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实名制”来了,隐私安全如何提升
来源:半月谈 2015/02/06 10:22:36 作者:钱伟 李家林
字号:AA+

导读: 2月4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互联网用户账号名称管理规定》。回顾论坛上的遭遇,王鹏认为,如果论坛注册时要求实名,“穿着马甲到处咬人”的现象或许就不会发生。落实实名制要做好制度设计,除了加强国家立法及行业自律之外,还需要国家、行业、企业以及个人之间的互相妥协与理解”,王汉生说。

2月4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互联网用户账号名称管理规定》。相关负责人介绍,账号管理将按照“后台实名、前台自愿”的原则,重点解决前台名称乱象问题。

此前,国家网信办移动网络管理局相关负责人曾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除了即时通讯实名制之外,2015年将全面推进网络真实身份信息的管理,对包括微博、贴吧等均实行实名制,同时加大监督管理执法的力度。

相比PC端,智能手机的普及让舆论场在每个用户手中生成。手机的专属性让移动互联网有了实名制的特征。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在带来低成本连接、方便信息处理的同时,也悄然改变着舆论场中的游戏规则。

在一个人人可以响亮发声的时代,如何引导网民合理使用“拇指话语权”,营造洁净的网络舆论环境?又如何在人人被“身份定位”的环境中,使大数据利用与隐私保护得以两全?这些,都有赖于移动互联网规则的重新建构。

移动互联推动实名

在PC时代,网络用户的标识是虚拟的IP,移动互联网时代每个手机是专属的,网络行为与用户的真实行为关联性高

“自由的鸟1977”,是安徽省阜阳市交警支队工作人员王鹏的网名。他在网民中拥有较高的信誉度,被誉为阜阳交警的网络代言人。

不为人知的是,这位代言人也曾动过“罢工”的念头。他说,有些人在现实生活中彬彬有礼,带上网络面具后却变得暴虐。“在拒绝某论坛负责人消除车辆违章的无理要求后,总有匿名网民追着谩骂,让我特别寒心。”

网络空间的隐匿性给嘲讽、辱骂等提供了滋生的土壤。不正常的舆论生态,让未成年人也成为受害者。2013年,林妙可在微博上发表帮服务员下火锅面的照片,竟引来一些网民的污言秽语。针对林妙可受辱事件,重庆966966文明热线发起一项有关网络语言暴力的调查,发现有84%的重庆网民网上被骂过。

微博名人、北大教授张颐武曾在微博中表达担忧:网络言论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专业意见不可能是非此即彼的,这不对“极端”的胃口,可能遭骂。这就造成在公共舆论场上,专业的、理性的不敢讲、不愿讲,骂人的、瞎说的随便讲、放开讲。网络上理性的思考淹没在情绪化、碎片化的暴力文字中,负面作用不可谓不大。

回顾论坛上的遭遇,王鹏认为,如果论坛注册时要求实名,“穿着马甲到处咬人”的现象或许就不会发生。

网络能否实施实名制?2002年,清华大学李希光教授提出网络应当实名,一语激起千层浪。十年间,网络实名制从是否应该的争议,到前台自愿、后台强制的“破冰”,再到如今的全面推进,它已经以一种大多数人认可的方式,成为互联网时代的有效规则。

“在PC时代,网络用户的标识是IP地址,但虚拟的IP与现实中的人并不绑定。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每个手机是专属的,网络行为与用户的真实行为直接关联。”国家网信办副主任彭波说,手机与个人用户的直接关联,导致在PC互联网时代一直没有彻底实施的“网络实名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一夜之间实现了。

国家网信办移动网络管理局负责人徐丰介绍,2014年年底对即时通信工具管理进行的复核结果显示,目前微信真实身份注册的比例已经超过80%,其中新用户注册的实名比例达到100%;其他即时通信工具的真实身份注册比例都在90%以上。

舆论生态步入正轨

有了清晰的身份认证,有了明确的追责机制,发声前多考虑、细思量,每个人都对自己的发言更负责任。

现在,王鹏已很少登陆论坛及博客了。他随身携带两部手机,通过微博、微信账号,随时与网民沟通。“微信微博都需要实名,很少有人谩骂。遇到不理智的言论,点击‘举报’就行。网上舆论环境比以前好太多了。”

一叶知秋。王鹏对网络舆论环境的感触,与全国网络大环境的走势趋同。

2010年9月,依据工信部有关规定,手机实名制开始推行。2013年9月1日,工信部实施《电话用户真实身份信息登记规定》,规定用户在办理固定电话、移动电话和无线上网卡等入网手续时,需提供有效证件进行身份信息登记,扩大了实名制实施范围。手机实名制,成为实现网络实名制的关键之举。

早在2012年,国内几大微博网站相继宣布3月16日后开始实施微博实名制,采用“前台自愿、后台强制”的原则;2014年8月,国家网信办出台“微信十条”,宣布微信等即时通讯工具将实行“后台实名制”后,各种举措接踵而至。国家网信办提出,明确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企业的主体管理责任,让企业自查自纠,并关闭一批违法违规账号。

人民网发布的《2014年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认为,随着互联网相关法律法规逐步完备,网站平台加强管理,网民自律及社会公序良俗的约束,网络空间更加清朗,正能量的传播成为网上舆情的“新常态”。

“过去网上发言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无理宣泄、人身攻击的低风险让一些人在网上肆无忌惮。现在有了清晰的身份认证,有了明确的追责机制,每人都应该对自己的发言负责。虽然言论开放,但应该拒绝人格侮辱与人身攻击。”业内专家认为,移动互联网时代,发声前多考虑、细思量,有利于形成更加理性的舆论环境。

“网络实名不仅让人们在网上发言慎重一些,对中国互联网还有更大的意义。网络实名使中国互联网商业价值大幅度提升,商业环境大幅度改善,也使得舆论生态趋于改良,网上舆论更健康理性,”彭波指出,在移动的“实名”舆论场,需要“移动舆论场的互联网思维”,即利用大数据对老百姓的需求有精准的了解,主动发声,真情服务,把老百姓纳入自己的“圈子”。

隐私安全如何提升

移动网络正成为生活必需。但是,人也将始终处在被“定位”中,移动大数据面临个人隐私保护等一系列问题。

专家认为,普遍推行实名制,固然能够在规范人们的网络行为方面起到监督作用,限制偏激的言论;但也可能产生令人担忧的个人信息安全隐患。

“移动互联网时代,人始终处在被‘定位’中”,西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信息法研究中心主任刘泽刚说,一些企业为了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利用大数据技术,想方设法收集个人信息作为商业资源,难免涉及个人隐私。

移动互联网时代,实名信息被泄露与侵权的案例屡见不鲜。2014年12月25日上午,12306官网发生大规模用户信息泄露,大约有13万名用户的账号、明文密码、身份证、邮箱、信用卡信息、购买记录等重要信息流出。

在网民们脱下“马甲”的同时,如何撑起“安全伞”?这成为每位移动互联网参与者必须直面的问题。

事实上,国家层面的努力和尝试始终在推进。2012年,全国人大通过《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旨在为互联网时代的个人信息保护装上“法律的盾牌”。2013年,工信部在《电话用户真实身份信息登记规定》发布的同时,出台了《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这意味着国家在推进手机号码实名制的同时,也将个人信息保护提升到了新的高度。网信办有关负责人还透露,2015年我国将加快研究制定个人信息保护相关法律,加大对非法收集、泄露、出售个人信息行为的打击力度。

企业也加快推出针对个人信息保护的各项举措。比如,中国移动就实施了《中国移动客户信息安全保护管理规定》等系列制度,建立客户信息常态化保护体系。

一些掌握大量用户数据的公司认为,开放与联合构建网络安全将成为未来的趋势和主流。腾讯副总裁丁珂说,未来只有在政府的指导下,让众多有能力有责任感的企业加入共建网络安全,同时加快法制化进程和加强产业链协作,才能实现更好的网络空间安全。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商务统计与经济计量系教授王汉生认为,法律对隐私保护的界定不够清晰,缺乏统一认识。“例如网民在电商浏览商品的记录,是网民的,还是电商的,还是网民和电商共有的?现在无定论。管得太松,网民隐私得不到保护;管得太紧,消费者将失去以个性化推荐为代表的美好体验。”

“我个人倾向于在便利与隐私之间达到某种平衡。落实实名制要做好制度设计,除了加强国家立法及行业自律之外,还需要国家、行业、企业以及个人之间的互相妥协与理解”,王汉生说。

责编:言予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