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京华时报:明星不能只要粉丝亦步亦趋
来源:京华时报 2015/07/13 10:43:01 张庭宾
字号:AA+

导读: 当郭敬明被问,作为公众人物,为什么从来没为社会不公发声过的时候,他说他不像所谓的公知对社会现状、权力结构有清晰认知和鲜明观点,他不懂这些,根本不懂这背后的社会矛盾。这话表面没什么问题,但是郭敬明说自己不懂社会结构背后的社会矛盾,这就有点问题了,不表达是一回事,不懂是另一回事。

原标题:明星不能只要粉丝亦步亦趋

当郭敬明被问,作为公众人物,为什么从来没为社会不公发声过的时候,他说他不像所谓的公知对社会现状、权力结构有清晰认知和鲜明观点,他不懂这些,根本不懂这背后的社会矛盾。“但是我作为作家能写很好的小说,作为导演我可以好好拍电影,我对中国经济发展也是有贡献的。”

这话表面没什么问题,每个人有不同的长项和服务社会的方式,当然没有要求每个公众人物都拿着话筒。但是郭敬明说自己不懂社会结构背后的社会矛盾,这就有点问题了,不表达是一回事,不懂是另一回事。作家、导演所创造的财富,精神层面和物质层面是并重的,跟造房子开网店的纯企业家多少有所不同(其实放眼望去,一流企业家都是有社会责任感的,甭管是造房子的还是开网店的)。一个作家抑或导演,是不是该洞悉社会结构,回答当然是肯定的。不是说非做纪实题材,才是关心社会和有历史责任感,而是说作家都应该是一个有透彻观察的人。某一方面观察透彻了,才有可能不使人昏昏。只有在这个前提下,你的作品才有筋骨和生命力。知道郭敬明为什么抄袭起家,从未道歉且面无羞涩了吧,他的书有这样一句题跋“愿人们的爱恨,为你加冕”,加冕的桥梁就是财富——所有骂我的人,你的书没我卖得好,你的电影没我的票房好,你的粉丝没我的多,你们仇富,你们过时,你们老土,这就是他的是非观。他自豪地套用蔡明亮的话说,《小时代》是这样一部作品,像匕首一样,把混沌的人群划得界限分明。

四部《小时代》我都为老不尊地看过了,最后这部还被挟持着,像铁杆粉丝那样字幕出现也不离场。等到最后8分钟彩蛋,顾里她爸给同父异母的仨孩子留下了第五份隐藏遗产——不是还有第五部吧?郭敬明的电影就是给粉丝拍的,比如最后一把火,时代姐妹烧死了三个,如果不是女儿给我讲,我哪里看得明白,以为HappyEnding呢,没看过书完全是不受邀加入观影俱乐部的感觉。还有那些各种长得差不多的面瘫男色,看了四部我还脸盲呢,衣服除了校服都没一件觉得好看的。我也爱牌子货,大牌没有错,错的是堆砌,审美层面同理讲述层面。

电影是陪女儿看的,她管这个系列叫“我的《小时代》”,她就是郭敬明的一名基层粉丝。提到话题争议,她一副道不同不与谋懒得理你的嘴脸,拒绝讨论拒绝交流。同事给我留言说,“当年女儿中考,我为了讨好她,接受她的建议,读了40多万字的《小时代》。读完跟她邀功,她无动于衷,问,你确定真的看懂了吗?”我真是试图弄懂这些,而不是简单地分阵营站队。

非粉丝反对者,网络打分非一即五,这在电影史上都是非常奇特的现象。郭敬明的粉丝集中在90后、00后,很多孩子初中阶段接触郭敬明,对社会结构和矛盾没什么概念。郭敬明给了他们独立于大时代之上,割裂于历史长河之中,虚化处理社会结构和社会矛盾的一个小时代画卷。在概念化的华丽的衣、美丽的颜、梦幻的爱恋、撕破脸的残酷、情比金坚的姐妹情中……他们和一个虚幻、唯美、富有的小时代一见钟情,刻在成长年轮中,共进共退,外人谩骂挡不住他们无条件地贡献票房。

郭敬明写书是印钞机,拍电影创造了13亿票房奇迹,不可否认这是他聪明和勤奋的回报。比如郭敬明一条微博,相当于一个营销团队,他深夜放上锦荣裸照播报《小时代4》票房。正在冲澡的锦荣赤裸上半身,并豪放发声:“告诉我你们明晚想看哪位性感的票房播报员呢?后面的衣服越穿越少了呢!”这是一场“票房是电影的通行证,挣钱是荣辱的墓志铭”的炫耀。郭敬明倡导自力更生过上好日子,继而至钟爱浮华。作为偶像,你对你的粉丝除了护着和贩卖商品,还有教化责任。一句我不懂,会换来千万粉丝的亦步亦趋,那么这个社会该由谁来懂?

责编:杨琳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