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自主招生成了“拼妈”游戏?
来源:红网 2015/06/05 09:22:41 戴旭
字号:AA+

导读: 高考在即,正是饱受十年寒窗之苦的学子们各显神通、一较高下时。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吴教授证实,张同学确实是其女儿,相关论文是女儿自己写的,她参与修改,“我们是经得起检验的。高校自主招生要求考生有论文发表,这件事本身就有“自肥”的嫌疑。

高考在即,正是饱受十年寒窗之苦的学子们各显神通、一较高下时。这个时候很多父母比考生都急,日前媒体报道安徽毛坦厂中学近千名家长半夜烧香拜神树,河南郑州的考生家长们则忙着在考点周边给孩子订“高考房”,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急归急,不过真正能够给孩子在高考成绩上帮上忙的父母并不多,毕竟高考考的是孩子的真功夫。但有的家长有这个本事,特别是在部分高校实行自主招生之后。众所周知,自主招生不单拼分数,还拼别的东西。

6月4日《新京报》报道,湖北高三女生小张凭借论文等成绩,通过了今年武汉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自主招生初审,但近日有网友发现,论文第二作者吴某疑是张同学母亲。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吴教授证实,张同学确实是其女儿,相关论文是女儿自己写的,她参与修改,“我们是经得起检验的。”

曝光此事的网友着实眼尖,要么就是知根知底,“定向打击”。总之这件事搞得当妈的吴教授很被动。

当妈的说话了:俺们是书香门第,女儿自幼耳濡目染,“完全是个读书人”。言下之意,教授的女儿能写出高质量的论文不奇怪。家学渊源致女儿早慧,这个笔者是相信的,但此事的可疑之处并不在于遗传基因的可靠性。

从女儿的方面说,该论文探讨的是艰深的哲学问题,十七八岁的少年很难对此有兴趣,况且高中阶段课业紧张,还劳神费力搞这种研究不合常理;从妈的方面说,论文的研究方向恰好就是吴教授的强项,已有多篇同题材著作见诸各类学术期刊;尤其是,女儿报考的学校正是吴教授任职的高校。

这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现在就断定当妈的在利用自身教授身份和专业知识帮助女儿跳龙门,还为时尚早,没准女儿真的是个天才,在妈的专业领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母女联手搞科研,当妈的只能做配角——这样的传奇在学界也是有的。可奇就奇在这篇“母女论文”刚好发表在女儿即将高考的节骨眼儿上,给女儿帮上了大忙。怎么看有也瓜田李下之嫌。

辨别论文是否由女儿主创,当然取决于相关高校愿不愿意做负责任的调查。而以在下愚见,这种令有关各方陷入尴尬境地的事情根本就不该发生。武大和中南财大的自主招生简章中,都要求考生高中阶段要在省级以上报刊以第一作者发表作品——显而易见主要是论文,窃以为这样的规定十足荒唐。地球人都知道,在一个学术造假之风猖獗的国度,一篇论文之于个人能力的证明力有多大。

别说吴教授和张同学母女联合署名,就算只署女儿一人的名字,只要有门路、肯花钱,想在“权威期刊”上发表一篇论文也不是难事。估计当妈的自认为是学界翘楚,不屑于花钱买论文发表,自信可以凭着自己的名头硬闯,哪怕是第二作者。谁知弄巧成拙。

高校自主招生要求考生有论文发表,这件事本身就有“自肥”的嫌疑。从高校对考生提交论文的审核看,基本也就是走过场,是考生自己写的还是考生父母亲友捉刀代笔,区别不大。这样一来,高校教职员工的子女就具有天然优势——父母多是此中高手,非平头百姓可比。

自主招生原是本好经,可现实中每每被念歪。当毛坦厂中学的穷孩子们高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进行炼狱般的复习备考时,教授们的子女已经凭借一篇论文登堂入室了——这是何其悲哀的对比啊!

责编:黄婉宁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