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当知青的第一天
来源:老人网 2015/06/13 10:10:54 戴旭
字号:AA+

导读: 那天,我没让家里人送,当时和满满一车知青站在大卡车上,不时向欢送的人们挥挥手,象出征的战士,有几分光荣感、自豪感。随着车轮转动,离城市远了、离欢送的人群远了,红旗锣鼓声远了,原先那激情也渐渐平静下来,大卡车向着我们要扎根的地方驶去。

在上世纪70年代初读高中时我就预知毕业后的命运——上乡下乡,那年代,不管学业多优秀,哪方面多有才华,除政策规定外,一律到乡下去,连高考升学的梦都不能做。想想真羡慕当今孩子,至少读书有个奋斗目标,高中毕业可以高考,也可以做别的,选择一条自己认为辉煌的人生之路,不管考上考不上,或者,不管去干别的是否成功,起码有机会试一试。我们那个年代,试的机会都没有,一个也跑不掉,全部放到农村。

高中毕业典礼一过,同学们集中在操场照张集体黑白合影。如今拿出来看:这么多人,没几个神气的,一个个愁眉苦脸,也许是中午阳光照的阴影,要不就是面对渺茫前程的神态的真实写照吧。接下来,就是拿户口本到派出所办户口转移手续。我印象最深的是户籍民警在户口本上写上“转为农业人口”。心里那滋味很失落,尽管学校要求每个同学表态要“扎根一辈子农村”,真正面临了,多少有些想法 。当时, 乡下人千方百计想“农转非”,我这下可好,自己亲手把自己从城里人变农民了,何日能回城,是个未知数。当时最常听到的是“扎根农村一辈子,海枯石烂不变心”,何时能海枯,何时会石烂,确实没法预测。接下来到商店买一些下乡日用品。等待下乡的日子里,独自到街上溜达了几天,尽情享受当农民前的休闲。心想在城里晃荡悠闲的日子告别了,很快就当农民扛锄头付出重体力,每天要做够工时,在烈日下劳作了。看看天很蓝,但心里沉闷闷的。

上山下乡出发那天,气氛很热闹,市知青办组织了一些中小学生在马路两边拿着鲜花、举着标语、敲锣打鼓,欢送大哥哥、大姐姐们下乡当农民。那天,我没让家里人送,当时和满满一车知青站在大卡车上,不时向欢送的人们挥挥手,象出征的战士,有几分光荣感、自豪感。随着车轮转动,离城市远了、离欢送的人群远了,红旗锣鼓声远了,原先那激情也渐渐平静下来,大卡车向着我们要扎根的地方驶去。想着将面临的艰苦劳作生活,那高强度的体力劳动,日晒雨淋在等待着我们,远离父母亲人,没有自己熟悉的床,没有街灯、没有商店……心里充满了惆怅、彷徨。 

到了知青点,大伙按照预先分好的宿舍搬行李进去。一个八平方米左右的平房,放几块木板搁起作床,住两三个知青,再找个凳子什么的放牙膏口盅,门口拉条铁线晒衣服,那就是我们的全部家当。我所在的知青点是离总场约四公里的一个胡椒场,经过一天的学习动员后,就开始了正式的知青生活。

当知青的第一天,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

责编:胡玲莉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