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危机,尘埃落定?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5/02/13 09:37:20 作者:孙兴杰
字号:AA+

导读: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艰苦谈判,乌克兰问题终于获得一线转机,各方达成了停火协议,回到去年九月份签署的明斯克协议,撤出重武器,建立安全区。不可否认,这场危机背后有理念的争论,但是仅仅认为乌克兰要走向民主,俄罗斯复辟帝国,那就太小看危机的复杂性了。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艰苦谈判,乌克兰问题终于获得一线转机,各方达成了停火协议,回到去年九月份签署的明斯克协议,撤出重武器,建立安全区。

在乌克兰步入全面战争危机的关口,停火协议可以说是制动闸,但是乌克兰危机的“发动机”还在运转,不过,停火协议也给各方斡旋的时间和机会。乌克兰未来走向和平还需要相当漫长的路,大国政治博弈的复苏,理念之争加上乌克兰自身国家治理能力的提升,都需要战略耐心和克制。在这场“由危转机”的大戏中,德国总理默克尔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德国不自觉之间,也成为欧洲稳定与和平的主心骨。毫无疑问,德国成为新一轮大国政治游戏的关键角色,而法国则成为德国的搭档。

地缘政治的复苏

最近几天,乌克兰正在沿着“巴尔干”的道路滑落,由乌克兰危机引发大国之间的对垒,甚至战争。由此也打破了冷战以来人们关于“大国无战争”的乐观假定,全球化并没有埋葬大国的地缘政治游戏。乌克兰危机的缓和主要依靠大国的共识,而危机的升级也取决于大国共识的销蚀。夹在大国缝隙之中的乌克兰,根本没有机会主导自己的命运,当大国之间的矛盾尚未化解时,停火协议也仅仅是暂时休战而已。

自上个月中旬以来,乌克兰冲突骤然升级,大有迈向全面战争的架势。欧美国家认为这是俄罗斯的进攻性行为,尤其是美国政府开始讨论武装乌克兰的问题。这促成了乌克兰危机的全面升级,从一个小国的内战向大国对峙的方向升级。在过去一年时间,美俄之间的对峙左右着乌克兰危机的方向,美俄之间的战略行为和底线也进行了重新的试探与定位。相比于俄罗斯,美国的决策和行动相对迟缓,但是迟到的经济制裁却对俄罗斯经济产生了严重的损害。现在没有哪个俄罗斯官员还低估美国制裁带来的影响。

美国中期选举之后共和党掌握了参众两院,共和党议员一直在批评奥巴马在外交上的软弱行为。当美国军界和政界都在谈论武装乌克兰的可能性的时候,乌克兰极可能成为代理人战争的战场,更重要的是俄罗斯的大门口出现了与之对垒的美国武器或者武装人员。俄罗斯严辞批评美国的行为,若美国武装乌克兰,可以视为对俄罗斯的直接威胁。一个可怕的场景出现了,美俄各自扶持代理人,战火不断蔓延。除了乌克兰之外,谁是最大的受害者?当然是欧盟。

当美俄在武装乌克兰问题上争执不下之际,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奥朗德开始了旋风式的出访,尤其是默克尔,基辅、莫斯科、华盛顿、明斯克,尤其是基辅和莫斯科之旅,可以说摒弃了繁琐的外交礼仪,只是为了救火而来。领导人的穿梭外交并没有马上制止乌克兰的冲突,但是达成了再次举行会谈的共识,也就有了后来俄乌法德的四方会晤。为什么一向低调的德国变成了这场危机的救火队长呢?根本原因在于乌克兰危机威胁到欧洲的和平与稳定,在欧俄交界的东欧地区可能会出现一道冲突弧线。

乌克兰危机和希腊的债务危机相互激荡,欧洲自二战以来构建的和平岛也面临着战火威胁。就像德国前总理科尔所说,德国是我们的祖国,但是欧洲是我们的未来。另外,如果美俄在乌克兰斗法,会让欧盟陷入两难之中:欧盟必须选边站,站在美国一边,这意味着与自己的近邻俄罗斯为敌;如果不做出决断,非常可能导致欧盟内部的分裂,尤其是欧盟的核心地区与新入盟的中东欧国家的裂痕,希腊、匈牙利等国已经对制裁俄罗斯的做法表示不满,而希腊更是希望引入俄罗斯的资金来对抗欧盟严苛的紧缩政策。

当美国威胁武装乌克兰的时候,法德两国无论如何都坐不住了,默克尔到访华盛顿,表达与美国不同的主张,而奥巴马也承认欧美之间在战术手段上有差别。在法德斡旋下,乌克兰暂时可以免于战争升级的灾祸。几百年来,欧洲一直战火不断,欧俄之间在东欧争夺了几百年,现在乌克兰危机让人又不得不联想到欧洲几百年来的悲剧。地缘政治的逻辑在全球化的高歌中故态复萌。

理念之争还是建国之难?

对于乌克兰危机的根源,有两种不同的解释:一是认为,俄罗斯阻击乌克兰倒向自由民主的欧洲,俄罗斯从民主化转型的道路上倒退;二是认为,俄罗斯结束冷战以来处于被损害和欺辱之中,并吞克里米亚不过是恢复历史正义,俄罗斯有必要恢复曾经的势力范围。两种解释本身折射出乌克兰危机背后的理念之争,欧美大国相信,俄罗斯走上了帝国满血复归的道路,普京的目标不会止于乌克兰,如果不在乌克兰阻击俄罗斯,就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在俄罗斯看来,美国武装乌克兰,北约建立快反部队,都是进一步挤压俄罗斯的举动。双方之间的不信任也达到了冷战以来的巅峰时刻。

不可否认,这场危机背后有理念的争论,但是仅仅认为乌克兰要走向民主,俄罗斯复辟帝国,那就太小看危机的复杂性了。乌克兰是个现代国家吗?在大国政治博弈的喧嚣下,这个问题似乎不那么重要了,但是要知道,乌克兰危机源于国内纷争。

自独立建国以来,乌克兰经济表现不佳,冷战结束的时候,乌克兰的经济水平与波兰不相上下,现在与波兰已经不可同日而语。腐败就像癌细胞一样侵蚀着这个国家,即便在战争的危机时刻,还是有4.5亿美元的军事费用进了私人腰包,相当于乌克兰军费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即便美国要武装乌克兰,恐怕也无法真正提高其战斗力,更要害的是,这支军队将不得不面对俄罗斯的正规军。乌克兰坚持领土和主权的完整,但是现在来看,克里米亚已经不可能再回到乌克兰,而乌克兰也不得不实施联邦制以将乌东地区纳入其中。现代国家的政治治理体系在乌克兰还没有建立起来,东西部之间的矛盾尚难以化解。

签署停火协议之后,IMF也在推动新一轮援助乌克兰的计划,乌克兰的国民经济事实上已经破产,外汇储备仅仅能够维持一个月进口所需,货币格里夫纳基本已经崩溃,通胀飙升,民众生活困顿。只有恢复国民经济,和平才有物质基础。但现在乌克兰缺少自我造血的功能,让IMF出钱吗?理论上可行,但是现实未必行得通,照此逻辑,IMF应该为世界所有战乱地区提供足够的援助和贷款。乌克兰至少需要450亿美元才能恢复经济,与三驾马车向希腊提供的数千亿美元的援助相比,给乌克兰几百亿美元,的确不多。但欧盟愿意为乌克兰的和平买单吗?以乌克兰现有的政治经济制度也未必能够消化外来的援助资金和经济改革方案。

就在俄乌法德四方会晤期间,乌克兰政府发言人说还有重装部队从俄罗斯进入乌克兰。而美国则宣布从3月份开始向乌克兰部队提供训练,美国国会制定了1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方案。看来,美俄并没有停止向这台战争机器输送燃料,刹车闸终归无法让发动机熄火。(孙兴杰)

责编:junior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