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历史回眸:陈赓军调部舌战美蒋代表
来源:新华网 2015/05/16 11:02:14 戴旭
字号:AA+

导读: 陈赓一席话令阎锡山无话可说,急得他说:“你们共产党不过是搞土地改革,我决心在山西搞土地革命。”言下之意是不希望别人管他山西的事。陈赓听后大笑道:“我真心希望你能搞彻底的土地‘革命’。只不过你们那一套都是假的。地主自己搞土地革命,鬼才知道会搞成什么样子!”一席话说得大家都笑了,弄得阎锡山也是灰头土脸的。

抗日战争结束后,全国人民欢欣鼓舞,盼望中国从此走上和平建国的道路。蒋介石邀毛泽东到重庆谈判,并签订了《双十协定》,但并未能阻止国共双方的军事冲突。

1946年1月10日,中共代表周恩来与国民党代表张群签署了《关于停止国内军事冲突、恢复交通的命令和声明》、《关于停止国内军事冲突的协议》,后来又达成建立军事调处执行部的协议。根据该协议,军事调处执行部设委员3人,其中一人为国民党政府代表,一人为中国共产党代表,一人为美国代表,由美国代表担任主席。

临汾谈判:用在上海做地下工作时用过的办法对付国民党设置的种种障碍

1946年1月11日,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成立,任务是“派往发生冲突的地区或遭受冲突威胁的地区,以停止或阻止战争”。军调部先后派出36个执行小组。山西临汾小组中共方面代表是陈赓,国民党代表是王靖国,美国代表是伯尔。陈赓接到任务之后,立即着手组建一支精干的队伍,组员有韩钧、王亭兰、史丁文、程甲锐等。行前,陈赓向大家交代了外交场合的一般常识、保密、纪律和政策等问题,同时着重强调了几点:一、国民党和我们谈判是被迫的,他们根本没有和平谈判的诚意,我们要提高警惕,防止敌人捣鬼;二、斗争要掌握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三、不穿美国人和国民党的军装,注意仪表风度,吃有吃相,坐有坐相;四、对美国人和国民党要不卑不亢,和他们接触,要坚持原则,站稳立场。

由于美国人偏袒国民党,他们在和共产党谈判的时候设置种种障碍,甚至封锁共产党来临汾谈判的消息。陈赓率谈判人员到达临汾城后,被安排住在一所师范院校的校园内。陈赓住在学校南面的房子里,而随行人员则住在一间教室里。教室东面全是玻璃,在室内活动和说话外面都能看得见和听得见。这对于我方谈判是非常不利的。

针对这种情况,陈赓让人上街买了纸张把窗户糊上;另外还买了乒乓球、胡琴等文体用品,开会时就让人打乒乓球和拉胡琴,以扰乱对方的视听。这是陈赓在上海做地下工作时用过的办法,很管用。为打破敌人封锁,陈赓让史丁文、姜英等人去逛大街、走商店,主动接触人民群众。他们身穿配有“八路”臂章的军服,在闹市区和人们主动交谈,并主动接受报社记者采访,把中共的政策和谈判诚意宣传出去。

陈赓等人到达临汾的第二天,史丁文在看报纸时发现了一则剧团“为戡乱平叛义演慰劳前方将士”的广告,立即用红笔标出并报告给陈赓。开会时,陈赓就报纸上的广告提出抗议,指出国民党仍然坚持错误立场,依然宣称“戡乱平叛”等,缺乏谈判的诚意。国民党代表十分尴尬,只得发出公函,通令不得再发生类似事件。

2月26日,双方就恢复交通、平毁交通沿线的军事工事问题继续进行谈判。国民党代表王靖国强词夺理地说他们修筑的工事是为了保护交通线,不能拆除。这下连一直偏袒国民党的美国代表伯尔也很气恼。他说:“如果按王将军的意见,军事调处执行部和字四号命令‘凡交通沿线军事工事须立即拆除’的规定,可以不用执行了。”弄得王靖国相当狼狈。陈赓趁热打铁,揭露国民党部队违反军调部命令、违反临汾协议的大量事实,还把中共军队动员铁路职工恢复交通、平毁铁路沿线两侧国民党军构筑的工事情况作了说明。伯尔听了,不住地点头称赞。对此,王靖国心有不甘。他又无端指责八路军200多人在2月23日晨围攻鹅舍村,俘虏了国民党军3个人,抢走3条枪。陈赓立即指出他并没有接到这方面的报告,王的发言纯属捏造,是想制造口实,逼八路军后撤的破坏和平行为。但伯尔不信。当天下午,陈赓陪着执行小组冒雨驱车前往临汾城东南15里的鹅舍村实地调查。经过向村民及国民党部队驻军调查,根本不存在这回事,确实是王靖国在捏造事实。

在进犯晋南解放区的国民党军被我军歼灭后,王靖国在谈判桌上乘机发难,并且直接点王墉的名字,说是他率队进攻的。这时王墉恰恰以参谋处长的身份参加谈判,但陈赓不动声色,让王靖国把戏演完。随后,他指着身旁的王墉说:“他就是王墉,一直坐在这里开会,怎么会指挥部队去进攻你们?想造谣也该先打听一下行市嘛!”一席话令王靖国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

晋南侯马谈判:用实证驳斥对方违反事实的谬论和无端指责

侯马地区是刚解放不久的新区,老百姓对共产党和共产党的政策还不是很了解,对阎锡山进攻侯马、挑起武装冲突、破坏和平的行为分不清是非曲直,认为是“你打他,他打你,相互争夺地盘”。对此,陈赓要求所有人做好宣传工作,向老百姓解释中共反对内战的和平政策,争取老百姓的拥护。停战小组到达侯马之后,陈赓以东道主的身份对伯尔、国民党代表沈国甫作了礼节性的拜访。伯尔对陈赓的拜访表示感谢,同时又说:“将军率领八路军将士在敌后抗战八年,处境非常危险,就是……‘不战’,能生存下来亦令人十分敬佩。”言下之意,在影射八路军是“游而不击”。陈赓听后说:“上校对贵国独立战争的历史肯定是清楚的,一个民族的正义战争,无论条件多么艰险,其人民都会坚持战斗下去并取得战争的最后胜利。我军在敌后抗战的胜利,和华盛顿的成功是一个道理。”一席话令伯尔无可辩驳,而且使他对陈赓的历史知识非常佩服和惊讶,对陈赓报以敬佩的微笑。然后,陈赓把缴获的日军指挥刀等战利品送给伯尔、沈国甫等人,用实证驳斥了伯尔“不战”的谬论。

会上,沈国甫还指责八路军进攻侯马地区,造成国民党三十四军被歼5000余人。中共代表根据地图和相关信息对此作了具体的驳斥,指出是阎锡山的三十四军首先进攻八路军而造成自己的覆灭。沈国甫强词夺理地说:“你们指责我军发动进攻,没有真凭实据。”陈赓看到他要证据,感觉机会来了。他让人把自卫作战缴获的战利品拿来给美方和国民党代表看。在众多的证据面前,沈国甫理屈词穷,却还嘴硬说是共产党伪造证据,诬蔑国民党,并虚张声势地提出严正抗议。对此,陈赓觉得很可笑。他说,既然你们不信证据,那就实地考察一番,到双方交战的东、西高村看一下不就清楚了吗?沈国甫心知一去肯定会穿帮,就掩饰道:“闻喜告急!共军正在攻城,发生激战,请停战小组火速前往阻止冲突。”陈赓知道他不敢去,也就“赞成前去”阻止冲突。

后来沈国甫又重提要中共代表提供证据的问题。他说双方交战有所缴获是肯定的,但是像共方这样伪造国民党的密令文件是他不能容忍的。他指责陈赓不敢回答他提出的实质性问题,却提出要去什么东、西高村调查,这证明共方没有谈判的诚意。共方提供的证据如果会说话的话,肯定就会揭穿共方拙劣的行径。偏袒国民党的伯尔也为沈国甫打气,说:“沈上校提出的问题很有道理,共方应拿出诚意认真进行考虑,本人期望各方努力达成晋南停战的具体协议。”陈赓故意保持了短暂的沉默,以便诱敌深入。美、蒋代表见状以为中共理亏,拿不出新证据,便追问道:“共方代表为何不回答我的问题?拖延是混不过去的。共方若是理亏,可以公开承认错误,以免天下人笑话。”

面对国民党代表咄咄逼人的气势,陈赓说:“既然你想要会说话的物证,那就请你们的俘虏来讲吧!”被俘的国民党军官兵有阎军各级军官和士兵,他们通报了各自的姓名、职务和单位后承认,他们是在1月17日至22日去抢夺战略要地时被共军俘虏的。其中还有一人指着沈国甫说,抗战时你叫我们打八路军,现在你们和共产党谈判,却又叫我们进攻侯马,希望你们不要做祸国殃民、口是心非的事。沈国甫不料有这么一招,顿时失态,大骂俘虏们是“叛徒”、“败类”,说他们投降共军是“不知羞耻,不如鸡狗”。

俘虏们走后,沈国甫抗议说陈赓让俘虏上场,有损国军代表的人格,他本人受到极大侮辱。并威胁要是以后再发生类似事件就立即退出会谈,谈判破裂的后果由共方承担。中共代表张春山马上反驳道:“俘虏不到会,你们要我们拿出会说话的证据。现在他们来了,你却说我们侮辱你的人格。这完全是咎由自取!”伯尔原本也想维护沈国甫,但在事实面前也不好说什么了。

太原谈判:冒死取证,与老狐狸阎锡山当面交锋

1946年3月中旬,中共中央派陈赓前往太原中心执行小组,接替许光达担任该小组的中共代表。

1946年3月初,阎锡山派出2万余人沿白(圭镇)晋(城)铁路一线向解放区进攻。阎军将领赵承绶让日本军官元泉馨(改名元全福)在前线指挥,进攻八路军。战斗中,八路军缴获了他们联合签发的作战命令,当即对他们破坏和平的卑劣行径进行揭露。而阎锡山却控制舆论倒打一耙,说山西定襄地区“增援之共军中,有武装之日人300余人参加作战”。3月21日,陈赓到达太原,随即着手准备调查白晋铁路北段事件真相。经陈赓提议,太原执行小组人员于3月23日乘火车来到离事发地不远的来远镇,并发出勒令阎锡山军队停止进攻、就地停战的命令。

阎锡山惧怕执行小组到实地勘察,查出真相,于是就连夜埋设地雷以恐吓他们,阻止他们行动。3月24日拂晓,执行小组从来远镇出发,不久就踩着了阎军布置的地雷,炸伤3人,其中就有陈赓的随从参谋王亭兰。王亭兰负伤过重,不久在医院去世。

这颗地雷的爆炸确实吓到了一些人,考虑到安全问题,同志们也劝陈赓不要去,但陈赓岂是能被吓倒的。他不顾艰险亲往战地视察。在山上,他和执行小组的人正好看到阎、日军约600人向八路军南山头进攻。陈赓手拿军事调处执行部的旗帜,冒着生命危险走向弹火纷飞的前线阵地去制止阎军的进犯。在阎军的炮兵阵地上,陈赓发现有个人很像日本人,就趁他不备,突然厉声问道:“你是干什么的?”这一问把他吓呆了,只是摇头,半天蹦不出一个字来。陈赓见状,伸手抓住他的衣领,这下把他吓坏了,以为陈赓要把他抓走,竟然叽里咕噜地说起日语来,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陈赓立即举起相机,对准他一阵猛拍,收起相机后,他把这个惊魂失措的日本兵带回来远镇,作为阎军收留日本兵和进攻八路军的证据。后来提起这件事,陈赓还觉得好笑,他说:“那个日本兵见我拿着相机对准他,真是吓破了胆,全身如筛糠一般打哆嗦。其实我的相机没装交卷。”原来那个相机是有毛病的,准备去修的,没想到却把日本兵吓了个半死。

执行小组回到太原之后,太原各大报纸纷纷报道了这次战地调查,承认了阎军利用日本人打八路军的行为。对此,阎锡山耿耿于怀,总想借机发难。一次,阎锡山以故作轻松的姿态对陈赓说:“听说你们地区在搞土地改革,我看有些事情不合理。”陈赓顿时警觉起来,就问:“你指的是什么事?”阎锡山诡异地笑道:“听说有的农民和地主算账,说你拿了我的一个鸡蛋,这个蛋会变成鸡,鸡又下蛋,蛋又变鸡……这样就造成地主欠了农民很多钱,最后把地主算掉了。这样有点过分吧?”陈赓回答说:“这种事我从没听说过,这肯定是造谣。最近造谣的事情太多了。阎长官肯定不了解几千年来地主是怎样压迫农民的。过去地主就是利用这种鸡生蛋、蛋生鸡的办法来盘剥农民的。你知道有多少农民因此倾家荡产、寻死上吊啊!”

陈赓一席话令阎锡山无话可说,急得他说:“你们共产党不过是搞土地改革,我决心在山西搞土地革命。”言下之意是不希望别人管他山西的事。陈赓听后大笑道:“我真心希望你能搞彻底的土地‘革命’。只不过你们那一套都是假的。地主自己搞土地革命,鬼才知道会搞成什么样子!”一席话说得大家都笑了,弄得阎锡山也是灰头土脸的。

陈赓在谈判期间表现出来的优雅风度和广博知识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美方代表伯尔上校说:“我作为一个美国军人,很佩服你们八路军,你们是英雄的军队。”“你们的陈司令是一名非凡的将军。”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