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过度阐释“中国失掉奥数冠军”
来源:海疆综合 2015/07/20 10:05:37 乔良
字号:AA+

导读: 听惯了“打倒万恶的奥数”、“奥数就像过街老鼠”、“奥数危害甚于黄赌毒”等声音,看惯了“中国专注奥数冠军20年”的桥段,忽然间的一次“中国不是奥数冠军”的新闻引发了无论国人的关注和讨论。

第56届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7月4日至16日在泰国举行。美国夺得冠军,中国和韩国分获二、三名。这是美国自1994年夺得冠军后,时隔21年再度夺冠。而在此期间,第一名获得者通常是中国。英媒由此惊呼,“美国破天荒”。中国网友则调侃,“奥数都不加分了,谁还陪你玩”,“实际上是在美国读书的中国娃,打败了在中国读书的中国娃”。(7月19日《华商报》)

听惯了“打倒万恶的奥数”、“奥数就像过街老鼠”、“奥数危害甚于黄赌毒”等声音,看惯了“中国专注奥数冠军20年”的桥段,忽然间的一次“中国不是奥数冠军”的新闻引发了无论国人的关注和讨论。

有人认为这是一次正确的价值回归,认为这有助于改变国人尤其是一些学生和家长对于奥数成绩的过度崇拜;也有人认为,这是教育部取消奥数加分之后的必然结果——既然高考不加分了,那么也便没有多少高中生在奥数方面用力了。争冠失败,也便有了一个看似无比恰当的理由。

然而,就单纯一次考试失利,就断言“中国学生不玩奥数了”显然有失偏颇。据澎湃新闻报道,今年的奥数题目很难很偏,个人拿冠军的分数也降到了历史最低。带队老师也说“这是史上最难的一次考试。”而且,“中国队也仅仅是因为一道几何题而输给美国”。这说明至少在参赛人员尤其是带队老师们认为,这个成绩并不足以反映我国参赛学生的整体实力,而是有许多偶然性因素所决定的。

其次,国人学奥数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可是直到去年年底,教育部才宣布取消奥数等几个项目的加分,仅仅半年时间就说我国奥数人才已经出现断档,显然也不符合常理。因此,本次奥数竞赛中国输给美国,并不完全就一定是“奥数取消加分”以及“中国学生不玩奥数”的直接体现。此语境下,对这条“中国失掉奥数冠军”阐释那些虚幻的意义,则就根本都是一些主观臆想。一个最主要的问题是:就算是高考取消了奥数的加分,那么国人就没有理由在奥数中夺冠了吗?是国人智商和智力天生有问题吗?

奥数的本质只是一门兴趣竞赛。或者说,奥数是世界各国学生都普遍参与的数学学科里的兴趣分支,是数学领域的一些高难度题的集合,针对奥数开展竞赛,既为各国提供交流沟通的机会,又为这些在此领域有兴趣或专长的学生提供一个展示自我的舞台。因此,奥数本身不是洪水猛兽,奥数没有原罪;奥数只与兴趣有关,有兴趣就学,无兴趣就不学——就是这么简单。

但是,国人之于奥数却并非如此。原因是,奥数之前是在各类考试中能获得加分的项目,尤其是在高考中;奥数成绩,有的还被一些高校列入自主招生的参考项;在许多地方,许多学校择取学生的重要标准也是奥数成绩,奥数成绩完全可以在学生择校过程中打通一条“绿色通道”……说白了,即便是现在,学习奥数仍然可以帮助许多学生与家庭在这个并不算公平的教育环境中找到起码的公平,并以此来获得很大的安慰。如果要让奥数完全回归“兴趣”本质,则必须要从上至下取消所有绑架在奥数成绩上面的特权。

实际上,让奥数除去功利成分并不是很难,只要各个学校、各个层级的教育部门,都能够取消在这上面附加的特权,则奥数在我国的全民崇拜就会消失;但是,更为重要的问题是,附加在奥数上的特权消失之后,如果学生们仍然被应试教育所绑架,所有学生的兴趣都不能各骋所长,则奥数将可能会遭遇到无人可学、无时间学的尴尬。说到底,只有彻底规避应试教育和功利教育,奥数才能真正成为部分学生的兴趣。

一道几何题中国队丢了奥数冠军

中国队队员、金牌获得者之一的上海高三学生俞辰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它其实不是难在难题上,而是难在了区分度最大的中等题上。

俞辰捷:说史上最难,只是说总体难度比较高,平常我们一共有6道题,第一天考一二三,第二天考四六六,难度是递增的。一般来讲就是一、二、四、五前两道题可能会稍微简单一些,也就是说比较难的就是三和六。然后,今年的三和六并没有说比往年的难,而是因为中等题比往常难。本来就是区分大多数人的中等题,所以它的中差被拉开了。

中国队这次得了181分,领先第三名韩国队整整20分,但以4分之差负于美国队,难住队员们的是一道几何题。中国队6个人中只有1个人做出来了,一共拿了12分,但美国队有3个人做出来了,拿了31分。俞辰捷透露,相对而言,几何并不是中国队传统优势。

俞辰捷:几何就是今年的第三题,这次我们可能去的人发挥的不是很好,导致可能时间不是很够,我们事后都做出来了,但是可能考场上没有来得及把它做完。而美国的选手就发挥得比较好,所以可能就是到题上领先的比较多。我们一般分为四大块,就是代数、数论、几何、组合。我们常常比较擅长的是代数和数论,然后可能几何相比代数和数论的话,可能偏弱一点。

来看看这道当时难住了中国队的第一比赛日的第三题。简单说就是:看着跟英语题似的。一个极其复杂的几何图形上,到处都是字母标注的条件点,最后让你求证这个跟乱线团一样的图案中,一个三角形的外接圆和另一个三角形的外接圆相切。等你似懂非懂地在图上找到所有的条件点,10分钟已经过去了。

中国孩子居然在奥数比赛上输给了美国孩子。这个消息传回国内以后,媒体纷纷用“破天荒”来形容。但俞辰捷认为这样的说法并不合适。

俞辰捷:破天荒这事,怎么说,本来我们这个竞赛就是一个交流的活动,从全世界各地来的一些对奥数竞赛有热爱、有兴趣的这样一群人,聚集在同一个地方。然后我们不单单是考试,考完试之后我们还有很多互相交流的这样一个过程,也就是说,事实上最终结果都是次要的,关键是我们享受了这个过程。

跟大人世界想象的剑拔弩张完全相反,俞辰捷说,在闭幕式上,自己和美国队队员聊到了大学研究方向等考场外的话题,气氛轻松愉快。

在考试之余,他也不忘跟其他国家的队员一起参观了当地寺庙、逛了街。在他看来,与奥数结缘并走到现在,最大的支撑与收获就是乐趣。

俞辰捷:小的时候看起来好像数学学得不错,然后就开始搞了。后面慢慢发现自己在这方面有一定能力,然后慢慢深入去做这些东西。最大的收获就是乐趣,其实做什么事情都是要靠兴趣来支撑的。希望收获的就是乐趣,我觉得我在这个圈子里面能够收获到乐趣、能够收获快乐,就是我赖以在这个圈子里奋斗下去的目标。

乐趣让从俞辰捷得到了个人满分42分里的41分,超过26分是金牌。41分的成绩也冠绝中国队,在全球39名金牌得主里排名第二。

那么像俞辰捷这样拿数学当乐趣,还能把这乐趣玩到出神入化的孩子,是怎么被发现的呢?俞辰捷说,从一千多人的名单,到60人名单,再到最终的6人名单,每年的“国家队”选拔都是非常谨慎。

俞辰捷:每年9月会有一个全国的联合竞赛,包括数学一共有五个理科学科都会有这样的比赛,会在每个省市选出一些,然后到全国参加一个总决赛,而在这个决赛里再选出前60名,也就是所称的保送。这60名之中再会去参加一个半个月的考试,然后再在这个考试中选出6名。

华东师大的熊斌教授从1988年开始就担任过中国代表队的教练,从2004年开始多次担任中国代表队的领队。他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以前有1200个名额可以通过全国高中数学联赛获得高考保送资格,后来只有进入奥数全国集训队的60名学生才有保送名校资格,因此在中学阶段学习奥数的并不多。

但是由于很多省份的“小升初”还会通过奥数成绩进行选拔,因此所谓“奥数热”还是集中在小学阶段。但他表示,很多家长甚至老师并不清楚究竟什么是奥数,很多学生上的辅导班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奥数班。

的确,提到奥数,对中国家长和学生来说,可能要掺杂更多复杂的情感。多年以来,许多中国家长热衷于将孩子送去奥数班“花钱求折磨”。“别人都穿了一层盔甲,你一个光秃秃的肉身,跟别人怎么拼啊?那就来学奥数吧。”

从今年开始,高考取消了奥数加分,奥数市场是否遇冷还有待观察。而对于本次国际奥数竞赛,有网友就调侃,“奥数都不加分了,谁还陪你玩”。对此,俞辰捷说,不少人对奥数的误读、对升学的盲目造成了今天全民学奥数的尴尬,但始终,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

俞辰捷:其实全民学奥数关键就是会体现到一个升学的方面,也许会有一部分学校,它可能会把这样的竞赛获奖看成一个升学的指标来考察,所以这就会导致有些人觉得,这或许是一块我可以进名校的敲门砖。

华裔帮美国队夺冠了吗?

“21年后,美国人终于在奥数赛上扳倒了中国人!”上周末,这条消息在中国远比在美国媒体上更快的炸响了。什么?美国队获得国际奥数比赛第一名?这么多年来不是我们中国人垄断了冠军吗?各种议论风生水起:有直接感叹的——被羞辱了!神话破灭了!更多找原因的——都怪他们挖掉了我们的华裔学霸!都怪我们奥数不加分搞什么素质教育了!

在下只能回一句:你们想的太多了。

近年来,奥数在国内高烧不退,由全球中学生参加的国际奥数比赛得到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作为从小低声下气的数学盲,对于奥数比赛当然不敢指摘,只是对华裔学生是否美国队夺冠关键感兴趣。于是读完消息顺手查了一下国际奥数比赛官网,参赛的6名美国队员确实有两名华裔,不过,被某些媒体称为获得美国队最高分的刘艾伦(音译)实际上与另一位白人队友大卫·斯通纳并列第一,都是35分,其他队友基本在30分左右。白人学生表现上佳,看来只是被某些报道刻意忽略了。

再继续查阅,原来美国队近年来一直保持在前三名,此次夺冠也不算完全“爆冷”,而中国队本来也没垄断过冠军,就在2012年,韩国还拿了第一名。更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参赛的美国队就有4名华裔学生,2013年也有4名华裔,2012年仍然有4名华裔……今年只有两名,总不能说今年把华裔学生换成白人学生就夺冠了吧?太有损“中国奥数神话”了。当然,如果有网友仍坚持自我安慰,认为就是华裔参赛帮美国队夺冠也不算太过分,也许这是另一种“民族自信”。毕竟印度媒体在报道这条消息的时候,公然说“印度人帮美国队夺冠”了呢,尽管6名队员里只有一个印度裔学生……

相对于如此增强“民族自信”,我倒希望不要因为一两次的落败就妄自菲薄。事实上,美国队最高35分比起中国队的最高分得主、上海学生俞辰捷的41分有着明显差距。但国际奥数比赛比的是团体分,美国队2人获35分,其他人稳定在30分左右,总体实力较强,而中国队有两名选手分别是23分和25分,团体总分以4分惜败。如此高水平的国际比赛如同武林高手的对决,臻至化境、微妙难言,我更欣赏的是这种解释:最细微的差别只在于这次比赛更适合使刀还是用剑?也许有的选手更擅长代数而非几何。

奥数比赛本身就是5%特殊数学天才的聚会,相对于有人质疑国内奥数不加分搞素质教育的做法,也许我们不是关心那几分的输赢,更应该问的是国内大多数上奥数班的孩子是否真的对奥数感兴趣?美国奥数队最高分得主刘艾伦同时身兼美国队物理奥林匹克比赛选手,正如他在网上的一篇小传里写到:“数学和物理学领域的深入学习让我兴奋不已……就像我在业余时间最喜欢练习自由式滑雪那样,为了最完美的坡面转弯不停地练习……我沉浸其中。”在谈论比赛是为了兴趣而非输赢的时候,是真正的自信在不期而遇的到来。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