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公私分明 勤廉一生——追记青海省原海北州副州长廉福章
来源:新华网 2015/06/18 14:12:09 戴旭
字号:AA+

导读: “他从不利用职权为家人、亲戚谋私利。为此很多亲戚不理解,甚至和我们断绝了来往。老廉心里很难受。但他却反过来安慰我:‘总有一天,他们会明白我的苦心’。”廉福章的老伴金存玲说。

“大学毕业那年,我打算到机关事业单位工作。父亲坚决不让,要我自主择业。我知道他是不愿意让我‘沾光’,最终我按他的意思做了。”廉福章的大儿子廉建全说。

不让孩子“沾”老子的“光”,是生前曾任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副州长、人大常委会主任的廉福章对子女的“特殊要求”。至今,廉福章的4个子女都是一般企业工人,小儿子两口儿所在企业不景气,日子过得并不宽裕。

“他从不利用职权为家人、亲戚谋私利。为此很多亲戚不理解,甚至和我们断绝了来往。老廉心里很难受。但他却反过来安慰我:‘总有一天,他们会明白我的苦心’。”廉福章的老伴金存玲说。

不搞特殊,是廉福章毕生的原则。海北州煤炭资源较为富集,廉福章曾在多隆煤矿担任了6年党委书记、矿长。廉福章的老同事刘启甲回忆,当时煤矿工作条件差,危险系数高,与今天无法相比。但在多隆煤矿工作期间,廉福章恪守生产制度,与一线职工一起下井。

“那时候,矿上工人们常说这么一句话:‘廉书记这个人没瞌睡’。因为老廉总是担心工人们的安危,每天三班都要跟着,从来没断过,工人们可以换班,但他从来不换。由于经常下井,就是在那时候他的肺吸进了很多粉尘,身体落下了病。”金存玲说。

1980年,海北州海晏县青海湖乡北岸克图、哑合地区由于干旱等原因,导致青海湖湖滨草场沙化严重。

时任海晏县委书记的廉福章敏感地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为了遏制草场沙化,他一边迅速组织干部积极应对,一边及时向海北州委和青海省委汇报情况。

在抗击干旱和沙化的那些日子里,廉福章既是指挥员又是急先锋,在他的带动下,海晏县干部职工齐心协力飞播种草,青海湖沿岸正式开启了防沙治沙的大幕。

“无论是在哪种环境下,是干部、是党员,就要冲锋在前。”这是廉福章常说的一句话。

如今的青海湖沿岸,湖水湛蓝、青草丰茂、嫩黄的油菜花一片连着一片。要是有机会和湖畔的老人聊聊青海湖的今天,他们几乎都会和你提起当年廉书记带头治沙的往事。

20世纪80年代初,作为青藏高原牧区一个边远县城,海晏百废待兴,干部职工办公、住宿都在破旧不堪的小平房里。“出太阳晒死,刮大风冻死”,即使呆在办公室里,常常也是一天见四季。

为了改善办公条件,廉福章带领大家拆平房、挖地基、铺石角、抬板砖,饥一顿饱一顿从早忙到黑,经常是一身土来一身泥,不久就成了一个黑瘦老头,完全没有人们想象中县委书记的气派。

“不说他当时已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单凭着他的资历,完全可以当个甩手掌柜。可是他根本没有领导的架子,干起活来还像个小伙子。廉福章这样的干部真不多,他真正是‘忘其身、忘其子、忘其家’的‘三忘’干部。”这是当年海晏干部职工的共同心声。

海晏县中学原校长杨习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廉福章早早来到学校,看望了解了学生食堂和宿舍,随后告诉杨习民要听他讲一节课。

“我说你一个县委书记听我讲什么课,他笑着说‘你这个校长讲得好坏,关系到老师的教学水平’。后来,他真坐在教室最后一排,认认真真听完了我的课。随后他给我提了两条意见,一是板书写得少了,应该多写,讲慢一点让学生好记。二是要求我注意培养学生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让我多听老师的课,可以随时掌握老师的情况。”杨习民说。

杨习民告诉记者,这种求真务实的作风,激励着海晏县中学形成严谨求实的学风。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在工作期间,当地绵羊种群改良技术推广、乡镇企业起步等许多改善民生的工作都是在廉福章带领下启动并开创了新面貌。牧业生产方式转变了,经济效益提高了,牧民群众收入增长了,廉福章也退休了。

退休不退志。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廉福章,又在海北州西宁干休所党总支上岗了。组织老党员、老干部学习中央政策精神,关注国家惠农措施,关心海北生态保护和经济社会发展,关注牧民群众增收和生活改善,向汶川地震灾区捐款,向玉树地震灾区捐款……退下来的廉福章生活得充实而有意义。

今年1月23日18时30分,廉福章走完了83年的人生旅程。临终前,他在药盒上写下了这样的遗嘱:“我死后按照国家的规定遗体火化,骨灰撒掉。当我头脑还清醒着的时候,特缴上一万元党费,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党费,请党组织收下。”

责编:胡玲莉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