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债务违约是政治豪赌
来源:法制日报 2015/06/23 11:39:28 作者:华东政法大学教授 陈坤
字号:AA+

导读: 6月5日,希腊正式拒绝了今年2月份欧元集团的改革换援助协议,并将6月5日到期的3亿欧元IMF债务打包至月底偿还。2015年6月14日,希腊与国际债权人在布鲁塞尔再就偿债问题进行了45分钟的谈判,最终谈判又一次破裂,债务违约警钟再起。

作者:华东政法大学教授 陈坤

6月5日,希腊正式拒绝了今年2月份欧元集团的改革换援助协议,并将6月5日到期的3亿欧元IMF债务打包至月底偿还。今年2月,希腊与欧元集团达成将救助协议延长4个月至6月底的协议。希腊提供一份改革清单,如获国际债权人同意,希腊将获得剩余的72亿欧元援助贷款。2015年6月14日,希腊与国际债权人在布鲁塞尔再就偿债问题进行了45分钟的谈判,最终谈判又一次破裂,债务违约警钟再起。

“财改”遭遇民粹主义

欧元区成立后,统一了成员国的货币政策,但未统一成员国的财政政策,这埋下了成员国发生主权债务危机的风险。为了规避风险,欧元区设立了加入欧元区的财政门槛: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不能超过GDP的3%和60%。希腊为了分享加入欧元区后的利益,不惜造假以满足入欧元区条件;欧元区为了拉希腊入伙,也睁只眼闭只眼。希腊因而顺利加入了欧元区。

加入欧元区后的希腊,福利要向欧元区核心国家看齐,但希腊自身经济实力差,只得借钱搞高福利,财政赤字雪球似地越滚越大,最终爆发债务危机。

目前,希腊债务规模超3000亿欧元,解决难度大。解决路径无非直接违约、大量发钞稀释债务和国外援助三种。现在发钞权在欧洲央行,希腊做不了主。直接违约对希腊来说是一条不归路。只有一条路好走:获得国外援助。

要获得国外援助,就必须满足国际债主的要求进行财政改革。自2009年爆发主权债务危机至今,希腊政府为了获得国外援助,每年都会出台各种财政紧缩政策,包括缩小公共部门规模、裁减公务员数量、降低公务员工资、延长退休年龄、提高增值税和削减养老金等。尤其是削减养老金,从2010年5月至2012年11月,两年半不到,希腊连续五次削减养老金,削减规模达到了10%左右。2015年,国际债主们再要求希腊将养老金支出占GDP比重缩减1%,终于引发了希腊强烈反弹。

从第一次财政紧缩政策开始,每一次紧缩政策出台,都会激起希腊社会大规模抗议。2012年11月,第五次下调养老金时,希腊地方法院裁定希腊政府在较短时间内五次下调养老金的行为违宪。长时间经济萧条、失业率高企,再加上财政紧缩政策,使身处债务危机中的希腊民众的耐心一点一点地失去。民粹主义之火极易被点燃。今年年初,希腊左翼进联盟党选举获胜上台就是例证。

未来,随着希腊财政改革向纵深推进,改革难度将加大,欧洲债主与希腊间就援助问题的讨价还价将更加尖锐和艰难。6月份,希腊拒绝欧元集团2月提出的救助协议及6月14日谈判破裂,就是民粹主义的又一次大爆发。

债务违约是条不归路

6月5日,希腊宣布将到期的3亿欧元IMF债务打包到月底一并偿还。希腊在利用IMF偿债规则给国际债主施压。上个世纪70年代末,IMF执委会曾通过决议,允许成员国将多笔在一个月内到期的债务打包一并偿还。希腊6月5日一笔3亿欧元的债务到期,后面25天还将有3笔总计13亿欧元的IMF债务到期。因此,希腊决定将所有6月份到期的IMF债务总计16亿欧元到月底打包一并偿还。从技术上看,希腊没有债务违约。

即使希腊不采取打包方式偿还6月5日的到期债务,希腊也不算债务违约,最多只能是欠款。根据IMF财务运营机制,负债方到期未偿还债务,在一个月内不属债务违约。在此期间,IMF管理层会敦促希腊还债,暂时禁止希腊动用IMF资源。如果一个月后,希腊仍未还债,才正式构成债务违约。之后,IMF还将采取措施促使希腊还债,包括剥夺希腊的投票权、代表权,直至终止其成员国资格等。

债务打包偿债行为及6月14日的谈判破裂,希腊更像是在政治豪赌:明白地告诉国际社会,如果不满足我的条件,我就直接违约。其直接结果就是希腊退出欧元区。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会引发连锁反应,导致欧元崩溃,欧元区成员国吃得消吗?希腊在赌欧元集团让步,因为希腊知道,其违约行为双方都伤不起,欧元集团更伤不起!

无论是德国、奥地利、芬兰、瑞典等核心国家退出欧元区,导致欧元集团解体;还是欧元集团将希腊逐出欧元区,导致欧元集团解体;抑或是希腊采取主权债务违约,导致欧元集团解体,其结果都一样:欧元区所有国家都受伤。据瑞银集团测算,德国退出欧元区将导致德国第一年的成本超过7000亿美元,超过GDP的20%,远高于欧洲金融稳定基金6000亿美元的规模,此后每年还将损失GDP的10%。整个欧元区的损失将超万亿欧元,欧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下降,欧洲苦心经营了近70年的一体化进程将毁于一旦,可谓损失惨重!

如果希腊主动选择债务违约导致欧元集团崩溃,对希腊也是一条不归路;其国际声誉将受重挫,经济发展停滞,失业大增,现有的高福利将消失,最终结果还是苦了希腊民众。也就是说,希腊债务违约,没有一方伤得起。随着偿债期限临近,违约压力将会使谈判越来越艰难。

继续改革才是正途

从目前的谈判进程看,国际债权人要求希腊削减养老金并改革雇佣体制,而希腊领导人在民粹主义压力下表示不会屈从。双方回旋余地也不大。如果双方都不妥协,那么救助计划中最后一批资金72亿欧元无法发放。既使希腊目前自己能解决这16亿欧元IMF债务,在7至8月,还将有67亿欧元债务到期。全年债务总额超过190亿欧元。明年以后还将有高达3000亿欧元的债务需要偿还。如果没有欧洲央行的援助,希腊想通过自身力量来解决巨额债务不现实,债务违约对双方又损失惨重,那么,继续谈判就是最好的选项。谈判重点仍是财政改革。

没有财政改革,就不可能有希腊的未来。这一点希腊政府和国际债主们都心知肚明。因此,未来最可行之路是,希腊与国际债主们重新回到谈判桌上,就财政改革议题展开新一轮谈判。可以预测的是,双方都会各让一步,财政改革将继续进行下去。但由于财政改革已步入深水区,民粹主义之火已被点燃,每改革一步都会引发剧烈反弹。希腊领导者需要有更高超的领导艺术,有效驾驭民粹主义之火,既能推进财政改革,又能降低改革痛苦,更不能让民粹主义伤及自身利益。

责编:黄婉宁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