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寻蝇打虎,还要逮得住硕鼠
来源:光明网 2015/04/28 08:13:53 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字号:AA+

导读: 军队权威部门对外公布了近期查处军级以上干部重大案件情况的信息,3名军级以上干部落马。这是解放军年内第三次公布反腐“战果”,百天内共33军虎被曝落马。其中约1/6来自于分管财务、物资、油料、基建营房的联勤系统(原后勤部),谷满仓丰、又无监守,这样的地方有硕鼠泛滥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军队后勤反腐肯需要从一个大案中“提搂”出一串硕鼠。让其无所遁形。

光明网评论员:媒体今日(4月27日)消息称,军队权威部门对外公布了近期查处军级以上干部重大案件情况的信息。3名军级以上干部落马,其中2人系后勤军官。后者分别是兰州军区联勤部原部长占国桥,和北京军区联勤部原部长董明祥。

这是解放军年内第三次公布反腐“战果”,百天内共33军虎被曝落马。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约1/6来自于分管财务、物资、油料、基建营房的联勤系统(原后勤部),即,来自于权力角色和市场角色合一的部门、资源分配能力和资源变现能力合流的领域。谷满仓丰、又无监守,这样的地方有硕鼠泛滥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后勤部门油水之大、鼠患之重,可以从一个典型的例子中看到。2012年初,分管营房、基建的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落马,随后曝光的各种贪腐细节,说是“震惊中外”丝毫不为过。而就在同一个岗位上,其前任王守业因巨额贪腐于2006年落马,其继任者刘铮也于两年后的2014年底因“涉嫌违法犯罪”被军事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在地方上,民间曾把落马者频繁的国土、能源部门称为“高危领域”,把连续多任前腐后继的交通厅长职位称为“高危职业”,但从腐败的规模上看、从对一个系统的蛀蚀的深度上看,这些与军队后勤主官相比都是小巫。

在军队这样封闭的系统内,腐败更容易形成一种“蛀害”——随着一个硕鼠的养成,一整条设租寻租的路径、一长串在设租寻租中扮演链条角色的大小官员,都留在后勤系统内部了,由此不难想见,下一轮的贪腐,仍然极容易在这条线上发生。由于已经形成路径,后继者的贪腐的惯性将越来越大,反贪腐的成本将越来越高;附着在整个链条上的贪腐者将越来越多,单个人要回归秉公办事的常态越来越不可能。因此,军队后勤反腐肯定要从一个大案中“提搂”出一串硕鼠,并在这种清理硕鼠的的过程中重建规则、再立规矩。

显然,若要再立规矩,或说进行制度建设,军队的挑战要比政府部门更大。制度反腐归根结底说来就是分权和束权两点,前者意味着多个权威的互相制约,后者意味着引入外部监督、大众监督,使公权运行透明化。但对于十分强调统一领导、高效调度的军队而言,如地方纪委双重领导体制这样的分权方式,无法与其权力运行系统兼容;而为了照顾军队的特殊性和涉密特点,面向社会开放大众监督也是不可能的。军队后勤硕鼠的存在,在今天本就艰难的制度反腐之外,又增添了一道更为典型的难题。

这样的难题,其实仍是在求解腐败的根本问题:权力的集中性和任意性。军队是权力集中且封闭运行的典型的领域之一(如果不是最典型的话),军队后勤则是封闭运行的背景下兼具权力变现能力的部门,“典型中的典型”身份,使得它的反腐探索尤为有象征意义。相比起泛泛而谈的寻蝇打虎,军队能否逮得住、灭得了后勤硕鼠,将集中展示其反腐的制度进展,甚至也会为民众对于今天中国反腐的前景增添一个判断依据。

责编:林宏斌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