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应厘清钓鱼岛归属的历史水脉和法理依据
来源:中国网 2015/04/11 13:22:55 胡鞍钢
字号:AA+

导读: 在钓鱼岛归属问题上日方的顽固立场势必成为阻碍中日两国友好发展的羁绊,厘清钓鱼岛归属问题的历史水脉和法理依据,也应成为日本面向未来、和平友好发展的必须。与外务省官网所列出的辩解理由相对应,笔者认为钓鱼岛归属于中国而非日本的理由,有如下几点。

4月7日,日本领土问题担当大臣山谷惠里子称,至今为止,日本政府已经搜集到约500多份资料来证明日本在二战前已经支配钓鱼岛(日称“尖阁诸岛”)。而4月6日,文部省公布的初中教科书审定结果也表明,有关“竹岛”和“尖阁诸岛”的论述大幅增加,意在向中学生强调与中、韩存在争议的领土归属于日本。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营在4月8日的例行记者会中,严正地驳斥了日方搜集资料来证明钓鱼岛归属日本的说法,并提醒日方对拟公布的是资料采取更为谨慎的态度。

的确,由于受到传统汉学乾嘉考据风格和近代德国实证主义研究方法的熏陶,加上日本善于从细处着手,它在情报资料的搜集、调查、保存、系统整理和公布方面存在着相当强的优势。笔者访问日本外务省官方网站也发现,关于钓鱼岛的归属问题,日方确实用专门而系统的数据资料对钓鱼岛的位置、面积、渊源、资源和争议来龙去脉来进行了分析梳理,而且以日、英、中、韩、德、法等多国语言进行公布,以表明日方立场,谋求所谓的“国际理解”。但是,日方所搜集的资料和按照资料而进行的辩解,依然无法从历史渊源和法理依据上证明钓鱼岛归属于日本。与外务省官网所列出的辩解理由相对应,笔者认为钓鱼岛归属于中国而非日本的理由,有如下几点。

首先,从历史记载资料中可以看出,古代中国对于钓鱼岛的发现和命名足以证明中国对钓鱼岛享有先占的权利。明代册封使陈侃于1534年撰成的《使琉球录》,首次提到发现了钓鱼岛所包含的岛屿,而胡宗宪于1561年撰写的《筹海图编》的“沿海山沙图”、毛元仪于1621年绘制的《福建沿海山沙图》中,都将钓鱼屿、黄尾山、和赤屿纳入其中。这些历史记载和地图要早于日本对钓鱼岛及附近岛屿的记录,并明确表明,中国早先发现并对其行使海防权。除此之外,日本进步学者井上清还援引江户时代林子平所著《三国通览图说》,以此来证明16世纪日本的历史记载也将钓鱼岛归属于中国。在他所引林子平的地图中,钓鱼列岛涂成与中国本土相同的颜色。对此,井上清教授说:“从这幅图可以一目了然,子平将钓鱼台诸岛视为中国领土一事,一点问题也没有。”

其次,关于日本政府、右翼团体和财团的报纸舆论散布的所谓钓鱼列岛系“无主地”的怪论,日本进步学者井上清以及中国学者管建强等人已经进行了详细的分析论证,驳斥了这一观点。井上清教授指出,册封使述录和《筹海图编》之类的著作具有官方文书的性质,认定钓鱼列岛“并非是无主地”。“依据欧洲16、17世纪,凡发现新土地者,即为领有者,如果这个法理可以适用,那么钓鱼台诸岛,除中国外,无其他国家领有。为什么?因为可以确实证明此岛之发现者乃是中国人,其所发现之土地上附以中国名称,这名称均屡次记载于中国官方记录——册封使的使录上。”管建强在撰写的《国际法视角下的中日钓鱼岛领土纷争》论文中,运用《奥本国际法》、中国史料、法国地理学家皮耶.拉比的《东中国海沿岸各国图》、西班牙人莫雷拉斯所绘日本与中国的海域疆界图,来分析论证钓鱼岛纳入中国领土不仅没有质疑,而且还得到当时国际社会的普遍承认。从中国、日本以及其他第三方史料来看,至少从1562年明将钓鱼岛纳入海防范围起,中国已经持续、稳定对其行使适度的主权管辖,钓鱼岛属于中国的固有领土。

第三,虽然日本外务省网页和宣传册声称钓鱼岛不属于依据马关条约划给日本的台湾、澎湖部分,而是将它划入之后编入日本领土的冲绳县管辖之内,但它与日本近代的领土扩张密切相关。1874年,明治政府以漂移民被杀为由,寻衅出兵台湾,借此机会事先占领琉球,对在设置琉球为冲绳县之后,随即开始有部分日本本岛居民在冲绳附近岛屿从事渔业和采集活动。日本方面称1885年古贺辰四郎老人登上钓鱼岛并在此从事渔业经营活动,进而主张日本自1885年起,对钓鱼岛行使经营、控制权。但是,根据井上清教授的研究,钓鱼岛当时并没有并入琉球,即便是1879年日本吞并了琉球王国,钓鱼岛也不属于日本。据井上清教授的论证,我们还可以以1880年中日琉球问题交涉中,日方提出的“分岛改约说”中并不包括钓鱼列岛,因而证明钓鱼列岛不属于日本的事实。

第四,外务省网站对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规定并没有做出正确的解释,而是根据己方意图来进行刻板的解读。外务省网站称,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只是明确地提到日本归还中国的岛屿为台湾、澎湖列岛,钓鱼岛并不算在内。但是,根据《波茨坦公告》中所述“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归还中国”,指的是日本窃自中国的所有领土,没有受限于1914年世界大战。而钓鱼岛也与台湾、澎湖一样,属于近代日本在侵略中国领地过程中而占有的疆土。这也是钓鱼岛回归中国的国际法依据。而美日旧金山单独媾和期间,由于当时处于冷战和意识形态对抗时期,中国、俄国等反法西斯胜利国被排除参与和谈判之外,关于冲绳及周边岛屿的归属问题,由于是美日双方所作出的,因而不具备国际法的通用效力。

第五,虽然日方列出了1950-1960年代期间中国媒体报道和地图上将钓鱼岛称为“尖阁群岛”并划入日本领地的资料,但当时中国由于处在特殊的历史时期,并不属于正确的认识。当时,中国在国内面临着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对外面临抗美援朝和争取第三世界人民支持的特殊环境,关于钓鱼岛归属问题并没有做出准确的规划与认知,以至于1953年人民日报和1958年的地图,出现了错误。然而,这并不影响从历史归属和国际法归属上判明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而周恩来总理和时任副总理的邓小平在谈及钓鱼岛归属的问题时候,为了当时中日邦交正常化和友好条约,采取了回避和搁置争议的方式,但是从来没有表示钓鱼岛归属于日本,而是多次表示待时机成熟之后再进行谈判和解决。

最后,而今的钓鱼岛归属问题,是自2012年日本政坛出现购岛风波、国有化风波之后出现的,它是日本国内右倾势力借钓鱼岛问题来激化周边紧张关系,使得日本走上政治大国的一个步骤。而日本外务省在其官网进行的强调与宣传,也是在这之后而做出的一些列对应,尽管资料搜集和宣传力度上,日本政府和有关财团花费了很大功夫,但这大多是基于岛屿争议情势和日本立场下而进行的,是不太符合客观事实的。

中国外交部官方网站于2012年设立了“钓鱼岛”专题,刊载了克罗地亚、塞尔维亚、瑞典、斯里兰卡、乌拉圭等诸多国家关于承认钓鱼岛归属中国的声明,充分说明中国在钓鱼岛归属问题上得到了世界大多数国家的理解和承认。正如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女士所言,日本虽然在努力搜集各类证据,企图在钓鱼岛归属问题上为向着有利于日本政府的方向进行辩解,但是无论是从历史渊源,还是从国际法的效力来看,钓鱼岛归属于中国不存在争议。日方基于既定立场和己方意图而进行的搜求、整理、考证,尚欠妥善与客观。外务省官网也在钓鱼岛问题的专门网页中谈到了日本应该如何处理今后的中日关系,强调要从大局出发,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然而,在钓鱼岛归属问题上日方的顽固立场势必成为阻碍中日两国友好发展的羁绊,不仅会伤害中国民众感情,而且不利于经贸、文化交流与合作。因此,厘清钓鱼岛归属问题的历史水脉和法理依据,也应成为日本面向未来、和平友好发展的必须。

责编:林宏斌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