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蒋方舟:参加真人秀为写作积累素材 单身不恨嫁
来源:华西都市报 2015/07/14 09:17:21 作者:张杰
字号:AA+

导读: 近日,蒋方舟接受了华西都市报的独家专访,系统解读了自己的职业态度、生活态度,并表示“如果不做杂志了,可能会找个大学继续读书吧”。

  蒋方舟:害怕失去写作所需要的愤懑的表达欲。

华西都市报记者张杰

2012年夏天,当很多同龄的大学毕业生还在为工作发愁时,23岁的蒋方舟,从清华毕业获得的“首份工”便是《新周刊》杂志的副主编,起点不俗。

3年后的今天,纸质媒体正遭受新媒体的巨大冲击,处于艰难的自我转型升级之中。26岁的蒋方舟,当了三年纸质杂志副主编,有何感受?有何打算?

近日,蒋方舟接受了华西都市报的独家专访,系统解读了自己的职业态度、生活态度,并表示“如果不做杂志了,可能会找个大学继续读书吧”。

5月23日,蒋方舟在自己的微博中晒出她随李克强总理参加哥伦比亚中哥文学交流会的消息,并附上活动照片,只见她穿一袭红裙,同排就座者还有莫言。

据悉,26岁的蒋方舟是研讨会现场最年轻的代表,并被安排第一个发言。从拉美归来的小蒋,又接受了电视台的邀请,参加了两档电视真人秀节目,一个是跟文学有关,另外一个在江苏卫视,跟演员夏雨、张雨绮、欧豪等影视名人一起学开飞机。据小蒋透露,学开飞机是来真的,“学会开飞机是三十岁之前要做的事之一!”

参加真人秀

为写作积累素材

华西都市报:最近你参加了电视真人秀节目。写作者毕竟跟影视明星不一样,可能不太适合电视这种娱乐性质很浓的平台。你的真实感受如何?

蒋方舟:去参与真人秀节目,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有趣的体验吧,或者说是为写作累积素材。我正在写一部长篇小说,真人秀与这个故事有点儿契合。现在大众传媒大量地接入到现实生活,生活本来就变得像真人秀一样。作家的使命是记录一个时代,所以近距离地贴身观察是最有效的方式。我自己不是一个娱乐性很强的人,在节目录制过程中,也不会故意为了节目效果而去扮演别人,所以还是展示自己真实的个性。

华西都市报:现在媒体格局处于剧烈变动之中,你也是供职纸质媒体的一员,对于新媒体,你有怎样的思考或应对方法?

蒋方舟:我身边做了很多年的媒体大牛,也都纷纷退场转行,可见在大趋势面前,人能做的是少的。但是对于新媒体,我也暂时还在观察中。因为现在还没有看到特别成功的新媒体尝试。但任何媒介重要的都是内容,幸运的是我一直是内容生产者。

华西都市报:对未来有怎样的规划?如果不做杂志了,会去做什么?会考虑辞职做专职作家吗?

蒋方舟:我不算是一个有规划的人,我只会对自己的写作有计划。如果不做杂志了,可能会找个大学继续读书吧。对于职业,我一直是被选择的。

单身不恨嫁

害怕失去表达欲

华西都市报:你曾经说过,你30岁之前不会结婚,如果结婚,很可能会出轨。这种想法现在有变化吗?你现在是什么状态?

蒋方舟:现在还是单身,因为我平常朋友圈子很狭窄,而且工作也挺忙的。我希望晚点结婚,倒不只是因为怕出轨,是因为害怕自己被一种幸福美满的生活收服,而失去写作所需要的愤懑的表达欲。

华西都市报:有的作家生活单调,有的作家生活有趣,你是属于哪一种?普通的一天,你的阅读、写作时间是怎么分配安排的?最近看你出国旅行很多。

蒋方舟:我之前是一个苦行僧一样的写作者,每天默念“存天理灭人欲”。普通的一天,我大概是早上八九点开始写作,写到中午。然后下午去咖啡厅继续看书写作。直到最近这两年,我开始登山、旅行。我发现,比记录生活更难的技能是体验生活。我自己希望能保持每年去三个国家以上。

华西都市报:你经常在微博上晒你最近读书的书单。最近在读什么好书,可以分享吗?总体来说,一般怎样的书,会容易吸引你去读?

蒋方舟:最近看了格雷厄姆·格林的小说《问题的核心》和他的短篇集《二十一个故事》。非常好看。因为格雷厄姆·格林本来就是我最爱的作家之一,所以最近在系统地看他所有的作品。我喜欢读有信息量的书——无论是给人独特体验的小说,还是颠覆自己知识系统的社科类书籍。

记者手记

蒋姑娘偏爱写中年人故事

“那种捅了我们一刀的作品”

日前,蒋方舟的新书《故事的结局早已写在开头》短篇小说集,正式出版面世。此前都是写杂文、散文为主的蒋方舟,首次挑战虚构小说写作。这部集子包括发生在世界九个地方的九个故事,比如《台北·自画像》、《拉萨·绿度母》等。此外,还有三亚、青岛、伊瓜苏、武威、轻井泽以及美国和维也纳的一些城市等等。蒋方舟说,小说中的地方,除了武威、美国她目前没有去过,其他地方都是她去过的地方,“我选择了这几个曾经让自己印象深刻的旅游地点,然后残忍地让小说的主角们在那里,直视自己的困境。”

众所周知,当下市场上充斥着大量的短篇情感小说集,其中多走情感鸡汤、故耍文艺腔路线。但蒋方舟九个故事中的主角,成长经历都颇为极端。蒋方舟对小说中人物命运的安排,也较为低沉、灰暗,读来显得深刻,但难免有沉重之感。对此,蒋方舟很有个性,“现在的很多小说或者文艺创作,都标榜‘治愈’、‘励志’、‘暖心’等,但我觉得文学不应该具备这些功能。我记得是卡夫卡说过,要读就要读那种捅了我们一刀的作品。”

年少成名,曾被誉为“少年天才作家”的小蒋还透露,她新书中的突破在于,“第一次在小说中写成人社会,书中所有人物都是比我年纪大很多的,我偏爱写中年人的故事,我爱他们身上的无能为力和荒谬。所以描写他们的生活和奇遇,对我来说是最困难的。而且,我想写一些当下的生活。当今社会太有趣太吊诡太丰富,而这些丰富既是碎片化的,也是转瞬即逝的。所以我希望用短篇的方式来记录下它们。”不过,出生于1989年的小蒋坦言,自己最大的困难就是“生活经验太少。这本书的写作掏空了我之前所有的人生经验,写完就感到了一种透支,不是体力上的,而是心态上的。”

责编:杨琳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