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男子网上募捐为女治病 网下花钱购钻戒送前妻
来源:新华网 2015/05/20 09:45:44 郑永年
字号:AA+

导读: 近日,一则6个多月大的女童患恶性肿瘤的求助信息,在万源市当地微信朋友圈被广泛转发,当地市民看到后纷纷伸出援手。之后有网友爆出,女童的父亲覃先生,在当地某珠宝店为一年轻女子购买了一枚钻戒。明明女儿需要大笔治疗费用,为何会花钱去购买戒指呢?这枚戒指又是买给了谁?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了仍在重庆医院陪伴女儿的覃先生

近日,一则6个多月大的女童患恶性肿瘤的求助信息,在万源市当地微信朋友圈被广泛转发,当地市民看到后纷纷伸出援手。之后有网友爆出,女童的父亲覃先生,在当地某珠宝店为一年轻女子购买了一枚钻戒。明明女儿需要大笔治疗费用,为何会花钱去购买戒指呢?这枚戒指又是买给了谁?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了仍在重庆医院陪伴女儿的覃先生。

女童患病

父亲求助

近日,一条消息在万源市当地微信朋友圈被广泛转发,6个月23天的女童小瞥被查出患有肝母细胞肿瘤恶性,女童父亲覃先生一个人带着女儿,家里已无资金!向微信上的兄弟姊妹求助,每日治疗费用将在公共平台公布。

从这则消息的最初来源可以看到,发布ID是一个名为“智慧万源”的公众号,记者查询后发现,这个公众号对应着万源市开元科技有限公司。

昨日上午,该公司门店负责人李秀黄证实,覃先生是他们的员工,4月底的一天,正在上班的覃先生接了一个电话后,向公司请假,称家中女儿不舒服。后来公司里的人才知道,覃先生女儿小瞥得了重病。“小覃他妈妈是家庭主妇,他父亲在打散工,家里挣钱最多的就是他,每个月3500元。”李秀黄称,得知其女儿重病之后,公司发起了募捐,共筹得了5100元,已在小瞥住院后充进了医疗卡。

为了获得更广泛的帮助,5月15日,公司的公众号推送了这则求助信息,目的是为了呼吁更多的爱心人士为小瞥伸出援手。

市民曝料

求助父亲金店买戒指

随后有爆料称,女童父亲曾在女儿住院期间带着一名年轻女子到珠宝店购买戒指,这一消息立即引来关注,不少捐款者感觉受到了欺骗,希望能够通过媒体曝光。

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爆料者张先生,张先生称,之前他妻子看到这则微信后,给对方捐了100元,身边的朋友捐款的也不少,但随后听到的一则消息让张先生颇为不快:“他带了个年轻的女子进了一家珠宝店,还给那个女的买了一枚戒指。”张先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让他觉得十分难以接受。“娃娃在住院,他还给女人买戒指。那买戒指的钱是不是我们捐的钱呢?”

张先生将此事告知朋友后,有朋友在微信上质问女童父亲覃先生,对方承认买了戒指,用的是自己刚领的工资。对于覃先生这个说法,张先生却表示难以尽信。

当事人回应

自己的工资,戒指买给前妻

“戒指是买给了我的前妻,用的是我5月10日刚刚领到的工资。”覃先生答复。据他介绍,5月7日,他带着女儿乘凌晨3点的火车赶到了重庆,等到女儿住院后,他于5月10日回到了万源领取了当月工资3428元,对此,万源市开元公司的财务人员也给予了证实。

“5月11号我借了一天的钱,都没有借到,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想起了她妈妈。”覃先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和妻子汪女士是通过网络认识,半年多过后,2014年1月19日,两人结婚,同年10月20日,生下了女儿小瞥。“刚结婚我还是个大男孩,不够成熟。”覃先生称,他与妻子婚后经常争吵,导致了2015年1月9日,两人离婚。

覃先生称,婚后和前妻没有太多的来往,此时女儿重病,他想到了向前妻求助,但却感觉无法开口,于是想购买一枚戒指感动前妻。“那个珠宝店是我给她买结婚戒指的地方,我事先没告诉她,是想给她一个惊喜。”于是在5月14日下午,他谎称请前妻吃饭,将她带到了珠宝店购买了一枚2633元的钻戒。“我是希望她感动之后,能够在女儿重病时陪在女儿身边,也希望她能拿出一些钱给女儿治病,因为我实在没钱了。”

“戒指确实是买给我的,事先也没告诉我。”小瞥的母亲汪女士证实了覃先生的说法。“当时确实很感动,但是他也太低估我了,我是娃儿的妈,就算不这样,我也会尽我的责任。”据汪女士介绍,5月16日晚上她也赶到了重庆的医院陪伴女儿,还拿出了一万元钱充到了女儿的医疗卡内。

记者调查

购戒时还未收到网友捐款

“好心人捐给女儿的钱,除了女儿的医药费,绝不会另作他用,包括女儿住院期间的生活费都不会用到这笔钱。”覃先生告诉记者,从女儿入院至今,已经花去了一万多元的费用,这笔费用中含有公司同事的捐款,剩下的是自己的积蓄和找亲戚借到的钱,网友的捐款还未动用。

成都商报记者也查询了网上公布的两张受捐卡的余额情况,一张工行卡上剩下45302.69元,另外一张农行卡上余额为14126元。覃先生介绍,“工行卡是网友通过支付宝和微信的捐款,农行卡上是转账的捐款,不过农行卡上之前有2182元是我自己的。”

“5月15日公司的那则微信发出后,我工行卡绑定的支付宝和微信钱包才接到了第一笔捐款,5月16日我把钱转到了工行卡上。”成都商报记者在覃先生的工行卡明细看到,5月16日至5月18日,这张卡上一共有7笔入账,最大金额为24504.25元,最小金额为1000元,另外有一笔出账,金额为80元,显示的是POS机交易,对此覃先生解释称是一个朋友测试自己是否转错,让他从支付宝转去了80元,后已退还。5月18日最后一笔2720元的入账后,工行卡上余额为45302.69元,期间没有出账。

“农行卡是用来接收转账捐款的,也是从5月16日开始收到的。”成都商报记者在这张卡的明细上看到,5月15日,这张农行卡的余额为2182元,5月16日收到第一笔1000元的转账,截至5月18日,共有21笔入账,最大金额为6650元,最小金额为100元,共有4笔手续费扣款,总金额为6元钱,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出账。截至18号最后一笔500元的网银转账入款后,卡上共有14126元。

“我5月15日才接到网友的捐款,14号我怎么挪用这笔钱啊。”覃先生称,当时并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好心的网友向自己发起捐赠,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想起了买戒指求前妻,网友们其实是误会了他。

目前,对这些钱的安排,覃先生表示,只会用作女儿治病。“如果治好了还有剩余,就捐回社会……如果女儿挺不过这关,剩下的钱,还是捐回社会。”

对于这次购买戒指引发的风波,覃先生称,自己确实欠考虑,“给大家带来困扰,非常抱歉”。另外,他也表达了自己的焦虑:“为了避免类似误会,我是真的希望能有一个组织来监管这笔捐给女儿善款,目前我能做的只能是每天在微信上公布开支明细,争取最大限度地透明化。”最后,覃先生委托成都商报记者向热心人士致谢,感谢所有好心人对他和女儿的鼓励和帮助。

责编:宋雪姣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