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代表委员谈全面深化改革:关键之年 关键在哪儿?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5/03/05 11:04:31 作者: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字号:AA+

导读: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德州市市长杨宜新用3个“减法”说明了全面深化改革时期,政府简政放权的具体做法。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表示,虽然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方案已经出台,但推进仍需细则。

原标题:代表委员谈全面深化改革:关键之年 关键在哪儿?

2015年,注定不平凡。

为什么?因为,时间节点上,今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开局之年”,也是“十二五”规划的收官之年。

那么,“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关键究竟在什么地方?让我们来听听两会的代表委员是怎么说的。

【到了攻坚克难阶段】

“虽然我们说‘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但是,全面深化改革,总要有阶段性成果的要求。”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说。

蔡继明表示,从改革的日程表来看,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部署,到2020年,各项基本改革要到位,各个基本制度要定型,因此,留给改革预期目标完成的时间,事实上只有6年时间。

“时间紧迫,任务繁重。可以说,全面深改要解决的问题,难度要超过此前36年的改革。以前我们的改革多限于经济体制改革,改革相对容易些。到现在,容易的都改完了,留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到了攻坚克难的阶段。从这个意义上说,2015年称得上是全面深改的关键之年。”蔡继明说。

虽然时间紧任务重,但是本届中央政府的一个重要思路,就是把改革放在依法治国的框架下进行,“凡属重大改革,都要于法有据”。

蔡继明举例说,今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国务院在33个县市区进行土地制度改革,暂时停止实行《土地管理法》和《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的相关条款,就是一个很好的举措。

“改革不合理的制度,往往可能产生‘违法改革’的纠结。因此,这种做法,既体现了依法改革的精神,又可以避免‘违法改革’,从而为进一步修改和完善国家相关的法律法规和制度提供了可能。”蔡继明说。

【从政府到企业】

全面深改的关键,是正确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事实上,本届中央政府从一开始,就将简政放权作为自身改革的“先手棋”。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德州市市长杨宜新用3个“减法”说明了全面深化改革时期,政府简政放权的具体做法。

“首先是‘减权’。到现在,我们已经下放了146项事权,使德州成为山东事权最少的市;二是‘减费’,一些税费都按收缴的下限标准来执行;三是‘减时’,就是通过程序再造的方式,压缩30%到50%的办事时间。”杨宜新说。

面临较大的经济下行压力,政府提出了“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的原则。

“处理好经济增长的速度和质量,真正落实起来并不容易。如果经济发展的速度无法保持在一定的区间,就业就要受到影响;财政收入减少,民生问题便难以解决。”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副省长张道宏对本报记者表示,去年,陕西首次实现了煤炭消耗的负增长。而目前煤炭价格较低的大环境,正是能源改革、产业转型的好时机。

全国政协委员、玖龙纸业董事长张茵则在接受采访时说,她今年提案的重点,是使中国从“工业大国”向“工业强国”转变。

“从企业的角度,我给自己定了个目标,就是5年全面实现自动化、信息化,现在已经进行到了第二年。实际上,我国的设备已经有了相当完善的基础,现在需要靠人员素质养成,规范和提升流程。国家在转型升级方面的顶层设计的动作已经很大了,现在需要制造业加速跟上。”张茵说。

【不变的民生关切】

从老百姓的视角关注两会,实际上就是关注代表委员如何行使权力,给百姓的生活争取更多的权益。因此,民生问题,永远是两会的关注热点。

比如大家都非常关注的养老制度改革问题。数据显示,2014年养老保险基金收入从前几年的平均增幅20%左右降至10%左右,职工养老征缴收入增长明显低于支出增长,基金收支缺口愈加明显。因此,养老金全国统筹和投资保值,就成为今年养老改革的重中之重。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表示,虽然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方案已经出台,但推进仍需细则。

“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中间的这批人如何过渡?机关事业单位编制内和编制外的员工养老保险如何衔接?这都需要制度的合理设计。”郑功成透露,目前,中央政府正在制定城镇职工基础养老金的全国统筹方案和养老保险基金投资政策。按照《社会保障“十二五”规划纲要》,实现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是2015年必须完成的任务。

而这几天北京的好天气,也重新唤起民众对“APEC蓝”能否持久的关注。全国政协委员、沧州市政协副主席何香久对本报记者说,京津冀的空气质量可以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畅快呼吸不应成为老百姓的一种奢求”。

何香久表示,目前京津冀治污协同还处在较为初级阶段,需要进一步深化细化。比如机动车限行,可以考虑不同地区同号限制等等。

“产业结构布局直接影响大气污染防治成效。”何香久表示,京津冀的产业布局应该“一盘棋”,不仅要积极推动重工业和化学工业等有序转移,还要考虑下大力推动周边区域产业提档升级。

“新常态下,治理污染,最终要寄希望于提升发展质量。”何香久说。

责编:温林鹏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