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念好“改革诀” 激活新动力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2015/04/16 15:30:41 刘仰
字号:AA+

导读: 4月15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今年一季度我国国民经济运行主要数据。虽然国民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缓中有稳、缓中有进、缓中有新。从一系列的经济数据中,可以看到,我国经济总体上仍运行在平稳区间,结构调整稳步推进,转型升级势头良好,新生动力加快孕育,积极因素不断累积,我国经济仍在向着中高端加速迈进。

4月15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今年一季度我国国民经济运行主要数据。虽然国民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缓中有稳、缓中有进、缓中有新。从一系列的经济数据中,可以看到,我国经济总体上仍运行在平稳区间,结构调整稳步推进,转型升级势头良好,新生动力加快孕育,积极因素不断累积,我国经济仍在向着中高端加速迈进——

4月15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5年一季度我国国民经济运行成绩单。数据显示,一季度,我国GDP增速为7.0%,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0.4个百分点,比上年四季度回落0.3个百分点,创下了自2009年二季度以来的新低。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在解读经济数据时表示,一季度国民经济增速放缓在预料之中,我国经济运行仍然总体平稳,经济发展的积极因素继续累积,经济结构在分化调整中转型升级态势明显,新生动力正在加快孕育成长。

增速回落在预料之中

尽管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主要指标仍处在合理区间。更为重要的是,经济增速的换挡,更有利于我国加快调结构和转方式

“今年一季度,我国GDP增速回落在预料之中。”盛来运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政府工作报告》都曾提到,今年我国经济运行面临的困难会比去年多,经济存在下行压力,现在的情况也确实如此。

盛来运分析说,当前,世界经济仍然处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的深度调整之中,经济复苏比较缓慢。世界经济格局分化态势趋于明显,不仅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走势出现分化,发达国家内部的走势也出现了明显分化。此外,汇率变动比较频繁,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波动,地缘政治冲突有增无减,增加了世界经济的不稳定性,也加大了世界经济复苏的难度。

从国内形势看,我国正处在“三期叠加”的关键阶段,经济增速换挡的压力和结构调整的阵痛相互交织;尽管新动力加快孕育,增速比较快,但体量比较小,短期内还难以弥补传统动力消退带来的影响。

“从国内和国外两个方面看,我国经济发展正处于新旧动力转换的关键时期,经济运行的确存在不小的下行压力,这也导致了一季度经济增速的回落。”盛来运说。

不过,盛来运也指出,尽管一季度经济增长速度略有回落,但总体上仍然运行在平稳区间,7.0%的增速在国际上仍然是比较高的速度,对应的经济增量也比较大。

“我们要看到,尽管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主要指标仍处在合理区间。更为重要的是,经济增速的换挡,更有利于我国加快调结构和转方式。”盛来运说。

新动力加快孕育成长

今年以来,中央加快改革步伐,极大地激发了市场活力,同时,新产业、新业态、新主体、新产品、新动力正在加快孕育

一季度,尽管经济增长速度有所放缓,不过,我国坚定不移地调结构促转型,加快培育新动能,转型升级态势明显,新发展动力加快孕育成长。

记者了解到,产业结构的明显变化之一,反映在服务业发展仍在加快,经济结构由工业主导向服务型主导转型的趋势更明显。2014年,第三产业占GDP比重为48.2%,今年一季度提高到51.6%。服务业增长快于工业,且服务业占GDP比重提高,给我国产业结构带来了深刻变化。

盛来运还指出,今年以来,中央加快改革步伐,特别是继续简政放权,继续支持中小企业发展,极大地激发了市场活力,推动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新一代信息技术为代表的信息化正在加快与工业化、农业现代化、城镇化的融合,催生出很多新业态、新的商业模式,新的经济成分在增长。

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新登记注册企业同比增长38.4%。

随着“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一季度,全国网上商品和服务零售额7607亿元,同比增长41.3%。

此外,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的新产品快速增长,新动力不断形成。一季度,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1.4%,比工业平均增速高5个百分点。

盛来运表示,当前,我国新产业、新业态、新主体、新产品、新动力是在加快孕育的,中国经济向中高端迈进的步伐也是比较明显的,中国经济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态势没有改变。

中国具备中高速增长潜力

四化同步推进,是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改革开放深入,将不断释放改革红利;内需是中国经济未来增长的主要动力

“短期来看,国际和国内经济调整的格局不太容易改变,我国经济运行仍将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盛来运分析说。

根据分析,从国际情况看,世界格局仍在分化调整之中,不可能在短期内看到效果。从国内情况来看,我国正处在结构调整、爬坡过坎的关键阶段,传统产业去库存化、去产能化需要一个过程,新生动力的成长、新生动力的接续也需要一个过程。

“我们也要看到,尽管面临下行压力,但中国经济具备保持中高速增长的潜力和条件。”盛来运也指出,中国经济仍然具有巨大的韧性、潜力和回旋余地,增长动力的基本面没有根本改变。

盛来运分析说,首先,我国工业化和城镇化尚未完成,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信息化,仍然是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来源。尤其是以互联网技术,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蓬勃发展,而且加快与城镇化、制造业和工业化的融合,又催生了经济增长的新业态,培育了一些新动力。

其次,中国政府加快改革开放,不断地释放改革红利。去年以来,中国的起飞、中国的发展得益于改革;当前面临的问题和困难同样需要依靠深化改革开放来解决。改革将会增添经济增长的动力和活力。

此外,中国政府有应对复杂局面宏观调控的经验。这也是多年来累积起来的经验,政府面对新情况、新问题会不断地完善宏观调控,创新调控方式,确保经济稳增长、调结构保持合理的平衡。

盛来运表示,中国经济目前的内需潜力还比较大,“新四化”、互联网+、2025中国制造,制造业4.0等新变化的交叉融合将会带来巨大潜力,对投资和消费起到巨大的拉动作用,内需仍然是中国经济未来增长的主要动力。

据分析,目前,我国人均的基础设施水平和发达国家相比仍然有巨大的差距,中西部地区差距更大,基础设施的投资空间依然很大。从消费角度看,我国并不缺少增长点,也不缺乏消费热点,关键是要多种政策、多种途径共同作用,进一步挖掘和激发消费潜力。(经济日报记者 林火灿)

责编:冯雪婷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