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江涌
1969年出,安徽无为人,经济学博士、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主要从事经济安全与世界经济理论研究,参加过多项国家重大课题研究,迄今境内外报刊上发表论文近百篇,经济学随笔一百五十余篇,著作五部。 主要著作有《我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吗?》东方出版社2011年10月出版,《猎杀“中国龙”》、《中国困局》等。
作者其他文章
江涌:中国或成华尔街捕猎的大象
2015/01/27 14:11:55 江涌
字号:AA+
江涌:中国或成华尔街捕猎的大象

导读: 近一段时间以来,俄罗斯经济形势日益严峻。个性倔强的俄罗斯只是美国眼下的在背之芒,而快速成长的中国正在成为美国霸权的长久之痛。在世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动与主导的金融战争与颜色革命愈演愈烈,而且已是兵临城下,火烧家门。

江涌:中国或成华尔街捕猎的大象

近一段时间以来,俄罗斯经济形势日益严峻。俄罗斯有着与美国旗鼓相当的大棒——军事力量,却恰恰缺乏美国拥有的另类杠杆——金融力量。与军事力量单方面发展不同,金融力量的培育需要挨打者的紧密配合。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在西方专家与理论的指导下,积极施行经济金融化,国际金融资本渗透到俄罗斯经济各个领域。美国对俄罗斯的金融优势,是俄罗斯人自己帮助美国人制造出来的,如今用以对付自己的有力武器。正因昔日的精心布局,方有今天的金融开战。

值得关注的是,西方对俄罗斯发起金融战,中国不可能置身事外。中国与俄罗斯关系日趋紧密,同受美国日趋严重的“关照”。个性倔强的俄罗斯只是美国眼下的在背之芒,而快速成长的中国正在成为美国霸权的长久之痛。

笔者喜欢看“动物世界”,有趣地发现,狮群越是饥饿的时候,对小动物越是不感兴趣,而对捕杀斑马、水牛等大型猎物的欲望越强烈。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没有实现所谓的“市场清零”,风险与问题依旧郁积在美国经济体(包括华尔街金融机构)内部,而且日益严重,因此转移风险、转嫁危机成为华尔街的战略选择。东欧剧变、苏联解体,饥饿的华尔街狮群获得的不只是一头水牛,而是一头大象,如此“新经济”的好日子过了十多年。时下,处于新危机边缘的华尔街巨头急需捕杀另一头大象,以填补它们的辘辘饥肠。

环顾世界,中国高度契合华尔街要捕获的那头大象。多年来,如火如荼的金融自由化刷新了中国经济积累与增长方式,中国的资产价格决定权越来越多地由国际金融资本决定;国际投机资本渗透到中国经济的每个角落,将中国各类资产虚拟化,使之具有充分流动性;在人民币国际化的驱动下,资本项目离完全开放也仅有一步之遥,金融监管名存实亡;金融自由化、经济金融化使得昔日的局部风险、结构性风险如今被改造成系统性风险,一旦局部生出星星之火,风助火势,很可能火烧连营。

最大问题是,我们尚未意识到迫在眉睫的金融与经济风险。不仅如此,我们还在炫耀所谓坐二望一的成长业绩。鲁迅先生曾经告诫:倘是狮子,夸说怎样肥大是不妨事的;如果是一头猪或一只羊,肥大倒不是好兆头。在动荡与危机、(金融)战争与(颜色)革命于世界越来越显著之际,我们依旧在自说自话地描绘“战略机遇期”的愿景。然而,这只会麻痹自己,哄不了国际投机资本。

在世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动与主导的金融战争与颜色革命愈演愈烈,而且已是兵临城下,火烧家门。这边厢香港街头搞起颜色革命,那边厢金融大鳄在股市汇市通过做空大把捞钱。这只是一个序幕与预演,国人对此似乎重视不够。殊不知,新一轮金融战火已经燃起,中国需要高度警惕。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