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抗战时聂荣臻对八路军下达何命令曾被百姓要求收回?
来源:中国台湾网 2015/07/10 09:42:48 戴旭
字号:AA+

导读: 在后来聂荣臻自己撰写的《聂荣臻回忆录里》我们看到了这样一段记录“一九四二年春天,青黄不接,群众和部队都发生了粮荒,入春后,老百姓就把树叶当成了主要粮食。我们部队有的伙食单位,请示能不能采集树叶,我曾要求军区政治部为此发了训令,部队所有伙食单位都不能在村庄附近采摘杨树叶、榆树叶,要把它留给群众吃。宁可饿着肚子,也不与民争食”。

本文摘自:《燕赵老年报》2015年7月1日4版,原题为:《晋察冀根据地的“树叶训令”》

训令通常是部队里以政治部名义下达的必须执行的命令,应该说级别很高,针对的是非常重要的事。1942年,在晋察冀根据地,由于日寇的封锁扫荡,边区军民经常忍饥挨饿。当时的司令员聂荣臻就曾签发过一道训令——《树叶训令》,内容是禁止部队采摘村庄附近的树叶。

为何部队会因为一片小小的树叶还正式下了一道训令?在河北保定阜平县的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讲解员周慧敏介绍,1941年至1943年,边区军民的生产生活都处在最困难的时期,而树叶便成了军民最主要的口粮。聂荣臻司令员看到这一幕,于是下令不许部队在村庄方圆15里之内采摘树叶:“宁可饿着肚子,也不与民争食。”

当年的情况究竟困难到了何种地步会让军民要以树叶为食?在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我们翻看了影印版本的《晋察冀日报》,《晋察冀日报》原名《抗敌报》,是中共晋察冀边区党委机关报。1941年9月17日的报纸刊登着中共晋察冀北岳区党委的一封指示信,“敌寇秋季扫荡边区,已由分区扫荡,进入严重的全面扫荡。以优势兵力一万五千人,企图打击我党、政、军首脑机关和后方机关,大量破坏秋收”。

这场秋季大扫荡长达两个月,在“反扫荡”中八路军与敌作战800余次,而这次日军的大“扫荡”使得晋察冀边区中心北岳区蒙受了空前的损失。对于这段历史,聂荣臻元帅在1980年撰写回忆录时曾详细讲述过,其秘书周均伦,全程参与了回忆录的整理工作,如今84岁的他,对聂荣臻元帅所回忆的那段历史还清晰地记得。

周均伦老人讲道,日军残酷“扫荡”后,雪上加霜的是1942年春天又发生了大旱,北岳区进入了最困难的时期。依据这段历史,我们来到了河北平山、阜平和唐县,这里是当年晋察冀北岳区的一大部分地区。

从当时拍摄的三张历史照片可以看到,低处的树叶已所剩无几,大家不得已就要冒着危险爬到高处去砍树枝。阜平县史家寨村村民张朝杰的父亲曾是聂荣臻司令员的警卫,他父亲常向他说起,群众是如何采树叶的。

今年86岁的杨胜荣老人,当时是阜平县妇救会成员,她告诉记者那时群众对树叶看得很重,因为它是全年的粮食。人们把树叶弄碎了,蒸饼子吃,多余的则晒干后用布袋装起来。

在后来聂荣臻自己撰写的《聂荣臻回忆录里》,就着重提到了部队和群众遇到的艰苦情况。“一九四二年边区财政会议期间,研究部队给养供应问题时,我曾作过一次发言。我讲到部队给养困难,但是人民群众的生活更困难。为了渡过难关,部队要想方设法减轻人民的负担”。

但是对于部队来说,黑豆也不够吃,他们也只好采树叶。今年93岁的赵福晨,1942年在唐县和家庄村参加八路军。他告诉记者那时八路军一天只吃两顿饭,每顿饭是三个二、三两重的树叶饼,吃不饱就多喝点野菜汤。为了不断顿,他们每天出去采树叶,而一颗大树上的树叶仅够他们一个排39人吃上一天。

当时,晋察冀军区司令部就设在和家庄村,时任军区政治部代主任的朱良才,注意到部队和老百姓因饥荒粮食不够共采树叶的问题。在北京,记者找到了朱良才的儿子朱新春,朱新春曾经也是军人,如今他一直在专心研究,他父亲在晋察冀的工作经历。

朱新春说,由于当时树叶有限,而村里百姓有老有少,父亲发现这件事后就向聂帅报告。聂帅跟父亲说,不能与民争利,把树叶都留着让老百姓去采摘,我们就吃些黑豆。

掌握了朱良才汇报的情况后,时任晋察冀军区司令员的聂荣臻便下了禁止部队采摘村庄附近树叶的训令。在后来聂荣臻自己撰写的《聂荣臻回忆录里》我们看到了这样一段记录“一九四二年春天,青黄不接,群众和部队都发生了粮荒,入春后,老百姓就把树叶当成了主要粮食。我们部队有的伙食单位,请示能不能采集树叶,我曾要求军区政治部为此发了训令,部队所有伙食单位都不能在村庄附近采摘杨树叶、榆树叶,要把它留给群众吃。宁可饿着肚子,也不与民争食”。

这个关于“禁止采摘树叶的训令”以布告的形式贴到了村庄周围。布告贴出后,村民发现和他们一起摘树叶子的八路军不见了,他们找到了司令部。在《聂荣臻回忆录》里这样记述了当年的情景:“广大群众得知这个训令后,很激动。他们找到军区,找到边区政府,找到我,要求收回训令,说得十分恳切”。

八路军“宁可饿着肚子,也不与民争食”,一些群众却要求八路军“收回训令”,那是什么让军民之间在那样的困难时期会如此谦让呢?这源于良好的军民关系,从1937年10月晋察冀军区建立后,部队就一直很注重团结百姓。在当时的《晋察冀日报》上,我们经常翻到这样的新闻,“在警戒线上帮助老乡春耕;军队帮助麦收;为灾民,子弟兵捐出了自己的一切”等等。

最终,这个训令不仅没有被收回,而且还传达到了晋察冀军区的驻扎在北岳区的各个部队里。93岁的老八路军战士赵福晨说,当时部队接到这一训令后,有的战士觉得,村庄周边的树叶不让采,非要舍近求远饿着肚子去远处采,打仗还吃不饱肚子,心里就犯起了嘀咕。

对于少数战士们的不理解,部队军官就针对性的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而更多的战士,则是坚决执行这一训令,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来自老百姓,依靠老百姓,不能损害老百姓的利益。老八路军战士赵福晨说,当时训令虽然没有提到违反了会被怎样处理,但是没听说谁违反了。

而为了度过1942年严重的困难,八路军部队开始了精兵简政和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对于这段历史,《聂荣臻回忆录》上写到,“机关部队普遍制定了节约粮食计划,所有脱产人员除伤病员外每人每天节约一至二两粮食”。老八路军战士说,那时的节约官兵一致,没有任何人搞特殊。八路军通过大生产和节约运动来补缺军粮,把节省下的粮食来救济老百姓,军民团结终于挺过了这段最困难的时期。光1942年就节约了14万斤粮食,4万套军衣。

责编:胡玲莉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