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12岁男孩与精神病母亲被锁屋内8年 不会说话
来源:齐鲁网 2015/04/08 10:37:15 胡鞍钢
字号:AA+

导读: 月3日,记者来到济宁市鱼台县王庙镇冀庙村,见到了袁健康一家。见到健康时,他正在院子里自己玩,不时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他只会喊爸爸、妈妈,而且有时候会喊,有时候不会!”

4月3日,记者来到济宁市鱼台县王庙镇冀庙村,见到了袁健康一家。见到健康时,他正在院子里自己玩,不时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他只会喊爸爸、妈妈,而且有时候会喊,有时候不会!”55岁的父亲袁良全告诉记者。

父亲袁良全告诉记者,他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把孩子锁在家里。“得有七八年了吧!”从小健康出生到现在,他们一家就住在这里,袁良全担心孩子会到处乱跑,只要外出就把健康和神经病母亲锁在屋里,不让他出去。

“刚结婚那会儿她还没事,后来神经病犯了,就没再治好!”袁良全说,妻子高喜个“犯病”已经很多年,因为家里没钱,也就没治好。家里的重担全部落在他身上,袁良全主要靠种地和打零工挣钱养家。

袁良全告诉记者,平时外出打工,他都是带点好心人送的饭菜回来给妻子和孩子吃。“从小就没吃过一口奶,我是用奶粉一口一口把他喂大的!”在健康出生才两个月大的时候,86岁高龄的奶奶离开人世,于是袁良全这个庄稼汉开始拉扯孩子。

八年来,小健康被袁良全锁在家里,与精神病母亲共处一室,由于缺乏正常的沟通与教育,小健康不会说话,生活无法自理,口渴了,趴在泔水桶旁就喝水。

被锁的八年里,小健康没有任何玩伴,只能和精神病母亲一起。可能是受到精神病母亲的影响,小健康不时发出“嗯嗯”的怪声,一刻也不停下,到处乱窜。

在小健康被锁的家里,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精神病母亲高喜个蜷缩在又脏又乱的床上,时而自言自语,时而哈哈大笑。“她就这样,自己跟自己说话,没事还哈哈大笑!”袁良全说。

受“精神病”母亲的影响,村里没有家长愿意自己的孩子和健康一起玩。只有家里的这条小狗,小健康走到哪儿,它就跟到哪儿。袁良全说,在当地政府和社会好心人的帮助下,他已经不再把孩子和精神病母亲锁在屋里。“他跑出去,只有我喊他他才会回来,别人谁喊都没用!”袁良全说。

“孩子不笨,就是缺少教育,好好教育的话,孩子肯定会好!”袁良全现在意识到好好教育袁健康的重要性。济南乐橄儿智障服务中心总干事张艾玲告诉记者,“孩子已经错过最好的社会功能开发时期,不过仍有很大的恢复可能!”她将接健康到服务中心,尽力帮助孩子,还他应有的快乐童年。

在村民的眼里,12岁的袁健康和他妈妈一样,是个“疯子”。8年来,父亲袁良全为防止孩子乱跑,只要外出就把袁健康与神经病母亲高喜个锁在家里,由于缺乏正常的沟通与教育,小健康至今不会说话,生活无法自理,完全靠父亲照顾。如果渴了,他直接趴泔水桶旁就喝水。供图:齐鲁网

责编:宋雪姣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