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机智将军曾思玉
来源:党建网 2015/03/10 09:48:48 作者:吴东峰
字号:AA+

导读: 曾思玉将军,小名曾世裕,江西信丰游州堡人。将军身材矮小壮实,虎头虎脑,晚年肥胖,然不减机灵之质,刚毅之气。

 

 

曾思玉将军,小名曾世裕,江西信丰游州堡人。将军身材矮小壮实,虎头虎脑,晚年肥胖,然不减机灵之质,刚毅之气。

曾思玉将军自谓“福将”,虽身经百战,历险50余次,均大难不死。将军晚年与余言此,朗声大笑曰:“我的命大福大造化大,敌人的臭子弹一次都没有挨过。”

红军时期某战役,时任班长的曾思玉将军带两士兵追赶敌军一军官。将军奔跑如飞,两名士兵落后。敌军官见曾将近,掏一怀表向后扔来,原想待曾拾表时以枪击之。不料将军个小,飞跑之际,顺手将表拾起,继续追赶,终俘之。将军回忆言:“那是在兴国的一个村庄。我才不那么傻,追人不要表,要表不要人。我是人也追,表也要。”言罢朗朗大笑。

1931年冬,时任红军一○八团二连政委的曾思玉将军奉邓华令,带官兵往沙村打土豪。时将军传令兵口渴,进一村庄寻水,将军随后。进村后竟遇十余敌军,将军灵机一动,高声喊道:“一班、二班,随我来;三班、四班左右包抄。”敌军大惧,齐刷刷举手曰:“缴枪,缴枪!”将军忆此曰:“真是好险啊!”

又某日,曾思玉将军率连队于江西红石寨后撤,过某山。一条羊肠小道,左边磊石陡峭,右边深渊无底。将军一脚踩空,往下滑落。其时将军猛地抱住一把芦茅草,竟悬于空中。众官兵一起动手,连接腰带,方把将军拉上来。将军晚年忆之曰:“幸亏我人小身轻,大脑反应快,否则早就没命了。”

曾思玉将军,机敏异常。某日,将军坐于一河石上,一士兵以新缴获之套筒枪对准河石瞄准。将军曰:“老表,莫玩枪,莫玩枪,小心走火。”言毕离石而去。未料果然枪响,正击中河石。长征途中打土城,将军带电话机随朱德总司令到前沿指挥所。敌一枪正中电话机,将军无恙。将军急劝朱总离开。朱总刚走,敌一发炮弹呼啸而至,离之咫尺,幸为哑弹。

红军时期某战,曾思玉将军所部被敌打散。将军一人突围出来,不辨方向。见有一独立房,敲门进,与老乡曰:“我是红军的侦察员,大部队在后面。”老乡信之,以地瓜招待。将军继叫老乡带路,并嘱老乡带一捆马尾松,每行岔路口,置一株,以作路标。老乡真信后面有大部队,故丝毫不敢怠慢也。天将亮,将军与老乡言:“老哥,你回去吧,我会走了。”将军由此而走出敌军重围,回到红军部队。

红军时期打福建上杭,敌溃退之际,师部有一急件,需送武平一○七团。师领导命时任二连指导员的曾思玉将军带全连送信。三天后,将军率连返回,途遇敌钟少奎部退却。一○七团领导命曾思玉连出击,并告之后援部队马上就到。将军率全连官兵奋勇追敌,至一村庄,敌拼死顽抗,两军相峙,而后续部队却迟迟未到。此时,敌见我无后援,大举反击,我伤亡近20人。将军无奈,乘天黑及时将部队撤出。事后,将军愤愤曰:“这样指挥打仗谁敢去!”隔日,邓华于三十六师连以上干部会上批评了一○七团领导。

红军长征途中,遵义会议后。曾思玉将军突然流鼻血不止,右鼻孔止,左鼻孔流;左鼻孔止,右鼻孔流;双鼻孔止,口里流;而后发烧昏迷。其时部队将出发,民运科长赖际发看望将军后,交代:赶快找人,拿些钱,寄托老乡家。将军言,当时虽然昏迷,但心中很清楚。闻赖际发言,竟睁眼摇头。后,陈光、刘亚楼来看望,决定用担架抬着走。走三日,鼻血止。后又骑马走,约一星期,痊愈。

抗日战争时期某日,曾思玉将军至前沿视察。该前沿与敌对峙,遥遥相望。将军进地堡于瞭望孔观察片刻,即离开。值班哨兵复回瞭望口,便听得一声枪响,哨兵不幸中弹身亡。将军由此琢磨:前沿与敌军距离甚远,不辨人形,敌军如何打得如此准确?经仔细观察方知太阳斜射,瞭望口无人便透光,有人便呈一团黑影,故成为射击目标。将军迅速于所属部队推广此法,回敬城墙垛口之敌军,垛口透空处一黑便枪击,果无发不中,连毙10余人。

曾思玉将军言,1946年1月,中央军委命令晋察冀军区第一纵队进至热河夺占要点。其时供给困难,部队生活尤为艰苦。军中流传歌谣曰:“去年七月七,反攻离故乡。邯郸战役后,来到北台庄(热河地区)。小米沙子饭,还有青菜帮……烟灰代宫粉,鼻涕流两行。上身没有袖,下身无裤裆。”为此,将军特带供给部贾副部长赴张家口,向晋察冀军区聂荣臻司令员汇报情况,聂司令员立即指示兑换晋冀豫地区的票子,全力以赴解决一纵队生活问题。

1946年冬,曾思玉将军率部转战塞北。塞外边疆,大雪纷飞,滴水成冰。翻山越岭之际,虽疲劳万分,将军坚不骑马。警卫员靳常根时时劝将军:“首长骑马吧!”将军对曰:“不骑,骑马会冻坏人。”警卫员不信,骑马行军。越过外长城五道沟,下山休息时,警卫员哭曰:“首长,我的脚冻坏了,鼻子、耳朵冻起了泡。首长,我的鼻子、耳朵会不会冻掉呀?”将军即告之:“你不要马上去烤火,先用干毛巾轻轻地捂一捂,使血液循环,过几天就会好的,要牢记这一教训!”将军言,此次作战仅两天,部队在风雪交加中开进,手、脚、鼻、耳被冻伤的约百分之四五十。

解放大西北,曾思玉将军乘坐坦克率部进军宁夏,长驱直入,势如破竹,敌望风披靡。过青铜峡,遇黄河以西敌军轻重机枪阻击,弹丸纷飞如蝗而至,击装甲锵锵有声,如鼓乐齐鸣。是日深夜,将军率部轻取银川,守敌不战而溃,余者降。国军一六八师师长被俘后竟问:“我们算是起义的,还是算投诚呢?”

宝(鸡)天(水)铁路,全长153公里,始建于1939年,1945年完工。因草率收工,未能通车。1950年4月10日,曾思玉将军奉彭总之令,率第六十四军开赴宝天铁路工地,风餐露宿,劈山开路。经八个月奋战,使该段素有陇海“盲肠”之称的铁路工程顺利开通。将军忆此言:“通车时间是1950年12月20日。这项任务完成于建国初期,是我军参加祖国建设最早的一项建设工程。至今鲜为人知也。”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邓小平讲话,提出要解决终身制问题。小平曰:人大一岁,开明一分。有的同志可以下来,政治待遇一切不变。将军言:“我一听就明白——打报告离休!”有人告之:“你是大军区司令、老中将,可以安排个职务,如人大、政协。”将军对曰:“大区司令我都当了,省委书记我也当了,我还要什么?本人什么都不要,什么职务都不要。告老还乡!”

责编:房凯元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