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债务违约对中国影响多大?
来源:新华网 2015/07/01 14:12:03
字号:AA+

导读: 李克强总理近日就希腊债务问题阐述中国政府立场时所说,中国愿意看到希腊留在欧元区,呼吁国际债权人和希腊方面尽快达成一致,取得积极进展,使希腊和欧元区都能够度过这场危机,中国愿为此发挥建设性作用。

 

希腊债务危机一波三折。6月30日,希腊未能按期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15亿欧元贷款,成为IMF史上首个违约的发达国家。

一些经济学家和分析人士认为,贸易、金融和心理是希腊债务问题可能对全球经济产生负面影响的三个主要渠道。对于身处全球经济风云的中国来说,既要防范应对希腊债务危机带来的不利影响,也要从“危”中寻“机”。

拖欠贷款已成事实

根据IMF的一项声明,希腊于周二正式成为IMF成立70年来首次对其违约救助债款的发达经济体。

IMF新闻发言人格里·赖斯在一份声明中证实,希腊政府未能在截止日前偿还15亿欧元的欠款。该国违约债务正值希腊反紧缩政府和其债权人处于对峙局面之际,这种情况已将希腊推向金融崩溃和潜在退出欧元区的边缘。

赖斯表示,IMF已通知其执行董事会希腊正式处于违约状态,在还清欠款后才能再次获得IMF的资金。

IMF表示,希腊所提延长原定于6月30日到期的还款期限的请求,将在适当时机交由IMF的执行董事会表决。

从技术层面来说,IMF的董事中若有70%同意这项请求,IMF便能允许该国延后还款。不过,这家借款机构已表明,自1982年以来就不曾同意过此类延期请求,这次也不太可能对希腊破例。

对于中国负面影响总体有限

希腊债务危机催生的全球资金风险偏好转移、避险情绪回潮等已经传导至全球股市,最近两日,纽约、伦敦、东京、香港等股市纷纷下跌。不过,希腊经济规模仅占欧元区约2%,其经济体量决定了即使希腊发生债务违约,对欧洲以外经济体的影响也比较有限。

美国宏桥信托投资集团首席策略师丹·格林豪斯说,市场对希腊债务问题的第一反应是负面的,但与2012年相比,欧洲其他重债国经济已经有所好转,此次希腊债务危机不会影响全球经济复苏。

对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而言,希腊问题可能出现的传染风险还体现在贸易渠道。如果希腊债务问题拖累欧盟经济,欧盟将减少对中国产品的需求。欧盟目前是中国最大贸易伙伴,虽然随着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深化,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降低,但仍占较大比重。

在金融渠道上,如果希腊债务违约,欧洲银行业将在短期出现明显资本金缺口,其海外资金回抽可能产生连带效应,造成全球银行业“紧缩”,亚洲乃至中国的外部融资环境将出现恶化。不过,欧盟已经通过欧洲稳定机制(ESM)和量化宽松政策等手段筑起了防范希腊风险外溢的防火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振市场对银行业的信心。

从更宽泛的全球经济政策环境观察,由于持续的债务压力以及复苏乏力,包括欧元区在内的发达经济体将延续财政紧缩、货币宽松的格局,全球会进入一个较长的低利率时期。这种状况对新兴市场、对中国的影响利弊兼有。

有分析人士认为,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可能推动热钱反复进出交易性的大宗商品及新兴市场风险资产领域,使各国的通胀管理和宏观调控难度增加。

 

希腊问题危中含机

利弊相生,危中含机。正如一些分析人士所言,对中国而言,希腊债务危机“并不全是坏事”。

从对外投资角度看,在连续六年经济衰退之后,希腊资产价格已经处于谷底,待售项目众多,合作机会涌现。目前中国在希腊运营的最大项目是中远集团旗下的比雷埃夫斯港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双方2008年签署了35年期特许经营权协议,金额达45亿欧元。其他在希腊运营的中国公司包括中兴、华为、国航等。从统计数字来看,中国尚未跻身希腊前十大投资来源国之列,中国企业在希腊市场大有潜力可挖。

从国家层面看,外部需求的不确定性将继续倒逼中国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增长模式。此外,未来如果希腊需要更多国际资金援助,中国可以考虑通过适当途径和方式参与,从而在全球经济治理舞台上争取更多话语权和拓展空间。

从全球货币体系的演化角度看,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欧元受到重创,再加上美元凭借储备货币地位“绑架”世界经济的内在矛盾,全球对一个“多极化”货币体系的需求更盛,人民币国际化的外部环境或将更为有利。

正如李克强总理近日就希腊债务问题阐述中国政府立场时所说,中国愿意看到希腊留在欧元区,呼吁国际债权人和希腊方面尽快达成一致,取得积极进展,使希腊和欧元区都能够度过这场危机,中国愿为此发挥建设性作用。

【记者俞懋峰,编辑汪平 樊宇,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

责编:孙千翱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