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赖账”式危机处理很危险
来源:中国网 2015/06/22 09:15:06 作者:张敬伟
字号:AA+

导读: 希腊不是全球经济的焦点,但希腊绝对让欧洲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焦头烂额。本月,希腊要向债权人还债,而希腊根本无力偿债,这可能导致希腊债务违约。

希腊不是全球经济的焦点,但希腊绝对让欧洲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焦头烂额。本月,希腊要向债权人还债,而希腊根本无力偿债,这可能导致希腊债务违约。

违约的后果是,这个南欧国家很可能退出欧元区,而欧洲央行也不会为希腊担保向银行再行贷款。旧债加新债,希腊只能破产,希腊破产将由经济危机演化为地缘政治危机。希腊将可能转向俄罗斯,使乌克兰地缘政治危机横生变数,彻底改变欧洲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格局。更直接的后果是,这将严重影响欧元区的公信力,也将使欧盟遭遇战后最严重的挫折。

谈判还在继续,但希腊偏左的齐普拉斯政府坚决不向债权人低头。他和他的财政部长坚定认为,希腊目前的困窘是被债权人“掠夺了五年”。这意味着希腊和债权人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而且现在依然看不到和解的希望。

这场债务战是如何产生的?还要从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谈起,希腊是“欧猪五国”中危机最深重的国家。经过救助,其他四国基本上走出了主权债务危机的泥淖,只有希腊还深陷其中。这个国家拯救经济的策略不是按照债权人的要求去实施财政紧缩政策并接受外部监督,而是通过民粹主义的方式,用政府更迭的政治药方去处理经济问题。希腊人也习惯性地通过街头运动,来逼迫政府不接受任何使希腊民生受到影响的改革。

这显然不可能。既要维持以往的“幸福生活”又不想做出改变,希腊人生活在危机前的幻想中。欧洲主权债务已经表明,高福利、高享受、不工作和没有实体经济支撑的社会、经济和民生是不可持续的。改革要付出代价,希腊各政党和政府都深谙其道,但他们突破不了“民主”的魔咒,不敢违逆街头运动的倒逼。因而,只能顺应所谓的民意没有勇气进行彻底的改革。

现在的齐普拉斯政府左倾色彩更浓。他对内更加“照顾”民众的利益诉求,对外则更加强硬,甚至有些无赖。一方面,他威胁希腊退出欧元区(虽然他因为承诺留在欧元区而当选),这让欧元区的主心骨德国和法国很不爽,但此举的确有一定的威慑性。另一方面,他向德国挑战,要求德国政府为纳粹德国侵略希腊偿还战争赔款。齐普拉斯狮子大开口,一张嘴就是几千亿美元。

希腊此举,无非是以退为进,逼欧元区老大德国在希腊偿债问题上能够网开一面。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但说谎的孩子也令人讨厌。希腊赖账式的危机处理方式犯了众怒,才会有现在的谈判。IMF和欧洲国家,对希腊已经失去耐心,要求其必须偿还老债,才能给予其新的纾困资金。而且,希腊必须按照债权人的要求实施可供监督的改革--这和齐普拉斯政府发生了矛盾。这届政府给予民众的承诺是,可以留在欧元区,但不接受财政紧缩政策和接受外部监督。

为此,希腊和债权人杠上了。现在的困局是,齐普拉斯政府在关键时刻以退出欧元区作为武器,欧元区可能真的会茫然失措。即如前述,希腊此时离开欧元区,对欧洲绝对是一打击,俄罗斯在这边等着东正教兄弟的回归呢。

但是,希腊的确没有能力还债。按照债权人提供的还债清单(据6月4日FT中文网),希腊本月应还IMF15亿欧元,下月要还该组织4.52亿欧元、还欧洲央行(ECB)35亿欧元,8月还要还IMF1.76亿欧元、ECB32亿欧元。如果无法与其他欧元区国家就纾困协议中72亿欧元剩余纾困资金的发放达成协议,希腊政府将被迫违约。希腊没有任何能力偿还这些债务,而且也无法通过融资途径解决偿债问题。

希腊和债权人的谈判已经走进死胡同。希腊索性“赖账”到底,毕竟这个国家无所依赖;债权人呢,还可以让步吗?让步意味着对齐普拉斯政府开了恶例,让其他欧元区国家也依样学样--西班牙和葡萄牙比希腊也好不到哪里去。

最好的解决是,希腊和债权人各退一步,在偿债和外部监督的改革之间达成妥协,让齐普拉斯拉斯政府有些尊严。有尊严、不赖帐,尚可维持欧元区的统一与团结。

责编:蒋朝云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