框架了。究其根本的原因,英国的那些人其实知道,那样的瞎折腾本来就是无理取闹。就象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私人秘书、议会上院议员查尔斯·鲍威尔所言,现在的香港享有比以往更加广泛的自治权,“占中”行动的理由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他驳斥了有关中国政府“违背承诺”的说法,认为香港回归至今的情况未有太大改变,符合英国签署《中英联合声明》时的期望。作为香港回归中国的重要亲历者和见证人,鲍威尔几次就香港事务做出比较公正的评价,凸显了以此乱港扰中的任何图谋都是站不住脚的。

发生在香港的“占中”闹剧最终必然地走向失败,亦与背离香港的主流民意有关。面对这样的主流民意,外来的势力再闹腾也是闹腾不出名堂的,对于英国来说,接受现实方为上策。

在中英之间,另外还有一个更加深刻的背景:中英的国力已经易位。中国再也不是当年英法等入侵者可以用枪炮轻易打开国门的中国了,中国的整体国力已经超越了英国。英国为了重振英国的经济,不得不期待着来自中国的帮助,现在英国需要中国,要比中国需要英国多得多。

2015年新年伊始,中国海军第十八批护航编队访问英国,引发了英国媒体的感叹:“三艘巨大的战舰在人群的惊叹中进入皇家海军的老家,但遗憾的是这是中国军舰,而不是英国的”。英国网友亦发呆: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借我们一艘啊……。俨然与100年前颠倒了,国力易位的复杂心情交织在其中。

国力的易位,让英国越来越没有能力向中国发难。与国力的易位相伴随的,还有中国的决心。中国已经坚决地从英国手中收回了香港,中国不可能再让任何外力来扰乱香港,干涉中国的内政。  中国拒绝英国议会外委会调查团入港就是最好的说明,此事告诉所有别有居心的外来者想要干任何的坏事都是不可能得逞的。如果有这样的人存在的话。

然而美国还不肯消停。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消息,越来越激进的美国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要再度在外交上使劲折腾一番,预计会在16日通过一项提案,支持香港前不久的占中活动。

这项提案正在共和党的这个拥有168名成员的主管机构中悄无声息地一步步推进在一定程度上旨在迫使下届共和党总统兑现美国维护台湾自由的承诺。

中国目前在综合国力上还无法与美国相匹敌。试想一下,当下一个中美国力易位到来的时候,情况会有什么样的改变呢?所以对于每一位中国人,责无旁贷都要为进一步提升中国的国力而打拼。要彻底打消那些针对中国的不切实际的幻想,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英国表态支持香港政改方案:不完美但聊胜于无

英国外交部表示,它认为北京提出的选举改革框架为2017年香港行政长官选举提供了一个“真正的选择”。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月15日报道,英国外交部亚太司司长李丰(斯蒂芬·利利)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决定意味着,提议组建的由1200人组成的提名委员会将可以提供公正的候选人选择。

他向英国议会外交委员会发问道:“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的条款,是否可能作出具体安排—即允许提名委员会提名泛民或是来自亲北京政党的最多3名候选人,他们不能看上去完全一样,即施政纲领、政治背景全一样?我们经过评估认为,这种安排是可能的。”

报道称,英国对“真正的选择”表示接纳说明,伦敦正全力支持当前的改革建议。这是英国迄今试图修复与北京因香港问题产生的外交裂痕的最明确努力。

外交国务大臣雨果·斯怀尔对外交委员会说,他已经敦促(香港)立法会议员接受北京的建议。他说:“我们希望对所有香港民众有益的一揽子提议可以得到支持,因为我们非常希望看到(香港)在2017年、并最终在2020年(的立法会选举中)走上这条通往更纯粹民主的道路。”

斯怀尔说,尽管(北京提出的)框架“或许不完美”也不“纯粹”,但“聊胜于无”,而且它确实代表着一种真正的改善。

但是,外交委员会批评外交部的立场太模糊。保守党下院议员约翰·巴伦说:“我们不禁觉得(外交部)有意模棱两可,以避免在这件事上持明确立场。”尽管外交委员会对外交部进行批评,但斯瓦尔坚称:“我认为我们已经踏上通往进一步民主和问责制的道路。”  报道称,香港资深民主倡导者李柱铭对伦敦的立场表示失望。李柱铭说:“我想我能把英国政府的外交政策概括为:更多中国贸易。”《香港经济日报》1月15日报道报道称,经历79天的“占中”运动,行政长官梁振英在施政报告引言部分,点名批评港大学生会刊物《学苑》及其出版的书籍宣扬“港独”信息,认为社会要警惕学生的错误主张。

梁振英点名批评《学苑》在2014年2月的封面专题《香港民族命运自决》,及2013年编印的书籍《香港民族论》主张香港“寻找一条自立自决的出路”,认为要警惕他们的错误主张,并要求与学运领袖有密切关系的政界人士劝阻。

记者会上,梁振英多次被追问为何在报告中批评《学苑》,他即席读出《香港民族论》部分段落,指“港独”议题不是一般时事题,是涉及香港关键的宪制问题。“占中”对香港造成重大冲击,故他认为“港独”问题也要警惕。

另据香港《星岛日报》1月15日报道,行政长官梁振英施政报告向“港独”发炮,显示他觉得绝对不能(对此)等闲视之。报道认为,不宜视若等闲的原因,是有关文章并非低水平的空洞口号,而是有板有眼探讨可以采用什么步骤,走向港人“民族自决”的目标。

报道称,有关人士不再止于学术研讨论述的层面,而是透过行动实践,渗入群众运动,试图影响运动方向,来加强港人对中央的离心,削弱对国家的认同感。  报道称,“港独”现时并没有大张旗鼓一呼百应的条件,只能透过逐步渗透的手法,加强市民对内地的离心,而土生土长的年轻一辈比较容易受到这方面的思想影响。施政报告提出以中史为轴的课程改革,增加港校与内地学校结盟,让所有学生在中学和小学阶段各有一次获资助到内地交流,力抗任何自绝于内地的意识形态萌芽。

香港特区普选行政长官在即,这本应是中国内部的事务,是香港同胞的事务,可笑的是,远隔万里之遥的英国置国内重重矛盾于不顾,却对中国的事务特“热心”。

近日,英国外交及联邦事务部国务大臣在香港报章撰文说,随时准备向香港普选提供任何支持。其语气似乎在“管理”英国内部的事务,霸气外泄。试问,1997年7月1日零时以后,香港就已结束了被你们英国殖民150多年的历史,英国政府为何还“念念不忘”香港?

这一切都是当年日不落帝国殖民全球的优越心理作祟,可惜的是,随着20世纪全球民主化运动的兴起,英国殖民统治者在全球节节败退,作为“东方明珠”香港,英国殖民者是最不舍而又不得不交还的地方,因为中国在崛起!铁娘子撒切尔在中国北京人民大会堂外跌倒的镜头永远定格在全世界的目光里。

虽然英国交还了香港,但英国人的殖民情结不死,依然“关心”香港事务,特别是香港人的政治生活。可是,普选行政长官是《基本法》订定的最终目标。“普选”这两个字,并没有在《中英联合声明》中出现,英国政府并没有在1984年签署的《联合声明》中提及“普选行政长官”。  1990年公布的《基本法》第四十五条规定,“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

这便表明,香港普选行政长官与英国人没一点关系,所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15日表示,香港特区普选行政长官是中国内部事务,与英国以及其它任何外国政府无关,香港无需英国和其它国家的支持。

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也在14日表示,无需外国政府为普选提供任何支持。这两个“表示”,无疑是两记响亮的耳光,如果英国人还有一点廉耻,脸上应该有灼热感。

西方霸权主义者往往以救世主的面目出现,其实掩藏着极其虚伪的内心。1843年,《英王制诰》颁布,宣布设置香港殖民地后,英王便是香港的最高统治者,总督则是英王的全权代表,兼任香港三军司令,由英王直接任命。

港督的权力很大,主持香港的行政机关行政局和立法机关立法局,两局的议员都是由港督任命。直至1991年才有第一次立法会直选选出部分议员。早期的港督都是由英国殖民地官员出任,1971年以后港督大多是外交官出身,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曾任英国保守党党魁。请问,香港人民何时普选出过自己的“总督”?

责编:青语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