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兵团最艰苦的野营拉练:脚上全是血泡
来源:西祠胡同知青的脚步 2015/01/20 10:09:14
字号:AA+

导读: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我们能在几分钟就能穿好衣服,打好背包。不管什么时候,听到紧急集合的号声,几分钟队伍就能集合号好。最艰苦的是野营拉练,背着行李,扛着大铁锅,步行走几天,累的脚上全起了血泡。想来真的好可笑,一瘸一瘸的跟着队伍跑,谁也不愿意拉下,害怕掉队。当时就是一颗红心献给党,保卫边疆,建设边疆。

我们连坐落在半山腰上,离团部大约有八九里路。几排用石头打地基的平房,那便是我们的家。整个屯子不到百户人家,连队里有分别来自上海、北京、天津、哈尔滨、齐齐哈尔、双鸭山等几个城市近二百多名的知识青年。是个以农业为主并配武器的武装连队。配备冲锋枪和半自动,还有五座七五无后座力炮。

野营拉练.jpg

知青忆兵团最艰苦的是野营拉练:脚上全是血泡

我很高兴被分配到武装排,令许多知青羡慕。听排长说,这是经过筛选出来的。当时我就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干,一定要干出名堂来。武装排的生活很紧张,吃饭、出操、跑步、训练全是军事化。天不亮就要打背包跑步,出操回来洗漱,吃饭,再训练,晚上要讲评。经常搞突然袭击,半夜紧急集合。开始的时后,很是狼狈,经常把衣服穿反,袜子找不到,裤子穿别人的,背包打不好,排长会严厉的批评我们。挨训也是经常的事,后来晚上干脆不脱衣服抱着背包睡,被排长发现又挨批评。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我们能在几分钟就能穿好衣服,打好背包。不管什么时候,听到紧急集合的号声,几分钟队伍就能集合号好。最艰苦的是野营拉练,背着行李,扛着大铁锅,步行走几天,累的脚上全起了血泡。想来真的好可笑,一瘸一瘸的跟着队伍跑,谁也不愿意拉下,害怕掉队。当时就是一颗红心献给党,保卫边疆,建设边疆。

平常的时候就是训练,农忙时也是青年突击队。那时,越累越不好干的活,我们要冲在前面。夏天除草,当时,我们还分不清什么是苗,什么是草,加上眼睛近视,往往是把苗除掉,把草留下。为此,排里开了现场批判会,说我们是除掉了社会主义的苗,留了资本主义的草。为此,我还做了检查,表示一定要向老同志学习,要戴上眼镜除草,决不能把资本主义的草留下,要保证不铲社会主义的苗,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一条垅是很长的。要从日出除到日落,一天就铲一条垅。若是干的慢,前面的人看都看不到,追也追不上,如果是女同志拉在后面,还是很害怕的。经过教育,我除草还是比较快的,经常跑到前面,每次都是铲到了前面,再回过头来帮助干得慢的战友。当时我就想,一望无际的田野,后面留下一个人如果碰上野兽,那还了得。有个伴可以壮壮胆的,因为我是一个胆小的人。但我还是比较受欢迎的人。麦收秋收也是如此,虽然是机械化生产,但是我们要为收割机开道,如果赶上雨,机械就下不了地,就靠人工收割。每人一把镰刀,真是面朝黑土背朝天,累的腰直不起来,我们就躺在地上的垅沟里休息,渴的时候,发现地上有洼坑存有雨水,也不管干净不干净,都跑过去用手捧着喝,现在想想都后怕。特别是下雨的时候,吃的饭是越吃越多,因为雨水都流进了碗里。浑身浇的透心凉,如果连长不发命令,谁也别想走……

农闲时我们就训练,一次参加了团里的比赛。我们拉着七五无后座力炮,每人都要打炮,我的胆子很小,很害怕。排长给我打气,告诉我,你前面就是敌人,他不死,就是你死。一定要好好的打。我说没错,一定要消灭敌人的。于是装上了炮弹,一咬牙,轰的一声,炮弹飞了出去。旁边的战友都拍手叫好。告诉我打得不错。在武装排的日子里,我们打过半自动、冲锋枪,就和部队的训练是一样的严格。有时想,也挺过瘾的,一个小姑娘家也动过枪,玩过炮。还是挺自豪的。

责编:喓喓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