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政绩观比下调GDP增长目标更重要
来源:中国网 2015/02/05 09:40:16 作者:谭浩俊
字号:AA+

导读: 下调或取消GDP增长目标,最根本的还是要转变发展思维,转变政绩理念,能够把经济发展建立在提升老百姓生活质量和生活标准的基础之上,不唯GDP,不把GDP当作政绩工具。也正因为如此,上海取消GDP增长目标的做法,与上海自身条件的变化是分不开的,也是上海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反映。

据媒体报道,截至1月28日,在已召开了省级两会的28个省份中,已有26个省份明确下调了2015年报GDP增长目标。其中,上海市还取消了GDP考核目标。淡化GDP增速、强调改革创新和改善民生也成为地方两会的“新常态”。

但是,下调或取消GDP增长目标,是否就意味着政绩观念已经全面转变呢?显然,更多的还是一种形式罢了。要知道,GDP并非经济发展的“万恶之源”,笔者早在5、6年前,就曾写过一篇叫做《病根不在GDP》的文章,为GDP叫屈,为GDP正名。事实上,GDP作为目前接受度和认可度最高的经济指标之一,仍然受到世界各国和国际经济组织的广泛认可。衡量一个国家经济发展水平的高低,也主要靠GDP,其他指标都只是辅助指标。

但是,为什么这样一个全球公认度、接受度很高的经济指标,在中国却广为诟病呢?显然,与GDP本身并无太大关系,而是GDP被政府及其官员过度利用和消费了,使其变成了经济工作和经济发展的“万恶之源”。

需要指出的是,在现行政绩考核体制、官员选拔机制、绩效评价体系没有完全建立,或存在诸多缺陷的情况下,哪项指标又能在使用过程中不出现问题呢?如城镇失业率登记指标,能够被过度利用的空间是相当大的,再如居民收入指标,很大程度上也都掌握在地方统计部门的手中。如此一来,取消GDP增长指标,以其他指标来代替,照样能够留下许多“后遗症”,照样过几年就得推倒重来。

所以,把经济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推到GDP身上,是不合适的。因此而认为取消了GDP增长目标就能万事大吉了,就能避免经济发展过程中问题的出现了,可能太过天真、太过乐观了。GDP有过,但过不在GDP,而在政府及其官员。而上海能够结合自身发展需要,正式取消GDP增长目标,也是有其与一般地区不同的原因。

首先,上海经济已发展到可以不过多考虑GDP增幅的阶段。作为中国的经济中心,上海的经济发展水平已经到了比较高的平台,经济结构也已经比较合理。按照上海市的人均GDP水平,也已经达到了发达国家的水平。因此,从上海市的实际情况以及资源配置、产业布局等方面的情况来看,GDP也不可能象其他地方那样保持很高的增长速度了。去年、前年上海的GDP增长目标,就都无法与周边地区相比,也无法与经济欠发达地区相比。这也意味着,上海已经与美国等发达国家一样,主要看GDP的增长质量,而不再看GDP的增长速度。既然速度已经失去了比较的意义,还不如取消,何必以此来束缚自己的手脚呢。

其二,上海已经为取消GDP打下了比较好的基础。去年1月24日,上海市长杨雄在市政府记者招待会上说,我们不是太关心GDP,更关注自贸试验区的建设对上海4个中心(即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建设的影响,包括服务功能的提升、功能性机构的集聚。这番讲话,显然为今年取消GDP增长目标打下了伏笔。因为,自贸区的建设,必然会带动上海经济出现新的飞跃,带来新的转变,迈上新的台阶。那么,GDP能增长多少,也就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借助自贸区的东风,使上海经济出现新的面貌。自然,取消GDP增长目标,也就具备了条件。

也正因为如此,上海取消GDP增长目标的做法,与上海自身条件的变化是分不开的,也是上海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反映。而事实上,上海在取消了GDP增长目标的同时,也增设了全社会研发经费支出相当于全市生产总值的比例达到3.6%以上、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26件左右、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4.5%以内、环保投入相当于全市生产总值的比例保持在3%左右等对经济转型和经济增长方式转变更具约束力与评价力的刚性指标。关键在于,要让这些刚性指标不要重蹈GDP的覆辙。

GDP所以为社会所诟病,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GDP被地方政府及其官员过度消费了,被当作了政府挣面子、官员挣位置的工具。也正因为如此,给GDP掺水也就成了多数地方必须“完成”的一项工作。不然,也不会出现每年地方上报的GDP数据都远高于中央的现象,出现GDP出官的怪象。

即便如此,GDP增长目标也未必就需要从经济生活中消失,其他地方不要盲目效仿上海的做法。尤其是那些经济发展水平还不高、经济结构还很不合理、且习惯于数据掺假的地方,更应当妥善处理好这项工作。因为,取消GDP增长目标的条件并不具备,用其他指标替代GDP,一样会出现数据掺假的问题。真正要解决的,是如何改变数字出官、数字出政绩的现象,让数字能够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紧密结合起来,与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生活质量提升、环境条件改善、消费结构优化等联系起来。如果具备了这些方面的条件,用GDP考核地方政府的政绩,同样适用,而不是没有必要。

所以,下调或取消GDP增长目标,最根本的还是要转变发展思维,转变政绩理念,能够把经济发展建立在提升老百姓生活质量和生活标准的基础之上,不唯GDP,不把GDP当作政绩工具。一旦这样的氛围形成,GDP也五个真正的经济指标了。

责编:HZ07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