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期待成长,却不嫌弃停留
来源:新民晚报 2015/01/28 10:03:56 作者:谢小嘤
字号:AA+

导读: 儿子三岁半了,今年秋天即将正式进入幼儿园小班就读,老师一条条短信催促:要买教材了,要起英文名字上外教课了。这是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我理所当然地讲述着,但儿子喜爱插嘴提问的习惯,真真让人又爱又恨。

儿子三岁半了,今年秋天即将正式进入幼儿园小班就读,老师一条条短信催促:要买教材了,要起英文名字上外教课了。

人生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但他却始终以实际行动践行着尼采的那句话——玩世不恭,也是对这个世界表达真诚的一种方式。

活得十分逍遥。

亲子教育从无出头之日。这一晚,与往常一样,在他入睡前,我和他一起读《匹诺曹》。

这是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我理所当然地讲述着,但儿子喜爱插嘴提问的习惯,真真让人又爱又恨。

他问:“为什么匹诺曹要做个小男孩,他当木头人不开心吗?”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对他讲述成长与蜕变的意义。

每个孩子出生的时候都是小小木头人,浑未成型。然后,会遇见很多很可怕的东西比如狐狸和猫、比如大鲨鱼、比如欺骗、比如诱惑……

“妈妈,我觉得狐狸和猫很可爱啊!”听到匹诺曹被骗的那一节,儿子根本不理解,他是那种乐于和小区里的狗狗猫猫打招呼的孩子,他觉得世界上一切都很可爱、很美好。

“有些坏人也长得很好看,你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我回答,并且问他。

“打跑他!”

“那你怎么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嗯,我也不知道,你会告诉我吗?”

“我不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啊!”

“唉,那我就麻烦了……”儿子开始焦虑。

接着,匹诺曹被骗到乐园里,成天玩耍。儿子又忧虑地问我:“每天都在玩就是坏孩子吗?我也每天都在玩怎么办?”

“你有时候在玩,有时候也在幼儿园里学本领啊。”

“好吧。”儿子不太确定自己算不算成天玩耍的坏孩子,他的焦虑更甚了,不过仍然让我继续往下讲。

最可怕的一段出现了,匹诺曹和爸爸被大鲨鱼吃到了肚子里,这什么嘛,简直是一本恐怖书!儿子吓得不行:“我要是被吃掉了,我会一直哭的!”

“可是你一直哭能够从鲨鱼肚子里出来吗?”

“你把我救出去行吗?”

“我可能也被鲨鱼吃掉了,就像匹诺曹的爸爸一样。那怎么办?你是男孩子,妈妈是女孩子,你会保护妈妈吗?”

“那我罩着你!”儿子终于豪气干云地答应了,可眉头又锁了一层。

最后的最后,匹诺曹救出了爸爸,在仙女的魔法棒下,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小男孩,和爸爸永远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儿子却并没有因为这大团圆结局而松了一口气。想了想,他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妈妈,我觉得木头人要变成小男孩太麻烦了,他如果不想变成小男孩,就不用碰到坏人,也不用给吃掉了!”

“可是如果他一直是木头人,他就不会进步了啊!”

“进步很重要吗?如果我一直是木头人,你还会喜欢我吗?”

我在对儿子不思进取的担忧与为人父母无私的爱之间犹疑了很久,终于说:“我会喜欢你的,无论你是木头人还是小男孩!”

“嗯,那你等着,我争取变成小男孩!”儿子安心了,咕哝着,慢慢入睡。

我轻轻给他盖上被子,笑了——母子两个,都在不断的阅读讲述与不断的提问回答中,各自思考着,共同进步着——尤其是他,不知道何时学会了“争取”这个很费力的词,但能够争取,又永远有退路,想来是个挺好的状态。而我们,塑造这些小小木头人的大人们,会坐在路边,告知方向,却不搀扶行走,期待成长,却不嫌弃停留。

加油吧,小小木头人!

责编:杜若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