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中国合作,是解决希腊债务危机唯一捷径!
来源:环球网 2015/07/01 14:22:47 作者:占豪
字号:AA+

导读: 希腊债务问题靠内部的互撕不可能得以解决,欧盟应高好好地、深入地讨论一下,如何在“一带一路”建设方面与中国展开更深入的合作,在发展战略上加快与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对接。只有这样,欧盟和希腊才能从根本解决包括希腊在内的债务危机,挽救欧元,弥合欧盟内部的裂痕!

我们都知道,希腊和欧盟正在因希腊债务问题闹分家。希腊总理威胁要退出欧元区,而德国总理和德国政商界则商量考虑让希腊退出欧元区。各种舆论认为,希腊退出欧元区已成不可逆之势。

昨天,占豪对此做出过评论,观点很明确:希腊退出欧元区是双输之局,可能性微乎其微。在占豪看来,除非希腊决定“经济自杀”,欧盟想在经济上自己狠狠捅自己一刀,否则希腊退出欧元区不太可能。至于希腊总理威胁要对此展开公投,那也不过是政客的威胁和推卸责任,因为就是真的到了公投那一步,公投通过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也基本没有。这一点,就像苏格兰公投脱离英国一样,基本不太可能,希腊人再蠢也没蠢到和富豪俱乐部的兄弟绝交的地步。

在昨天我们评论后,希腊那边今天就传出消息,希腊的雅典,市民组织游行示威,反对公投退出欧元区。当然,在反对公投退出欧元区的同时,他们也还强烈反对债权人(欧央行和IMF)对希腊的“敲诈”。

希腊债务的主要债主欧央行、IMF,欧央行和IMF背后则是以德国为首的欧盟强国。以德国为首的欧盟主导者想要的是希腊让渡一些政治权力给欧盟,同时缩减开支,减少福利,如此主要是为了加强欧盟的进一步整合的同时,通过缩减开支和福利来实现债务危机的解决。事实上,之前包括欧央行、IMF给希腊那么多低息贷款,根本目的也是为了“用金钱换主权”,从而促进欧盟一体化。所以,某种程度上说,既然当时大家都觉得可以交换,现在当然也可以。之所以双方难以就交割达成一致,根本原因还是买家想出更少的钱,而卖家想要更高的价,双方价格谈不拢而已。

简单说,就是希腊人想继续维持高福利的生活,不想为这些债务负责;而以德国人为首的欧盟强国,则是要希腊负责,欧盟可以兜底但希腊必须让权,同时必须开始“省吃俭用”。在占豪看来,这种博弈和谈判,最终还是会达成一致,真正彻底闹崩的可能性并不是很高。因为,相比达成一致意见,闹崩对双方任何一方都极为不利。

可能很多战友会问,希腊的债务危机怎么解呢?欧盟内部这么互撕真的好吗?

事实上,在占豪看来,这种互撕的根本原因在于,欧盟近几年的发展停滞了,因发展停滞而带来的债务压力使得欧盟内部失去了平衡。作为以德国为首的债主,他们担心像希腊这样的国家成为债务黑洞,最终把德国等国也吞噬、拖垮。基于此,他们想拿到希腊更多权力的同时,迫使希腊节省开支,降低福利;作为希腊,他们既不想降低福利、减少开支,也想尽量以更少的代价换取更多援助,以避免希腊经济进一步陷入窘境。

针对这种现实情况,其实我们只要换一个角度去看问题,也许情况就又会不同。譬如,假如经济重新进入增长通道,当希腊的财政收入可以弥补其债务支出,同时欧盟内部再在利息上做出一些让步,是不是这债务危机自然暂时就不再是问题了?假以时日,这些债务自然就会消化掉。所以,本质上,希腊债务危机还是发展问题。如果有良性的发展循环,这种债务问题根本就不会成为问题,有问题也会随着时间而消失。

因此,在占豪看来,希腊债务危机解决的唯一途径不是这种内耗式的争吵、互撕,而是应该思考如何促使希腊重新进入良性的发展轨道。发展问题不解决,债务问题永远难以解决;发展问题解决了,债务问题自然就被消化了。那么,如何促进欧盟、希腊的经济增长呢?

如果欧洲人、希腊人足够聪明,中国总理现正在比利时布鲁塞尔进行第17次中欧领导人会晤,中国总理非常明确地向欧盟释放了信号:1、希腊问题事关中欧关系、世界金融稳定和世界经济复苏;2、中国帮助欧盟,事实上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3、中国希望看到繁荣的欧洲、团结的欧盟、强大的欧元。中国总理意思很明确,和中国合作吧,共同推动“一带一路”战略,这债务危机自然就能解开了。

当前世界经济,发展瓶颈在哪里?是西方掌握了太多的资本,发展中国家却资本短缺,这种资本冗余和资本短缺的矛盾,缺少一个稳定的良性流通通道。如此一来,资本无法通过渠道有效地到新兴市场投资,而新兴市场因为投资不够而增长乏力,于是这经济增长困境就产生了。更直白地说,由于过去几十年发达国家过度去工业化,导致他们没有能力对新兴市场进行低成本、高收益的实体经济投资。不能帮助新兴市场发展,自然自己也难以获得可持续的发展收益。在发达国家内部,由于已经到了后工业化时代,根本已经没有了发展空间,如此下去,靠负债、靠虚拟经济,靠中国的廉价商品,这种发展又如何能长期持续呢?微信号:gules007

要解决这一核心发展矛盾,途径只有一个,通过一个安全的渠道,将发达国家的资本、商品输送到新兴市场,从而解决世界的经济发展循环问题。而这个安全的渠道、平台,只有中国能够担负得起。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基于大国责任和自己发展需要,提出了能够惠及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具有极强普惠性的“一带一路”战略。在这一战略基础上,中国还主导筹建了亚投行。通过这种系统性的全球战略构建,这不但可以很大程度地释放中国强大的工业产能,帮助周边国家发展,同时还能将发达国家的缺乏活力的冗余资本进行合理导流,给发展中国家提供发展机会的同时,给发达国家资本提供投资的机会。更何况,“一带一路”本身所需要进行的互联互通基础建设投资,就有巨大的投资空间,同时还能促进各国贸易,从而推动“一带一路”上相关国家的经济发展。

希腊所处的位置,在地缘上是地中海的要冲,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欧洲的对外门户,如此重要的地理位置,发展贸易、旅游都是绝佳之地。若能站在“一带一路”战略基础上,充分发挥希腊的区位优势,希腊经济岂能不发展?经济发展了,所谓的债务危机自然就不再是主要矛盾,随着时间自然就被化解掉、不存在了。

然而,问题在于,欧盟要认识到欧盟的战略和“一带一路”战略进行对接的重要性,要加快推动中欧投资贸易协定的签署,这样中国的资本就可以很容易到希腊进行投资,希腊的区位优势在贸易方面就能得到良好体现。

在“一带一路”战略的支撑下,有中欧贸易不断扩大的空间作为发展基础,有因贸易需要带动的投资、贸易的拉动,希腊一定会吸引包括中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对希腊进行投资。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希腊所谓的债务危机还存在吗?而欧盟的其它强国,考虑到和中国的经济强互补性的关系,中国的市场能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希腊债务问题靠内部的互撕不可能得以解决,哪怕暂时的妥协也只是挨一些时间而已。更何况,这种长期的内耗只能徒增内部矛盾、增大裂痕,而于事情本身的解决却于事无补。在占豪看来,欧盟应高好好地、深入地讨论一下,如何在“一带一路”建设方面与中国展开更深入的合作,在发展战略上加快与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对接。只有这样,欧盟和希腊才能从根本解决包括希腊在内的债务危机,挽救欧元,弥合欧盟内部的裂痕!

责编:孙千翱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