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成立正当其时
来源:瞭望 2015/07/06 14:34:57
字号:AA+

导读: 亚投行作为一家聚焦基础设施领域发展的功能性多边机构,将推动国际发展合作走向更高水平。《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6月29日在北京签署后,亚投行即进入开张运营前的最后阶段。

亚投行作为一家聚焦基础设施领域发展的功能性多边机构,将推动国际发展合作走向更高水平。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6月29日在北京签署后,亚投行即进入开张运营前的最后阶段。

协定在宗旨中明确指出,将“通过在基础设施及其他生产性领域的投资,促进亚洲经济可持续发展、创造财富并改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这与当前国际社会关切高度契合。亚投行将积极补充现有机制的不足,推动缓解全球基础设施建设资金匮乏的状况,为亚洲乃至更广大地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更强动力。

2015年是名副其实的“国际发展年”。国际社会将通过一系列峰会,围绕发展的目标、理念和手段等制定新的“发展秩序”,承前启后,意义深远。联合国2000年制定的全球“千年发展目标”将于今年到期,各国正在紧张筹备制定“2015年后发展议程”,这是国际社会在2015年最重要的议题之一,而全面提升基础设施水平又是其中的重要内容,发展融资则是先决条件。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于12月在法国巴黎召开,减排、控碳都需要进行庞大的基础设施投资,所以气候融资同样是巴黎大会能否成功的先决条件。国际社会对发展中国家的国际贸易援助也到了总结经验、继往开来的关键时期,发展中国家的港口和物流建设仍落后于经济发展需要,但金融危机导致发达国家施行财政紧缩政策,贸易援助在2013年出现了大幅下降,亟待补充资金。

从地区来看,亚洲基础设施市场已迈入膨胀式发展时期,每年需要大约8000亿美元投资,但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注册资本分别只有约2200亿美元和1600亿美元,亚行2014年批准的贷款金额只有135亿美元,远不能满足亚洲基础设施投资所需,与全球投资需求差距更大。世行和亚行的行政效率也广受诟病。此外,美日冷处理亚投行的做法,实际是在以整个亚洲地区的发展利益做代价来换取对中国崛起的阻滞。

因此,亚投行作为一家聚焦发展(基础设施领域)的功能性多边机构,成立正当其时。更重要的是,亚投行作为中国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外交理念的重要实践,将推动国际发展合作走向更高水平。

从提出倡议到推动形成基本政治共识,再到针对具体技术细节进行高效谈判并签署法律文件,中国在其中出色扮演了设计者、建设者和参与者等多重角色。未来,亚投行在服务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也将通过它的高效运营,为国际发展合作注入更多活力,并为中国进一步融入、适应乃至影响国际社会发挥桥梁作用。

可以设想,亚投行有可能引领出现新一波“国际投资开发潮”或“国际援助潮”,刺激国际社会特别是发达国家拿出更多资金用于进行基础设施发展援助,有助于全面提升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

亚投行将严格按市场理念办事,始终坚持开放包容原则。从资金来源上看,以各国认缴资本金为担保,通过市场发债等方式进行融资,开展业务的方式包括直接贷款、联合融资、股权投资等,完全通过公开的市场方式进行操作;从业务范围上看,“银行可以向任何成员或其机构、单位或行政部门,或在成员的领土上经营的任何实体或企业,以及参与本区域经济发展的国际或区域性机构或实体提供融资。在符合银行宗旨与职能及银行成员利益的情况下,经理事会超级多数投票同意,也可向非成员提供援助”,确保了银行的开放性。

更重要的是,亚投行并未显示出要制定新规则的政治意图,始终坚持开放性原则,这一点与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等新型经贸联盟具有本质区别。

事实上,中国经济的快速崛起,得益于现行的国际贸易和金融制度。从更长的历史时期看,未来中国的确需要更多国际话语权,需要更加深入参与全球治理,也将为国际社会提供更多公共产品,但中国无意颠覆或背离现行制度模式。

中国如果要把亚投行变成霸权政治的工具,在当前这种开放的治理模式下,实际难度要比想象的大得多,更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从亚投行协定文本中可以明显看出,中国对现有国际金融制度的承诺将长期保持不变。中国在签订这份协定的同时,就等于向世界宣布了亚投行的未来发展方向:一家功能性的多边机构。

当前,国内外赋予亚投行的政治色彩都过于浓厚。国际社会出于对中国崛起的担心而做出种种猜测,国内一些舆论则出于对大国政治的幻想,将亚投行作为某种标志看待,但无论哪一种都不利于亚投行健康发展。目前,《亚投行协定》业已签署,未来需要让政治的回归政治,经济的回归经济,集中精力搞好核心业务,方能塑造核心竞争力。 文/韩立群

责编:黄婉宁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