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力群:反动势力总想把改革开放引上资本主义轨道
来源:人民日报 2015/02/15 10:39:26 作者:春秋风华
字号:AA+

导读: 我国社会主义社会中意识形态领域、政治领域和经济领域的矛盾,与帝国主义和国际社会主义运动中的右倾机会主义的矛盾,集中到一点,就是社会主义道路与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维护社会主义共和国与妄图颠覆社会主义共和国、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的矛盾。

(原载 1991年10月23日 人民日报 第5版)

社会主义社会究竟是否存在矛盾?长期以来,人们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否定的。毛泽东同志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作了肯定回答和精辟论述之后,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似乎已经为人们所承认。但在一些同志的思想上,在实际工作中,却往往不敢或不愿承认我国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特别是阶级矛盾。事情恰如恩格斯所说,口头上承认辩证法是一回事,实际上把它运用到每一具体场合,则是另一回事。然而,唯物辩证法早已指明,无产阶级专政几十年的历史经验也充分证明:***世界上任何事物和任何社会形态一样,社会主义社会内部和外部充满着矛盾。矛盾是独立于人们意识之外的客观存在,有它固有的发展逻辑。它不仅不以反动势力的愿望和意志而消失,同样也不以革命人民的愿望和意志而泯灭。我们只有勇敢地如实地承认它,正确地深刻地认识它,掌握处理矛盾的主动权,才能应付种种复杂、严峻的局面,夺取斗争的胜利。否则,在客观存在的矛盾面前,我们就会丧失处理矛盾的主动权,陷入被动地位,甚至为矛盾的发展所吞噬。我们的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学哲学、用哲学,最重要的,就是要学会运用唯物辩证法去认识我国社会主义社会面临的内部和外部矛盾,站在工人阶级和人民大众的立场处理这些矛盾,把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继续推向前进。

我国社会主义社会现阶段面临的内部和外部矛盾的情形是怎样的呢?这里仅对关系全局的若干矛盾略作论列。

我国在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在政治战线和思想战线谁战胜谁的矛盾,远未解决。在现阶段,这个矛盾集中表现为四项基本原则与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矛盾和斗争。四项基本原则并不是抽象的政治信条,而是我国现实的社会主义经济、政治、文化制度核心内容的理论概括,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就是维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共和国。由于国际国内历史条件的变化,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与否定四项基本原则的矛盾和斗争,比建国以来任何时期都要鲜明、激烈、尖锐。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以后,否定四项基本原则的自由化思潮泛滥的势头得以遏制,但由于这股思潮有着深刻的阶级根源、历史根源和国际背景,四项基本原则与自由化的矛盾和斗争还将长期存在。

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以后,生产关系与生产力、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是基本适应的,同时又有不相适应的部分和环节,因而需要改革。特别是历史条件发生巨大变化,新的科技革命正在蓬勃兴起,生产力迅速发展的今天,就更加需要改革那些与迅速发展的生产力不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部分和环节了。我们应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主动推进上述矛盾的解决。同时,我们必须十分清醒地看到,我们的改革开放是在复杂、严峻的国际国内阶级斗争的环境中进行的。国际国内的反动势力总是精心玩弄诱导与逼迫两手策略,妄图把我国的改革开放引上资本主义轨道,融化进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去,最终把中国变为西方大国的附庸因此,作为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的改革开放与妄图把社会主义“和平演变”为资本主义的改革开放的矛盾和斗争,就是不可避免的了。如果我们不能正确认识和处理这个矛盾,在改革开放中坚持社会主义方向,与自由化即资本主义化的改革开放作坚决的斗争,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就会在上述矛盾的发展中毁灭。

由于商品经济存在和发展的社会经济条件依然存在,而且还将长期存在,在我国现阶段和将来的漫长历史阶段,它的存在和发展是不可避免的,也是社会经济生活所必需的。我们应该发展商品经济。这是毫无疑义的。但是,我们必须懂得,我国社会主义社会的商品经济与社会主义商品经济,是既有联系又有原则区别的两个范畴。在我国社会主义社会中,与多种所有制的存在相联系,有性质不同的多种商品经济——社会主义商品经济、资本主义商品经济和其它商品经济。社会主义商品经济与后面两类商品经济之间,存在着矛盾和斗争。必须正确认识和处理这种矛盾和斗争,制定和实行恰当的政策,就可以使后面两类商品经济成为我国社会经济生活的必要的有益的补充。否则,它们的发展就可能冲击社会主义商品经济,以至整个社会主义制度。除了必须分析不同性质的商品经济之间的矛盾外,还必须分析商品经济内在的矛盾、特别是后面两类商品经济的内在矛盾,制定正确的政策,发挥商品经济的积极作用,将其消极作用控制在最低限度。只有这样,才能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巩固和完善。

我们的国家并不是与世隔绝的一个孤立存在,而是处在整个世界联系网络之中。除了必须正确认识和处理我国社会主义社会内部的矛盾外,还必须正确认识和处理在整个世界联系之网中的矛盾,特别是与帝国主义的矛盾、与国际社会主义运动中右倾机会主义的矛盾。这是巩固和发展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条件。

我国社会主义社会中意识形态领域、政治领域和经济领域的矛盾,与帝国主义和国际社会主义运动中的右倾机会主义的矛盾,集中到一点,就是社会主义道路与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维护社会主义共和国与妄图颠覆社会主义共和国、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的矛盾。能否正确认识和处理这个矛盾,决定着我国社会主义社会的前途和命运。

以上论列的这些矛盾,不能不反映到党内来。党内出现矛盾和斗争并不是不可理解的怪事,也并非就是坏事。毛泽东同志早就深刻地指出:“党内不同思想的对立和斗争是经常发生的,这是社会的阶级矛盾和新旧事物矛盾在党内的反映。党内如果没有矛盾和解决矛盾的思想斗争,党的生命也就停止了。”

从历史总的行程来看,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矛盾的发展,必将导致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并将人类引向共产主义的美好未来。但是,就某个社会主义国家、某一历史时期来说,社会主义却存在着胜利与失败两种可能,存在着历史暂时倒退的可能。全部问题的关键在于:执政的工人阶级政党能否掌握处理矛盾的主动权。这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毛泽东同志讲到军事斗争问题时指出,军队丧失主动地位,下文就是失败。这个真理具有普遍意义。执政的工人阶级政党,居于诸多矛盾的中心位置,处于诸多矛盾的焦点,如果丧失了处理矛盾的主动权,失去了驾驭矛盾发展的能力,就会被矛盾的发展所埋葬。当代国际社会主义运动发生曲折所提供的教训,应该牢记。

执政的工人阶级政党怎样才能掌握处理矛盾的主动权呢?根据无产阶级专政历史的和现实的经验教训,执政的工人阶级政党要掌握处理矛盾的主动权,必须具备三个条件:

1、必须对社会主义社会内部和外部的种种矛盾、特别是关系社会主义前途和命运的矛盾,有一个清醒的深刻的认识,估计过头与估计不足,或者对矛盾性质判断失真,都会犯极大的错误。

2、工人阶级政党夺取政权之前,阶级斗争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证明,夺取政权以后,阶级斗争的根本问题仍然是政权问题。列宁说:“政权在哪个阶级手里,这一点决定一切。”党必须牢牢掌握国家政权。江泽民同志指出,必须强化执政意识,提高执政本领,巩固执政地位。这是非常正确的。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即无产阶级专政,是主动权的物质基础。

3、必须与侵入党内的资产阶级思潮——西方反共思潮、国际社会主义运动中的右倾机会主义思潮和国内的自由化思潮进行坚决的斗争,实现党内、特别是党的高层领导在根本政治原则上的统一,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基础上的团结。只有具备上述三个条件,才能掌握处理矛盾的主动权,掌握历史的主动权。近年来我们党的正面经验和国际社会主义运动中的反面经验,从正反两个方面有力地证明了这个真理。

最后,我想引用毛泽东同志的一个教导,作为这篇序文的结语。他说:“总之,要照辩证法办事。这是邓小平同志讲的。我看,全党都要学习辩证法,提倡照辩证法办事。全党都要注意思想理论工作,建立马克思主义的理论队伍,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研究和宣传。要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对立统一学说,观察和处理社会主义社会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新问题,观察和处理国际斗争中的新问题。”

(本文是邓力群同志为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学好哲学,终身受用——领导干部学习哲学札记》一书写的序言)

责编:HZ07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