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乔良
乔良,河南杞县人,1955年出生在山西忻县一个军人家庭。乔良是中国著名军旅作家、军事理论家、评论家,空军少将。 现任空军某部创作室副主任、空军指挥学院战略教授、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作者其他文章
乔良:不能以敌之长攻敌之长
2015/01/27 14:34:46 乔良
字号:AA+
乔良:不能以敌之长攻敌之长

导读: 今天,提出要用“空海一体战”构想遏制中国的美军,是一架几乎全面信息化了的军事机器。看清这一点,有助于我们摆脱某种悖论:越了解对手的军事系统,就越担心自身军事系统存在差距。我们断不能因为担心自己与对手的差距,就不由自主地陷入跟对手的军备竞赛中。

乔良:不能以敌之长攻敌之长

今天,提出要用“空海一体战”构想遏制中国的美军,是一架几乎全面信息化了的军事机器。因此,美军深知信息化是其所长,亦是其所短。短就短在谁具备网电空间战优势,谁就能制约美军。有人会问,难道从军事角度讲,网电空间战真的那么重要,以至于让人认为比火力硬杀伤更重要吗?是的,这正是我的回答。因为当你的对手已全维信息化后,它将要么先胜于与对手的网电空间战,要么先败于此战,其后的火力战,只是对还不肯认输的对手进行从心理摧毁到物理消解的过程,已不会改变胜负预定的战局,或者干脆就不再发生。

为什么网电空间战如此重要?实际上,我们的主要对手,其全部的长处就在于全维信息化,而其全部的短处也在于过度信息化。信息化的短处就是无一处无芯片,从而形成芯片依赖。芯片让武器平台弹药都如虎添翼变得强大而其自身却极端脆弱。一枚电磁脉冲炸弹,就可以让在它爆炸覆盖范围内的所有电子元件被毁失能。这一前景让我们用芯片武装到牙齿的对手很恐惧。而对我们来说,让对手恐惧的东西,就应该是我们要优先倾斜侧重发展掌握的武器。

如果跟全维信息化对手交手,对手最担心的是:一被网攻瘫痪网络,二被天战摧毁天基系统,因为这将使其一切武器平台的硬件优势都变得没有意义。尽管我们的对手同样也有这种能力,但一旦双方都动用这种能力将对手瘫痪,就将意味着,对阵双方一道退回二战水平。那时,谁有人口优势,谁有资源优势,谁有制造业优势,谁就有战争优势。

看清这一点,有助于我们摆脱某种悖论:越了解对手的军事系统,就越担心自身军事系统存在差距。越承认差距,就越想学习追赶对手,结果就是对手有什么,我就也要有什么。最终把自己逼上一条以对手之长,攻对手之长的死路。这条路怎么可能把自己引向“能打仗,打胜仗”?古今中外,凡胜仗,无一不是以我之长攻敌之短,即或是硬仗也是以我之长攻敌之长,未见有以敌之长攻敌之长而取胜者。何况,取胜于未来战争,不能以不惜一切代价获胜为目的。对于中国来说,还应该有一个与胜利同样重要的要求,武器装备发展,作战方案制订,都要考虑如何降低成本。决不能对手有什么,我就一定要有什么。乞丐跟龙王爷比宝不行,变成土豪了,也不能跟龙王爷比宝。今天,我们对如何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整体想法,是存在某种认知缺陷的,总是自觉不自觉地以为打高技术战争,就是打高成本战争,总想和对手一样去比成本拼成本。

实际上,我们完全可以换一种思路,就是走低成本路线。你有没有重型航母,有没有X37,有没有全球快速打击系统,对手并不在乎。它只在乎你能不能摧毁它的卫星系统,瘫痪它的网络系统。毕竟,攻击卫星武器和电磁脉冲炸弹都不是很昂贵、很稀缺的工具和手段,而其效果则将是低成本高收益。

我们断不能因为担心自己与对手的差距,就不由自主地陷入跟对手的军备竞赛中。

美国人在“空海一体战”构想中说,“我们要通过这个方式,把中国拖入到与我们的竞赛,让中国人把更多的精力都投入到对东风21d等诸如此类导弹的生产中去,然后用大量的诱饵和欺骗迫使中国人大量地把这些武器消耗到没有意义的方向。”对此,国内有人写了一篇文章,提醒“我们要防止掉入美国陷阱”,这本身没有错,但仍然属于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要知道,此类文章出来以后,很有可能导致我们的认识产生新的偏差:上述美国人的话中存在“陷阱的陷阱(即双重陷阱)”:首先,它企图将中国引诱到军备竞赛的陷阱中来。如果你跟美国进行竞赛,你就会耗费大量财力物力尾随美军而不得超越;其次,如果你意识到这是陷阱而放弃竞赛,你又立刻就会掉入另一个陷阱:由于放弃军备竞赛而自废武功。对中国来说,如果我们既不愿意跟对手竞赛,又不愿意自废武功,那我们应该怎么办?结论是,我们只能走自己的路,以我之长攻彼之短,或者以我之长攻彼之长。而不能以彼之长攻彼之长。

以彼之长攻彼之长,你将永无胜算。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