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毛泽东亲点陈毅任上海市长:我们打不得一点儿败仗
来源:中国网 2015/02/27 08:46:25
字号:AA+

导读: 1948年底,刘伯承和陈毅到达西柏坡。当晚,中央五大书记和他们谈话。毛泽东对陈毅说:“上海解放了,你就去当市长!”“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可以提,不过,进上海我们是打不得一点儿败仗的。美国有人预测说,我们共产党进得了大上海,不出三个月就要退出来。我们接管上海,管理上海,这是我们执政大城市的能力考验。”毛泽东嘱咐说。

  上海解放时街景。

五大书记定江南

淮海战役之后,上海和南京就成为解放军锋芒所指的下一个目标。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对上海采取的是“迂回包围”的办法,先解放南京、杭州后再进军大上海。

1948年底,刘伯承和陈毅到达西柏坡。当晚,中央五大书记和他们谈话。毛泽东对陈毅说:“上海解放了,你就去当市长! ”“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可以提,不过,进上海我们是打不得一点儿败仗的。美国有人预测说,我们共产党进得了大上海,不出三个月就要退出来。我们接管上海,管理上海,这是我们执政大城市的能力考验。 ”毛泽东嘱咐说。

就这样,五大书记定下了未来上海的新市长人选。

1949年3月5日,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在西柏坡召开,会上,二野政委邓小平公开提出来由陈毅出任上海市市长,并且大会分组讨论了上海接管和建设问题。毛泽东又提出了“慎重、缓进”的方针,说:“进入上海是中国革命的一大难关,要稳,要慎重,为此就是慢点也不要紧。 ”

随后,毛泽东又专门征求黄炎培、陈叔通等民主人士的意见,他们纷纷表示:“陈毅将军能文能武,是贵党中的儒将,担任上海市长是非常合适的。 ”

就这样,陈毅担任上海市市长完全确定下来了,只等打下上海就可以宣布。

为了解放和接管好上海,特别是为了制订接管上海的大政策,毛泽东亲自查阅资料。多次听取上海地下党负责人刘晓的汇报,并召开座谈会,听取接管和搞好上海工作的意见。在广泛调查研究的基础上,他亲自起草或审查修改中央下发的政策性文件,使之成为全党接管城市的行动准则。

根据陈毅的要求,党中央曾致电中共上海局,要求他们选派30至50名干部去东北解放区学习城市管理,作为今后接管上海、南京等城市的干部。3月14日,党中央召集安排全国各大区组织人事问题的座谈会。华东方面提议陈毅为华东局第三书记、上海市市长。随后,党中央任命邓小平为华东局第一书记,饶漱石、陈毅为第二和第三书记。为了充分做好夺取和接管上海的准备,党中央又批准组建了两套班子,一套是以陈毅等为主的由5000多名干部组成的接管上海的工作班子;一套是以粟裕为主的三野前委统率9和10两个兵团、八个军(后增至十个军和特种兵纵队),以军事手段强行夺取上海。

为了搞好对上海的接管工作,毛泽东除了决定上海局书记刘晓随陈毅一起行动,参加对上海的接管筹备工作外,还亲自点名在上海做过地下工作的潘汉年、夏衍、许涤新等速从香港赶回北平。

4月1日,华东局根据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指示,制订了《关于接管江南城市的指示》,并对入城部队和接管人员提出了具体要求,对各行各业都作出了许多政策规定。

4月20日,解放军百万大军突破长江天堑,在江南大地追歼残敌。同一日,党中央批准了华东局关于接管上海的机构及干部配备的报告,同意上海市军管会以陈毅为主任,粟裕为副主任。

4月25日,毛泽东亲自起草和批准下发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和《约法八章》,对党在新解放区的政策和全党全军全民必须遵循的章法,作了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的条文规定。华东军区、三野领导机关也先后制定和下发了 《入城守则和纪律》、《入城三大公约、十项守则》等具体的政策纪律规定。这对统一全军行动,稳定新区人心,团结人民,分化敌人,顺利夺取和接管好上海,尽可能完整地保全上海这座大城市提供了思想和组织保证。

市政府在江苏丹阳成立

4月底,陈毅和邓小平轻装进入了南京。

正在这时,解放军向上海进军的速度超过了预期,上海解放在即,但进入上海为稳定金融秩序而要使用的人民币还没有印好,潘汉年、夏衍等人也还在路上。最要紧的是,对野战军的入城纪律教育还没有深入进行……陈毅找到粟裕,着急地说:“老粟,你的部队也打得太快了吧。 ”粟裕说:“我也没想到进军这么迅捷!”陈毅说:“老兄,如果军队就这样稀里哗啦地开进上海城,肯定会出现像攻进南京时战士在总统府西花园放马、将地毯垫在马屁股下接马屎的情况,上海非乱套不可。我看进攻时间要推迟,不然我们解放了上海,接管困难,也会出问题。 ”粟裕笑着说:“你们都不去,我一个人先进城也没什么意思!还是准备充分些好!我看是不是把进军上海的时间再推迟些? ”

陈毅向党中央提出 “以尽可能推迟半月到一月入上海为好”的意见。 5月3日,中央军委复电,同意推迟攻击上海。

这一天,杭州解放。 5月2日,陈毅从镇江赶到丹阳,当晚召开了总前委会议。总前委听取了粟裕、唐亮对上海战役的设想和部署的汇报后,立即部署了接管上海的准备工作和干部培训工作,会议讨论了接管上海的人事、组织和政策、措施。会议之后,成百上千的干部接到通知,从各个解放区奔赴丹阳集中,准备参加上海的接管。

5月4日至6日,华东局专门召开了有各部委180名干部参加的接管上海会议。会上,邓小平、陈毅、饶漱石坐在主席台上谈笑风生。陈毅看着台下将去承担管理上海大都市重任的干部,激动得大声地说:“同志们,我们就要进城了! ”台下立即响起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

在陈毅发表讲话后,干部讨论了入城政策和入城纪律。陈毅严肃地强调两条:一是市区作战不许用重武器,二是部队入城后一律不得进入民宅。陈毅坚持说:“这一条一定要无条件执行,说不入民宅,就是不准入,天王老子也不行!这是我们人民解放军送给上海人民的 ‘见面礼’! ”

这时,党中央已确定上海市军管会主任、市长为陈毅,副主任为粟裕,副市长为曾山、潘汉年、韦悫。

5月10日,总前委在丹阳的一座大庙里召开了接管干部和部队会议。会上,上海市军管会、市政府预先成立。

上海市军管会、市人民政府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一套人马。按照国民党上海市政府的设置范围,建立相应的机构,并制定了接管的方案。

陈毅军容整肃、打着绑腿,向数百名端坐在背包上的接管干部作了一次入城纪律报告。他首先抓住两件在丹阳发生的“小事”进行批评:一是有军人没票硬要进戏院看戏,二是有人擅自拿师范学院一个灯泡。小事不小,“为什么无票非要进去看戏?是不是老子革命几十年,进戏院还没有资格(笑声)这个思想作怪?进上海非吃败仗不可! ”陈毅说。

最后,他强调说:“现在全党的中心就要转到巩固胜利,转到建设新中国上来。我们同志思想上过去一直想的是消灭、破坏敌人,到一个地方打砸一番解恶气的情况是有的,可是现在已进入建设时代,江山已经是人民的了,如不改变打砸破坏行为,就会对革命起破坏作用,也会造成城市人民与我们的感情背离。现在全党中心工作已经转到接管城市、保护公私财产上来了。这是一个思想转变,是方针原则、政策思想的转变,要有新的斗争方式。 ”

就在这样一场“纪律会”上,新的上海市政府宣布组建了。

5月12日起,解放上海的战斗打响了。

接管顺利,录用旧职员

5月25日,上海全城解放。 26日凌晨,陈毅和华东局机关及部分接管干部乘汽车进入上海市区。陈毅问副秘书长周林:“接管上海市政府的队伍先进驻那里?你熟悉。 ”

周林说:“先进驻徐家汇交通大学,然后分头接管。 ”

这时,晨雾兼细雨,道路泥泞。陈毅和华东局其他领导张鼎丞、曾山、魏文伯以及地下党的几位负责人直驶沪西圣约翰大学,其他接管市政府干部随车队则驶往沪西徐家汇交通大学,入驻学校后,没占用师生员工的宿舍,住在二楼讲堂,随后,众人都躺在地板上休息。

这就是市府干部们入城的第一个夜晚。

天一亮,华东局和军管会进驻了瑞金二路原国民党励志社及三井花园内。陈毅立即派人去国民党市政府接触、了解情况。

随即,有人回来报告说:“早在24日,旧市府大楼上已悬挂白旗,代理市长赵祖康安排好接管事宜,并带回汽车队负责人,听候调遣。 ”

当日晚上,上海市军管会召开会议。会议在瑞金路原励志社所在地三井花园召开,由陈毅主持,军管会所属的军事、政务、财经、文教四大系统的负责人参加。会议听取了各个系统的汇报和各自的接管方案,陈毅、潘汉年分别作了简单的讲话。

5月27日,上海完全解放。上海市军管会对外宣布正式成立。

5月27日上午八九点钟,周林带领一批接管旧市府的人员进驻旧市府大厦。按原来的接管部署,各个小组进入各个办公室,宣布旧人员由新政府包下来,照常上班。周林则进入二楼的市长办公室和秘书长办公室,同各小组联络并部署工作。与此同时,旧政府各部门照常运转。并向赵祖康汇报,商讨下一步的交接工作。

按照双方的约定,28日举行接管国民党市政府的仪式。

这一天下午2时整,陈毅率领军管会所属的军事、政务、财经、文教各接管委员会负责人,走进了上海市政府。然后,众人上楼,直奔二楼的市长办公室。陈毅在市长办公位置上坐下,副市长潘汉年、淞沪警备区司令员宋时轮、周林以及沙千里、周而复、刘丹等人坐在他的周围。陈毅见众人都准备好了,说:“要赵祖康进来! ”

这时候,赵祖康已将市政府的职员召集到市长办公室对面的大会议室里,听到传唤,他赶忙站起来,进入办公室,先向陈毅行了个九十度的鞠躬礼,然后向其他人行了个六十度的鞠躬礼。赵祖康和陈毅年龄相仿,陈毅问道:“你是国民党上海市代理市长赵祖康? ”

“是。 ”

“共产党上海市军管会的命令你执行得怎么样? ”

“条条照办了.”

“资产、档案呢? ”

“完整无损,请一一查点。 ”

问过话后,陈毅站起来,伸出了手,赵祖康也走向前,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握手之后,赵祖康把国民党上海市政府的印信交给陈毅。陈毅接过印信后说:“赵先生,请坐! ”

陈毅说:“赵祖康先生率领旧市府人员悬挂白旗,向人民解放军交出了旧市府关防印信,保存了文书档案,这种行动深堪嘉许。期望今后努力配合做好市政府的接管工作,并请赵先生在工务局担任领导。 ”

就这样,简短的交接仪式结束了。

这时旧市府的那些职员还在对面的会议室内等待着军管会开会。在赵祖康等人的陪同下,陈毅市长和潘汉年副市长健步走进来,坐在主席台上。周林主持会议,陈毅发表演讲。陈毅先讲了解放上海的意义,然后说:“诸位是老市府的职员,现在是我们的朋友。你们应当知道,这次解放军的胜利,不是共产党一党的胜利,而是人民的胜利。我们决不会以暴易暴,希望大家各安职守。服从命令,办理移交,为人民服务,听候人民政府量才录用,共产党是绝不会埋没人才的。 ”

陈毅的话让所有提心吊胆的旧职员松了口气。他话音一落,掌声骤然响起。

陈毅演讲后,潘汉年也讲了话,宣讲了党的政策。其他军管会代表对以后各部门的工作作出了简单的交代和安排。这样,旧职员们成了新政府的工作人员。

接管仪式完成后,灰色大楼的门口挂起了白底黑字的“上海市人民政府”的牌子,从这一天起,新的上海市人民政府正式成立了。

当晚,陈毅回到三井花园的住处。忙得顾不上吃饭,让勤务员给下了一碗阳春面,边吃边以市长身份召开上海市政府市长办公会,会一直开到深夜。

5月28日,后来被定为上海市解放纪念日。

——摘自《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组建实录》 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责编:絮语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