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一个中国少年在美国的拼搏(非虚构)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5/06/30 10:26:53 乔良
字号:AA+

导读: 人生成长的路上,不怕摔倒了,只要勇敢地站起来,傲视风云,10年后,20年后,他一定又是一条好汉!

我从外州拿到绿卡后就转移到洛杉矶,找到的第一份工,是在一个台湾人的私家报业机构拉广告。

这天清早,我提着一叠报纸正想出门,有人说老板的哥哥找我。他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心地善良,乐于助人。他在台湾是大老板,到了这里就成了他弟弟的打工仔。他笑着对我说:“不好意思,我弟弟打高尔夫球去了,把这事可能给忘了。我有个小孩刚从台湾来,今天要去小学报到,麻烦你带他去一下。”我爽快地答应。

我踩响一辆一直被众人嘲笑的“大宾士”,一辆银灰色的柴油车,开在路上震天响,车屁股还冒出一股股臭气熏天的浓烟,倒是让高速公路上所有车辆都离我远远的。这时,坐在我身边的小孩突然拍手叫起来:“阿姨,瞧这辆车好威风呀,还会打鼓呢,是在欢送我上小学一年级啦!”

“哇!你的小脑瓜想象力还真丰富哦!” 我这才转脸迅速地看了他一下:七八岁的样子,圆头圆脑,胖嘟嘟的,正在兴奋地看着车窗外游龙似的车流。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子呀?”“ 我叫皮皮,爸爸刚给我起的英文名叫托尼。” 他忽然脱口而出:“唉,我爸爸就会乱花钱,总是请别人吃饭。”我随意回答:“你爸爸有钱呀!”“有钱?花光了不就没钱了吗?我还要上大学呢。”我惊讶地侧过脸又看他一下:小小年纪说的怎么都是大人的话呢?他突然不说话了。“皮皮,怎么不说话了呀?” 他忽闪着大眼睛:“我叫您老师可以吗?爸爸说您教很多小孩弹钢琴,等我上学以后,也要跟您学钢琴,可以吗?”“当然可以啦!不过,你要好好学习英文,这儿钢琴考级时全用英文的呵。”“ 噢,我记住了。”

稍停,他又叹了口气, 低下头轻声地说:“老师,我小时候很不快乐的。我妈妈对爸爸不好,也不愿到美国来,把我一个人送到美国来了。妈妈来的那几天,也不和爸爸住在一个房间,爸爸睡在外面沙发上,两天后妈妈就回台湾了。唉!”

这小孩的第二次叹息就像一个沉沉的和弦重击了我的心扉,使我联想纷纷。

皮皮从小就生活在这么情感复杂的氛围中,父母不和对孩子是多么不幸呵,我在心里感叹。可我对小孩还真没经验,一时不知该如何安慰他。恰好学校到了。

不等我抱,他一纵身就跳下车,一定是看到学校特別高兴吧。我牵着他的手,走进学校。我好不容易填完了报名的手续,他叔叔也就是我们的老板赶来了,不满意地看了我一眼。我赶紧和皮皮说了声:“再见!”转身就走,小皮皮却撒腿跑了过来,搂着我说:“老师,谢谢您!”我小声对他说:“小皮皮,以后別管大人的事,好好上学,快快长大!”

一晃十几个年头过去了,我再没见过小皮皮,他也没有跟我学琴。我在这里打工满一年后也走了,去奋斗自己的人生。在美国,只有向前,没有退路!

山不转水转。再见到小皮皮的时候,是他19岁生日的Party上,他爸爸费了好一番周折才找到我。当他再站在我面前时,我需要仰起头来望他,我简直认不出了:再不是圆头圆脑胖嘟嘟的小皮皮,而是好一个酷酷的小伙子! 至少一米八以上的个儿。他已经是大学生了。

这次见面后,他忽然提出要跟我学钢琴。我高兴地说:“好哇!琴谱自己买,学费就不用给了。”他笑说:“学费当然是要付的啦!”

就在这一次的习琴过程中,他向我讲述了他的跌宕起伏,像小时候一样,再一次给了我震惊:

我妈妈回到台湾后,就和我爸离异了。我叔叔和婶婶是个既势利又很自私的人,我爸爸是个好好先生,在家又是长子,总是逆来顺受,为我叔叔做牛做马,一分工钱也没有。记得在好几年里,我和我爸每顿只吃一个馒头,吃到最后,我见到馒头就想吐。我再也不愿过寄人篱下的日子,小学刚毕业就离开了叔叔家,也离开了爸爸。我一直记着您对我说过的话:好好学习,快快长大。白天我努力学习,晚上在网吧打工,休息二三小时就天亮了。进入中学后,我更独立了,开始到美国人开的酒吧去打工,不仅提高英文水平,小费也更多。我同时还和两个人一起成立了公司。” 这时我插话:“你当头吗?” 他点头。“我们一直做得很好,就在我们好不容易做到20万美金时,其中一人突然卷款而走,再也找不到他的踪影。”

我倒抽一口凉气:“天哪!那可怎么办哪!”

他接着说:“这是我摔的最大的跟斗,血的教训!我咬牙吞到肚里,不和別人说,更不和爸爸说,也不想费力气去找那个人。想想都是自己年少气盛,想发财,走捷径,轻信人,才遭如此惨状。” 他望着窗外的蓝天,深深地舒了口气。

我焦急地问:“天哪,你太使我震惊了,这么大的事,放在大人身上也难挺过呀,你是怎么挺过来的呢?”

他坐在钢琴边,双手一挥:“没什么,一切重新来过,我不再做发财梦,每天打两份工,脚踏实地努力学习,苦恼时就听音乐。也就在那时,我开始学习钢琴,我把所有的烦恼和苦闷都倾注在音乐里。我最爱听贝多芬的命运交响乐,也最爱弹贝多芬的悲怆奏鸣曲。是音乐!是琴声!又鼓起我战胜逆境的信心和力量!” 说着,他挥起双手,全神贯注地弹奏着悲怆……

那以后,我与他又失去了联系。

我再一次听到他的消息时,他已是哈佛大学商学院的博士生了。

我在心里为小皮皮欢呼:人生成长的路上,不怕摔倒了,只要勇敢地站起来,傲视风云,10年后,20年后,他一定又是一条好汉!

责编:杨琳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