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文联主席谁都可以当的吗?
来源:光明网 2015/07/15 11:10:54 江涌
字号:AA+

导读: 这则新闻被广为传播——“湖南一文联主席网上晒诗遭差评,怒砸网站办公室”。或许政协委员们主要指涉专业文艺单位,但作为更高层面的文联,尤其是主席,理应配备更专业更内行的干部。

这则新闻被广为传播——“湖南一文联主席网上晒诗遭差评,怒砸网站办公室”。流行新闻的一般特征是:用对比的方式凸显某种荒唐。这里,“文联主席”的斯文身份和“怒砸办公室”的野蛮行为形成强烈反差,由此激发了人们的关注兴趣。

对一般读者而言,文联和文联主席是啥,未必弄得清楚。所以,要把文章写清楚,道理说清楚,先得简要“普及知识”——“文联”是简称,全称是“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其性质属于“人民团体”。它是各类艺术家们的“娘家”,进入这个团体的各种“家”需要相当的成就才能跨入门槛,如果没有几把货真价实的刷子,一般会员都很难入,何谈理事或主席!倘若不是德高望重或德艺双馨的著名艺术家,哪有可能成为某个协会的主席,更遑论文联主席?这里列出几位中国文联历届主席副主席的名字,保准让你吓一跳:郭沫若、茅盾、周扬、巴金、老舍、梅兰芳、夏衍、冰心、曹禺……即便是各地文联的主席,也都是如日中天的艺术大家。可见,“文联主席”的头衔,是和艺术成就紧密相联的,这理应成为共识。

也许读者会质疑:你说的都是些大城市,在中小城市,哪有什么大名人?质疑有理。但没有大名人,也有小名人啊。没有大作家,也有小作家啊。没有小作家,也有小音乐家、美术家、书法家、摄影家啊。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略微降低标准,总能选拔出几个出类拔萃的艺术精英吧。而眼下这位湖南耒阳的文联主席,显然连基本的艺术造诣都缺乏,甚至连基本的文化水准都堪疑。

不妨先看看他的文学水平,引一首他的“诗”,名曰《耒阳赞》:“耒阳天下第一福地,竹海第一福地中央。身在福中要惜福呀?惜福才会福多多啊!舞文弄墨文人事呀?吹毛求疵很不好啊!劝君不要肝火旺呀?弘扬正气才正常啊!”在下评曰,除了一点点“政治正确”,没有任何艺术含量。论押韵,没押上;论意境,全然无;论旨意,一团糟;论标点,瞎点点……可以称得上一无是处,所以我才在“诗”上面打上引号。幽默的是,该主席显然对自己的诗才有点自鸣得意,所以才会网上晒诗。既然晒了,也即“发表”了,网友们是给好评还是差评,就由不得他做主了。这也属于现代公民的基本常识。然而这位文联主席居然在社区网站内动用了全武行,怒砸办公室。这就不但有辱斯文,简直就是社会混混的形象了。身为文联主席,再不济,你也只能限于口诛笔伐呀,怎么弃文从武了呢?

当然也难怪他,口诛笔伐需要文学才华,可他连一般的文化水准都达不到。就记者所见,他留下的短短九个字的纸条,就出现了两个错别字。记者还在在视频中看到,他在写纸条时还询问网站工作人员,“砸电脑的砸字怎么写?”被工作人员揶揄:“您是文联主席,连砸字都不会写?”这里还有更可笑的部分:这位文联主席之所以冲入社区网站办公室“讨要说法”,是因为他把网站当成了“诋毁发源地”,根本不懂网络舆论的子弹从哪儿发出。他以为砸毁了网站办公室的电脑,就等于摧毁了发源地。殊不知电脑只是个无辜的器物,和它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想想这一幕也是醉了。

“怒砸”之后,警察闻讯而来,问话过程中,该文联主席语无伦次答非所问,让人起疑:眼前这位是不是具有高文化层次的文联主席?然而验明正身后确凿无疑:此君确为耒阳市文联主席。于是不禁要追问,上级领导部门究竟将“文联”视为什么样的团体?是“解决干部级别”的临时跳板,还是“无可无不可”的次要岗位?甚或,是“带病干部”或“无能干部”的避风港?我这样说绝不是无的放矢,先前的四川省文联主席郭永祥就是在省委常委和副省长的任上涉嫌贪污,然而为了保护“污点干部”,让他在“清闲的文联”挂上了职。显然,够不够格,胜不胜任,不在考量范畴。由是想起前不久人民政协报刊登的一则有点锋芒的报道,题为《欲攀文艺创作高峰,首需“治境”“择将”》,说的是,全国两会上,部分政协委员明确提出——虽然缺“高峰”的原因是复杂的,但最重要的是文化单位常常被作为安置干部的地方。由这样的干部管理文艺单位,只怕日后“高原”都会变为“盆地”。然后是针对性的建议:希望领导部门选好配强专业文艺单位的领导班子,选拔有专业实践经验、德才兼备的从业人员作为后备干部培养。这是我第一次在公开媒体上见到的“明确”而“直率”的批评。这些政协委员专家们把“有高原缺高峰”现象的“最重要”症结点明了,那就是缺乏懂行的文艺干部。甚至毫不避讳地挑开了“内幕”:“文化单位常常被作为安置干部的地方”。

在文化界,其实这是心照不宣的“常见景观”。他们经常会迎接“新领导”,这些上任者背景各异,级别各异;令人诧异的是,当公布履历时,竟往往发现,这些未来的领导既无专业历练,亦无文化特长,似乎只是为了“解决职级升迁”而“到此一游”。由此令人不得不遗憾地推测:在组织部门的眼睛里,文化单位“反正不重要”,让有些干部来“转一转”而解决职级安置,或许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唯独没有想到,文化对于民族素质和民族精神的塑造力,担责至伟。此岗位何其重要,并非可有可无。

或许政协委员们主要指涉专业文艺单位,但作为更高层面的文联,尤其是主席,理应配备更专业更内行的干部。何况,它更应是选举的产物!事实上,文联主席还是一个地方文学艺术最高水准的象征性职务,其主要功能是“威望吸纳”。你可以配备党组书记,配备秘书长,但是文联主席的席位,就像院士的职位一样,不能视为简单的行政职务。这种共识,早已有之,但是一到某些地方,长官意志高于一切,就会“乱点鸳鸯谱”。如今由湖南耒阳文联主席的所作所为挑开这个话题,值得引起深入思考。

责编:杨琳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