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党委制:铸牢军魂的“定海神针”
来源:光明日报 2015/05/06 10:49:42 戴旭
字号:AA+

导读: 历史证明,党委制适应中国的国情、军情和文化传统,适应建军和作战的双重需求,深具科学真理性与历史必然性。

  《会师井冈》(国画) 刘大为、苗再新作

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强军之魂。凝魂聚气,则根基厚植;失魂落魄,则命脉危矣。铸牢军魂,不是虚无缥缈的一句空话,而是有一整套制度作保证的,起定海神针作用的是,我军独创的党委统一的集体的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简称“党委制”。

党委制和人民军队相伴而生

党委制,包括党委统一领导、党委集体领导和首长分工负责三个紧密联系、不可分割的部分,形成一个有机整体。政治委员与同级军事主官同为所在部队首长。党的各级委员会集体讨论决定本单位的重大问题,由军政首长分工负责执行。在同级党委领导下,军政首长对所属部队各项工作共同负责,互相配合,密切协作。党委制和政治委员制、政治机关制相互连接,相互支持,构建起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制度架构体系的“四梁八柱”,这是我军的鲜明特色和根本优势所在,也是中国特色基本军事制度与西方军事制度的根本区别所在。

党委制和人民军队几乎相伴而生。从南昌起义开始,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创建人民军队,在多次较大规模的起义中,建立了党的前敌委员会,作为起义的最高领导机构。1927年8月21日,中共中央郑重宣示:创造新的革命军队,建立工农的革命军,“这种军队之中要有极广泛的政治工作及党代表制度。”三湾改编,决定支部建在连上,班、排建立小组,营、团建立党委,党的前敌委员会统一领导全军,初步建立了党在军队中的组织体系。1928年,中共六大通过《军事工作决议案(草案)》,决定“采用苏联红军组织的经验,实行政治委员与政治部制度”,正式宣布与效仿国民革命军的党代表制划清界限,代之以苏军模式的政治委员制。1929年底,古田会议决议突出强调在红军中建立党的领导中枢的重要意义,明确规定红军的政治部和司令部是“在前委指导之下,平行地执行工作”的关系,尖锐批评在组织上把政治工作机关隶属于军事工作机关的错误做法。至此,党委制形神俱备,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被融化于这支军队绵延的血脉之中。

建军初期,在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环境下,党委制在短短两年多时间里就在人民军队得到完全确立,个中缘由何在?对此,毛泽东言简意赅地回答:“红军无论在什么时候,党及军事的统一指挥机关是不可少的,否则陷于无政府,定是失败。”陈毅则以他特有的风趣考察了当年红四军中政工人员和军官关系的四种方式:1.政工人员与军官平等,可称“结发夫妻式”,结果天天要吵嘴;2.政工人员权力只限于政治训练,军官权力过大,政治人员成了“姨太太”,变为“老爷小妾式”;3.军官须听命于政工人员,这样成了“父子式”了;4.军官与政治人员平等,由党内书记总其成,一切工作归支部,唯有这种方式可以解决许多纠纷,划分职权。

党委制确立后,也面对过质疑挑战。1931年11月,王明“左”倾教条主义领导者错误地取消红军各级党的委员会,中断党委制。之后,无论是不恰当地强化政治委员制,还是在团以上部队中设立虽具党委会性质、但并不完善的军政委员会,都或多或少影响了党的集体领导作用。有鉴于此,1945年5月中共七大决定,恢复军队中各级党的委员会。党委制随即在全军建立、健全与巩固起来。新中国成立后,人民军队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全面起步,共产党执政、学习苏联以及现代战争的新形势下,是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委制,还是改弦易辙像苏军那样实行“一长制”?认识分歧一度尖锐突出。但经过广泛调研、深入思考和充分讨论,摒弃“一长制”、坚持党委制成为全军上下的共识。1954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条例(草案)》颁布实施,第一次完整地规定“党委统一的集体的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为党对军队的领导制度”。

历史证明,党委制适应中国的国情、军情和文化传统,适应建军和作战的双重需求,深具科学真理性与历史必然性。

苏军为何被抛进历史垃圾堆

党委统一领导,有利于确立党委在部队中的领导核心地位;党委集体领导,有利于集中集体智慧,保证正确决策;首长分工负责,有利于部队全面建设,发挥个人主观能动性。党委制正确处理了民主与集中、个人与集体的关系,从根本上确保了党的绝对领导,进而确保了我军能够发展成为区别于近代以来中国历史上一切旧军队的新型人民军队,确保了这支军队形成无坚不摧的战斗力,坚不可摧的凝聚力,从弱小走向强大,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党领导人民军队88年的奋斗历程中,面对的外部强敌数不胜数,进行了400多次战役,歼灭了数以百万计的国内外敌人,上演了一幕幕威武雄壮的战争活剧,开辟了中国历史的新纪元;面对的内部野心家也并非个别,在中国这片封建传统根深蒂固的土壤上,总有那么一些人妄图经营自己的“山头”,叫板党的权威,但所有篡党乱军的阴谋没有一次能得逞,成建制的部队没有一支被拉走,重大政治关头,军队总是与党中央在政治上高度一致,成为党和国家的忠诚卫士。

长征途中,张国焘拥兵自重,企图分裂党和红军,受到红四方面军将士的坚决反对,当他叛党投敌时,连警卫员都不愿跟他走。这位名叫张海的红军战士斩钉截铁地说:“他不革命,我还要革命呢!”人民军队是党领导下的军队,不是哪个人的奴仆家丁。

与我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苏联军队视“一长制”为“最基本最重要”的建军原则和制度,抨击党委制是“低级的制度”,天长日久削弱了军队各级党组织和政治机关的地位作用,造成动摇苏共对军队绝对领导的严重后果,落得亡党亡国亡军的悲惨下场。曾任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的威廉·奥多姆中将在其《苏联军队是怎样崩溃的》一书中洋洋得意地嘲讽:“苏军并未被入侵的敌军消灭,它也没有企图从已处于土崩瓦解状态的苏联共产党和苏维埃政权手中夺权,哪怕是为自身生存而孤注一掷。它也未曾向别国发动战争,以便团结国内民众来支持摇摇欲坠的政权。它握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核武器,却没有威胁使用它。相反,苏联武装力量只是埋怨不休,没有采取任何积极行动,最终——用托尔斯泰的话说——被抛进历史的垃圾堆。”苏联的前车之鉴,为我们必须坚持并发挥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制度优势,提供了生动有力的反面教材。

好制度需要真懂会用

军队领导制度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党委制、双首长制、政治委员制是一种制度安排,更是一种政治设计。历史证明,这些制度是我军铸牢军魂的可靠保证,是军队战斗力生成的法宝利器。西方敌对势力完全清楚这一点,也极度畏惧这一点。唯其如此,他们千方百计、别有用心制造种种错误舆论,目的就是搞乱我们的思想、搞垮我们的制度,动摇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基。当前,意识形态和政治安全领域的斗争尖锐复杂,敌对势力加紧策动“颜色革命”,实施网上“文化冷战”和“政治转基因”工程,真可谓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欲置我于死地而后快。

党委制是个好制度,但我们要看到,在一些部队对这个好制度不真懂不会用的问题比较突出。有的人没能从政治上悟透其重要意义,对党作出这一制度安排的深远政治考量认识不够;有的人没能从理论上搞清其运行机制,对党委集体领导和首长分工负责、常委会和首长办公会、党委会和作战会、集体决定和首长临机处置等关系处理不当,其结果都会妨害这一制度效能的发挥,影响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今天,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征程中,人民军队肩负的使命任务更加光荣而艰巨。我们必须全面贯彻新古田会议精神,切实提高各级党委和领导干部坚决落实、熟练运用党委制这一“定海神针”的意识和能力。要以整风精神革除沉疴流弊,纯正政治生态,绝不允许结党营私,搞“小圈子”。

(作者系南京政治学院科研部教授)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