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成都5岁女童15楼坠下奇迹生还 医疗费或花上百万
来源:华西都市报 2015/04/24 09:15:31 李艳艳
字号:AA+

导读: 郑佳玉说,一位自称退休前是120急诊医生的邻居,发现坠落在小区绿化带里的娇娇后,将她平抱到了一旁的长凳上。郑佳玉说,女儿坠楼过程中,连续砸到楼下几户人家的雨棚和晾衣架,起到了很大的缓冲作用。

  娇娇坠落时,砸破的雨棚。

“妈妈,我想吃冰淇淋。”23日,5岁半的女孩娇娇已经在医院躺了5天,并在当日接受了第一次手术。让母亲郑佳玉不堪回首的一幕发生在4月19日,娇娇在家中玩耍时,从15楼坠下,在雨棚、晾衣架的阻挡后,最终落在了雨后潮湿松软的草地上,奇迹生还。

“孩子终于捡回了一条命,但可能要上百万的医药费。”郑佳玉说,虽然全身多处骨折,躺进了重症监护室,但孩子的意识在大多数时候还是清醒的。按照最乐观的估计,娇娇能够转出重症监护室,还要经过多次手术治疗,这笔钱可能要上百万,而她和丈夫的收入一个月加起来不到6000元。

{ 意外 }

妈妈下楼买酱肉丝 5岁女儿从家中15楼坠下

19日上午,娇娇和妈妈郑佳玉两个人在成都蜀都花园的家中。11点过,正在做珠心算的女儿,突然抬起头:“妈妈,我想吃酱肉丝。”于是,郑佳玉下楼去买外卖,出门前,她还特意把家中的门窗全部关好。

大约10分钟后,她回到家中,发现女儿不在房间里。以为孩子在跟自己躲迷藏,又把衣柜翻了一遍。就在这时,放了一排卡通娃娃的主卧飘窗台,引起了郑佳玉的注意。透过大打开的窗户往下看,一个身穿粉色外套、玫红色裤子的小孩,平躺在小区的长凳上,一动不动,周围聚集了很多人。

“是不是有娃娃摔下来了?”由于家住15楼,看不清楼下孩子的长相,但是因为穿着打扮与自己的女儿很像,郑佳玉发疯似地朝楼下大吼。“孩子还能说话,快下来!”听到邻居的回应,她赶紧冲下楼——眼前满脸淤泥、口鼻出血,眼角也有擦伤的孩子,正是女儿,一直在哭着喊“妈妈”。

郑佳玉说,一位自称退休前是120急诊医生的邻居,发现坠落在小区绿化带里的娇娇后,将她平抱到了一旁的长凳上。在他的建议下,郑佳玉轻轻脱下了女儿的鞋子,放在一边,120医护人员也在此时赶到了小区。

郑佳玉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19日当天,娇娇的爸爸在公司加班,爷爷奶奶去重庆参加亲戚的八十大寿,“我本来要值班,但是因为家里没人,就请了一天假,专门陪女儿。”她说,女儿平日性格外向,开朗好动,估计是一个人玩耍时,把飘窗台的窗户推开后,不慎坠落。

{ 幸运 }

雨棚、晾衣架、绿化带缓冲 全身骨折但保住了命

随即,娇娇被紧急送往成都市二医院抢救。经医生诊断,为气胸和全身多处骨折,盆骨断裂并伴随大出血,大腿内侧、臀部和背部等有大面积的严重擦伤,内脏也有多处损伤。医生说,孩子是明显的高空跌伤,送来时意识清楚,还能说话,更为幸运的是,孩子的头部和颈椎没有受伤。

但因出血过多,娇娇送到医院后,曾一度陷入昏迷,直到紧急输血后的当晚8点过,娇娇才睁开双眼。医生又为她做了进一步检查,缝合了大腿内侧长达20厘米的撕裂伤口。考虑到孩子的伤势较重,20日凌晨,郑佳玉连夜将女儿转到了华西医院,急诊医生、儿科医生和骨科医生进行了三方会诊。

23日下午1点过,娇娇接受了入院来的第一次大手术。3个多小时后,成功完成了大小腿一共6根骨头的接骨和修复手术。

23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事发的蜀都花园小区4栋。从娇娇家15楼往下看,13楼的雨棚被砸出了一个大洞,12楼窗外的晾衣架出现明显弯曲,10楼住户的晾衣架也被损坏,而8楼住户的雨棚也有被砸的痕迹。

据小区一位业主称,当时她在小区散步,突然听到“蹦蹦蹦”几声闷响,靠近一看,一名女童头朝下俯卧在绿化带中,嘴角还在流血。

郑佳玉说,女儿坠楼过程中,连续砸到楼下几户人家的雨棚和晾衣架,起到了很大的缓冲作用。再加之,事发前晚,成都下了一场小雨,娇娇刚好落在潮湿松软的绿化带里,这才救了孩子一命。

奇迹生还

是怎么发生的

按照一层楼3米高计算,娇娇坠落的地方有45米高。在不少人看来,这样的高度坠楼后还能幸免于难,可以说是个奇迹。

成都一位姓谭的中学物理老师在得知此事后也非常惊讶。他说,人从高空坠落,是一个重力势能转化为动能的过程。高度越高,坠落后的能量和接触地面时的速度就越大。

那娇娇到底是如何死里逃生的?首先,娇娇是坠入了绿化带内,较软的地面能起到很大的缓冲作用,相当于是个小“气垫床”,可以减少对人身体的冲击力。其次,在她坠楼过程中,雨棚和晾衣架的层层“阻隔”,也让其减缓了坠楼速度。谭老师说,坠落后的姿势也很关键,如果不是头部等关键部位先落地,也会减少致命的可能。

{ 难关 }

前后治疗费所需百万 “希望陪着女儿一起渡过难关”

“她嘴巴很甜,喜欢喊人,邻居、朋友都很喜欢她。”说起女儿,郑佳玉一阵揪心。手术前,在家人探视时,娇娇想忍着不哭,看到妈妈皱起眉头,她还安慰说“妈妈,我会一天天好起来的。”但是她还是没忍住说了一句:“我想吃冰淇淋,喝牛奶。”妈妈知道女儿已经5天没喝水了,全是输液输血治疗。

女儿逃过了生死关,但高昂的治疗费这一难关又摆在了面前。31岁的郑佳玉说,夫妻俩每个月的工资加起来不到6000元,而女儿每天的治疗费用大约是1.5万元,后续还需要完成盆骨等几次大的手术,每次费用估计都在10万元以上,这还不包括今后的康复治疗。

不过,让郑佳玉欣慰的是,女儿的主治医生告诉她,如果术后恢复得好,孩子今后走路没有问题,生活也能够自理。

“不管有再大的困难,我们都希望陪着女儿一起渡过这个难关,创造更多的奇迹!”郑佳玉夫妻说,他们所在的小区蜀都花园业主委员会,已经向业主发起了捐款爱心倡议。

截至23日下午6点,娇娇所在幼儿园已送来9481.4元的爱心款,亲朋好友也纷纷慷慨解囊,总共捐助了9万余元。郑佳玉说,他们为娇娇购买过50元的在校学生意外伤害保险,估计最多可以得到不超过5万元的保险赔偿。

据医院的预估,即使是最乐观的情况,娇娇能够转出重症监护室,前后治疗花费都将在100万元左右。

责编:宋雪姣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