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我还依然记得那山和那水
来源:知青网 2015/05/28 10:19:31 戴旭
字号:AA+

导读: 那个年月,下乡知青和城里的“时尚青年”一样,时行歪戴帽子梳转头,夏季还经常剃光头。不论是去老集体户还是新的集体户,我们进户就可以混到饭吃,有时还能受到好的待遇。

经过农村又一年的锻炼,我感觉自己比第一年有了许多的进步。思想逐渐稳定并成熟,同生产队社员及农村周边环境也慢慢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和熟悉。学会了许多的农活和做农活的技巧。赶车送粪、刨楂子、趟地、铲地都能做,水田里的活做的更多些,比如翻地,耙地,插秧,间苗,拔稗子草等等。手掌磨起的水泡经过多次的反复这时已经变成了硬茧,在水田里劳动看见身边游动着的蛇和叮在腿上的蚂蝗已不再感到恐慌。

劳动锻炼和情绪稳定使我比较瘦弱的身体在这时期也变的强壮起来。饭量猛增,吃饭时米饭要吃三碗(每碗五两左右),还有两碗白菜炖豆腐之类的汤菜,就是吃玉米面饼子,一顿也要吃上两三个,外加两碗菜。吃的多,力气也长的快。在劳动休息的时间,我经常约同学或当地青年摔跤,身上有使不完的劲。那个年轻的副队长这时已经扶正了,他对我的态度和情感也在不断的发生着变化,我们是在一种默默的不可言喻的状态下度过了多半年,都不搭茬,相互也不说话,(我心里有怨恨,他心中或许有歉意),从那件事情以后,他在分配农活时,经常在我不想做和不安心做的时候,分配我去做一些比较自由轻快的活。比如春天种地,调我和几个人去搞科学实验田,夏天派我一个人去治理玉米螟(玉米成长时期的一种虫害),有时还安排我去放牛,在秋冬季节派我去看青(看护庄稼)和看管山场(看管山林),这些活在农村是独自作业,自己管理自己,做的都是省心省力的活。因为他这样的关照,也因为我逐渐的稳定成熟,我的心情好,工作也比较勤快和主动,出工的次数和挣到的工分自然要比别人多。正是因为有了这样许多的变化,这年的年底我被大队评为了优秀知识青年。

虽然在农业劳动上,我有了一些进步,但那时,我在思想上还是没有彻底的转变。那个年月,下乡知青和城里的“时尚青年”一样,时行歪戴帽子梳转头,夏季还经常剃光头。习惯眯着眼睛说话,斜着眼睛看人,对什么事情都有一种不在乎的心理,遇到年龄差距不大的,感觉不是一路的,就想用身上的力气和拳头来分个高低。感觉好的,就想交成朋友。我因为有进过派出所那一夜的经历,还真给人留下了“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感觉。因为年轻,也因为想显示自己有个性,冬天不穿大衣,披着棉被在村里观看露天电影,到外村看电影有时腋下还夹着菜刀,并且选择在合适的时间“不经意”的掉在地上,其实是为了要一个“不战而胜”的艺术效果。那年的夏天,我和本户另外三名同学还参加过一次被邻县(通化县)称为“7.20”的群殴事件,当然也是为了同样在农村有着共同命运-的知青朋友。

我们经常到公社的各大队去走街串户(集体户),自称是“访贫问苦”。但不管走到哪里,仅凭衣着和打扮,凭着歌声和感觉就能分辨出对方是不是知青。不论是去老集体户还是新的集体户,我们进户就可以混到饭吃,有时还能受到好的待遇(当然有时也需要厚脸皮)。当时知青有句流行话——“全国知青是一家”。记得有一次我和几名同学来到我们同一公社六合大队的一个老知青点,是69届的集体户,剩下了三名老知青,一位知青大哥为我们炒菜,两位知青大姐教我们唱歌,另几个集体户的十几名知青还带来了一些饭菜,我们象过节一样高兴的聚餐,此事对我印象很深。还有一次我去一个叫金山屯大队的集体户,这里只剩下了一名68届的男知青,借住在老乡家的空房里,旁边仓房里面还存放着一口棺材,我和这名知青突发异想,写下了一幅对联:“人居茅屋望全宇,身守棺材能发财”,横批是:“展望未来”,准备过春节时贴在这个门上。

我利用看青和看山,可以自由行走的机会,走遍了我们村庄周边的山山水水,熟悉了那里的沟沟岔岔。我每天带一把镰刀和一本书走出去,经常一走就是一天,我常常站在山岗上望着群山,看雄鹰和飞鸟在山峦间自由的飞翔,体会着雄鹰的理想和鸟儿的快乐,同时也幻想着自己的未来。多少年过去了,我还依然记得那山和那水。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