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会步希腊后尘?——债务危机阴影下的欧元国家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2015/07/21 09:48:11 作者:章亚东
字号:AA+

导读: 除了希腊以外,欧元区还有16个国家的债务突破了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0%这一国际公认临界值,其中意大利、葡萄牙、爱尔兰、塞浦路斯和比利时的债务更是和希腊一样,超过了本国GDP。他们,会不会是下一个希腊?

希腊债务危机所暴露的问题,并非仅限于希腊一域。事实上,除了希腊以外,欧元区还有16个国家的债务突破了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0%这一国际公认临界值,其中意大利、葡萄牙、爱尔兰、塞浦路斯和比利时的债务更是和希腊一样,超过了本国GDP。他们,会不会是下一个希腊?

葡萄牙:紧日子还将继续下去

2011年5月葡萄牙与由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央行组成的“三驾马车”达成总额为780亿欧元(1欧元约6.84元人民币)的救助协议,按照协议要求,葡必须实行严厉的紧缩政策,实行经济改革,以实现减赤目标,葡萄牙人为此不得不节衣缩食过紧日子。经过长达三年的努力,葡萄牙于去年5月成功退出求助计划,重回国际金融市场,多次成功发行债券,经济逐步复苏,但葡萄牙人的紧日子仍然没有结束。

40多岁的若昂在政府机关工作,妻子是一名小学老师,夫妇俩有一双儿女,15岁的老大在上中学,10岁的小女儿在读小学,夫妇俩在首都里斯本特茹河对岸的一小区购买了一幢两层楼的别墅底层。随着孩子长大,夫妇俩曾计划将别墅的二层也买下,但现在这一计划已经泡汤了。因政府近几年实施经济紧缩政策,若昂虽然幸运地未被裁员,但工资每月比以前少了300欧元,生活水平明显下降。经济危机暴发前,每年夏天若昂一家都会到葡南部度假胜地阿尔加夫的海滩度假,近几年一家人很少到那里去了,每年的这个时候大都在家待着。家里原先的一辆中高档小汽车也被换成了一辆二手车。

曼努埃尔今年快60岁了,也是政府公务员,在澳门科学文化中心工作。经济危机前,他每年都去国外旅游一次,但现在不能年年去了。他说自己认识的一些朋友没有钱出去度假,连葡萄牙南部也去不了。有些家庭不吃虾或少吃虾,因为虾很贵,鸡便宜,便改吃鸡了。曼努埃尔说,以前凡是工作日,他都在澳门科学文化中心附近的饭馆吃午饭,但近三年来,他都是从家里带饭来单位。以前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现在花钱前得先算一算。正好有一位朋友邀请他下周六到托里什韦德拉什的餐馆吃饭,这座中部小城距首都里斯本不远,仅有50多公里,那里每年都会举行盛大的狂欢节活动,在葡萄牙闻名遐迩。接到邀请时,他立即估算了一下公里数,看需要多少汽油费,是否有钱买汽油。曼努埃尔还说,他已经很久没有买新衣服和新鞋子了。

位于葡萄牙北部的阿威罗大学和大连外国语大学有一个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大外每年向阿威罗大学语言文化系学汉语的学生提供5个暑期班名额,提供旅行保险和住宿,免学费,但国际旅费和伙食费等由本人自理。经济危机前几年,每年都有10多名学生去读暑期班,竞争还很激烈,但去年只去了两个人。问及原因,不少学生表示,因为父母没有钱给他们买机票(900至1000欧元),去不了。尽管如此,有的学生准备利用假期打工,等攒够了机票钱就申请奖学金,再去大外学习。

严厉的经济紧缩政策造成大量人口失业,失业率高达13%以上,年轻人的失业率更是高达40%以上,大批青年人纷纷走出国门寻求生活出路,百姓的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引发民众强烈不满。

记者在里斯本分社工作已有两年多时间,前两年的示威游行成为报道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民众游行示威成为家常便饭,几乎各行各业的人士都上过街,甚至包括警察和军人。这样的局势直到去年5月政府宣布退出救助协议后才有所缓解。但近期罢工活动仍时有发生,罢工者抗议政府对国有企业实施私有化。

在国家面临经济困难的情况下,政府实施紧缩政策也是迫不得已。好在葡萄牙经济已开始缓慢复苏,总统席尔瓦盛赞民众为此作出了巨大牺牲,但目前葡萄牙的失业率仍高居不下,债务高达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30.2%,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葡萄牙的经济出现高速增长的可能性并不大,葡萄牙人的紧日子还将继续下去。

意大利:“不改革,会步希腊后尘”

无论是否知道近期的希腊债务危机、不管是否具备专业知识,意大利民众对经济危机都有切身体会。

统计数据显示,意大利国债已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32.1%。自2011年底以来,意大利已经历3届政府,与此同时是教育、行政机构、选举法和劳动市场等一系列改革。一轮轮改革似乎并没有给百姓生活带来实质性变化,更多只是给人希望的定心丸。

数据显示,意大利正在走出经济衰退的泥沼,但离复苏尚有距离。这一点,意大利人体会太深。

经营一家小商铺已经13年的瓦伦迪诺告诉本报记者:“去年9月开始,我的收入比前年大约减少了三成。”瓦伦迪诺说,“经济危机以来所有的成本都上涨,包括税收、信用卡刷卡终端的费用。”

对于政府的改革效果,瓦伦迪诺也颇有微词。“就拿近期的劳动市场改革来说吧,在我看来这份改革只是削弱了工人的地位,对商业也没有促进作用。”瓦伦迪诺说,医疗系统改革也没有让他看见实在的成效,由于公立医院排队时间太长,上月他不得不自费700欧元(1欧元约6.84元人民币)去私人诊所体检。

瓦伦迪诺说自己有信心度过这段不知何时结束的危机,但他唯一的担忧就是两个孩子:老大曾是一名体育记者,今年31岁了,如今靠失业保障金生活;另外一个孩子曾是一名IT工程师,26岁,至今还没有找到工作。

“我天性乐观,但我觉得这些年的财政紧缩对我没太大用处。”瓦伦迪诺说,商店的利润依然很有限,像他这样的小生意人需要承受更多代价,不过他愿意坚持下去,希望局面会逐渐好转。

现年28岁的加达·穆拉诺是一所大学法律系本科生。在她看来,经济危机直接导致她这样的普通人对未来的期望值降低。

“我本来想读到博士,但现在我不确定是否要做一名律师。”加达说,她自己负担不起读硕士的学费,也不想让父母花这笔钱,毕业后一直在家里的咖啡馆工作。

她说,意大利劳动力市场的不确定性太高,年轻人无法创造自己的生活,这是对现状不满的主要原因。

虽然看不到直接效果,但加达对改革还是持赞成态度。“有人说因为世界变化了所以必须改革,如果不改革,意大利可能会步希腊的后尘。”

表面看似没有变化,意大利经济在复苏却是不争的事实。意大利路易斯大学经济学教授尼古拉·波利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意大利的改革道路助力经济复苏,在全球经济改善的大环境下,改革也让意大利在全球和欧盟层面重建部分信心。波利说,经济和社会改革需经历长时间的实施步骤,经济基础提升与普通民众生活水平改善之间不同步,这也是正常且可以理解的。

意大利总理马泰奥·伦齐本周早些时候说,意大利不处于希腊近期财政事务的“火线”上。分析人士指出,希腊的债务危机会给意大利造成经济影响,甚至造成不小的影响,但不会给意大利带来危机,相比数年前,意大利面临这种外部动荡时的应对能力更强。

比利时:“孩子的未来都被抵押了”

地处西欧中心位置,欧盟、北约总部所在地的比利时,与希腊一样面临着严重的财政赤字问题,这也是比利时新一届联邦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

比利时公共负债率1993年达到峰值,为当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38.7%,随后持续下降,2007年降至86.8%。2008年后,国家公共负债率出现回升,2014年负债率达到106.6%。

比利时ING银行副行长、布鲁塞尔证券交易所所长罗兰·贝尔热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比利时目前的公共债务水平接近110%,同时隐性债务达到GDP的4倍左右。也就是说,比利时债务总量相当于GDP的5倍。

“由于比利时民众的大量储蓄金,这样的债务是可以持续资助的,而且较低的债务利率水平也减少了成本压力。”他说。比利时债务平均利率虽然达到3%,但一些新发行的长期债务利率不足1%。

比利时联邦政府财政大臣约翰·范·奥弗特费尔特曾是ING银行经济学家,也是比利时某经济期刊的知名记者,他曾在2013年就发表文章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六年中,大部分工业国家债务达到和平时代从未有过的水平。”奥弗特费尔特的文章说,“在欧盟27个国家中,比利时显然对债务水平没有控制好。”他指出,“事实上,债务水平的官方统计低估了真实的规模,更加重了危机,而且许多政府仍承诺在未来几十年大量增加在退休金、医疗卫生补贴等的开支。”

比利时人罗兰·德尔古告诉记者,在像比利时这样的发达国家,高负债率无可厚非,也可以承受,“但如果国家不偿还一部分债务,让负债率居高不下,这意味着我们的未来,甚至是孩子们的未来都被抵押了。”

“正因为如此,比利时联邦政府把退休年龄从65岁推迟到67岁,新的养老金领取者额度也有限。”德尔古说,“民众税务压力也很大,尤其是中产阶级,因为真正的有钱人或免税,或受益于税务管理。”

德尔古说,对于医疗卫生方面的报销限制越来越多,作为补充,比利时民众不得不购买个人商业保险,可是保险费用负担较重。

他说,“自从加入欧元区,日常生活消费变得昂贵了许多,如果使用比利时法郎,物价不会上升如此快。”

爱尔兰:福利办公室门前变冷清了

长居爱尔兰的小陈夫妇最近正打算买房子。小陈夫妇居住在爱尔兰中部,这里的房价比首都都柏林的便宜不少,但最近价格也在不断上涨。2010年之后,受经济危机影响,爱尔兰房价直线下跌,抱着“买涨不买跌”的心理,小陈夫妇一直在租房观望。过去一两年,他们发现房价开始上扬,购房月供已经超过租房租金。观察一段时间后,他们发现,加入购房大军的人渐渐增多,而房源正在逐步减少。正逢银行推出了一系列贷款优惠政策,所以他们果断出手,最终“击退”了几家竞价的买主,拿下了一栋心仪的房子。

和小陈夫妇一样,这两年爱尔兰人出手买房子的不少。促使人们紧张的原因在于房价的上涨速度。最近一年,爱尔兰的房价上涨明显。仅以都柏林地区为例,现在的房价和2011年底最低谷时期相比,涨幅超过了40%。这无疑是消费者信心指数、劳动力市场和经济形势好转的最佳晴雨表。

楼市的回暖,无疑与爱尔兰近几年经济形势好转密不可分。就在四年前,爱尔兰遭遇经济危机。彼时的爱尔兰,大批建筑行业人士失业,许多工程也被迫搁浅;都柏林市内各处福利办公室前都排着长长的队伍,有时队伍甚至要在等候区弯好几个弯;一些百年老店悄然转手或者倒闭,购物中心和购物街上到处是“即将关门”和“最后甩卖”之类的标语,门前则站满了抗议的员工,国际知名奢侈品云集的基尔代尔购物村甚至放下身段,和免费的街头小报合作,推出各种购物优惠政策……

曾经大手一挥,豪掷数千欧元买一件衣服眼睛都不眨的白领,要带着孩子去领失业救济;曾经把声音传送到千家万户的著名电台DJ,要忍受着被粉丝认出的尴尬,去福利办公室申请救助。

而如今,爱尔兰的街头有了明显的变化。爱尔兰的车牌号前两位代表着车的初始购买年份,最近一两年,各城市街头以“14”和“15”开头的车牌号增多了不少。据汽车行业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就有6.4万辆新车注册,这个数字已超过了危机深重时期爱尔兰人全年新车购买量的总和。据估计,整个2015年的新车销售量将超过10万辆。

商店、超市、精品屋的顾客越来越多。周末,甚至平常的工作日,基尔代尔购物村停车场里都停满汽车。据媒体报道,购物村正计划花费5000万欧元(1欧元约6.84元人民币),新建1/3的零售店铺,并增加餐馆等服务设施。

那些一度搁浅的城市建设,也在悄悄兴起。从市中心的繁华地段,到郊区的海景小镇,各地都在建造办公楼、住宅区、商业街……据爱尔兰的建筑信息服务部门预测,2015年爱尔兰建筑业的资金投入会超过一百亿欧元,共进行500余项建设,其中相当数量的资金将用于商业、零售和医疗项目建设。

据爱尔兰中央统计办公室数据显示,建筑行业的雇佣率领先于其它行业,每年增长超过近万名工作岗位。工作岗位的增加,让爱尔兰人松了口气。和正在拔地而起的楼宇相比,在福利办公室前领取救济的人明显减少了。

今年爱尔兰的失业率是7年以来第一次低于10%。一位曾在2010年因裁员而不得不申领救助金的华人工程师告诉记者,自己工资在近三年连年上涨,各种猎头邮件不断,最近还收到了年薪不菲的工作邀约。

对于爱尔兰人来说,度假重新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经济危机严重时刻,爱尔兰的一家知名报纸举办度假故事竞赛,一张照片曾引起人们的关注:一家的孩子们躺在家门口的草地上,铺着床单晒太阳,她们的爸爸写道:这就是我们的度假,我们家的孩子们以为这就是度假!这张照片获得了许多同样心酸的评论,并获了奖。不过,现在的人们可能不再如此难过了:计划前往国外度假的爱尔兰人越来越多。仅2014年,爱尔兰就有380多万人次出国旅行——相对于459万的总人口来说,实在是相当高了!

塞浦路斯:繁华商业街至今凋零

塞浦路斯位于地中海东北一隅,虽然地理上属于亚洲,但它却是一个欧盟成员国。2004年加入欧盟后,塞浦路斯经济前景一片光明,特别是房地产行业发展迅猛,成为国家经济的支柱之一。但没人想到,仅不到10年的光景,受希腊债券拖累加之本身积累的大量不良贷款,塞浦路斯银行业出现危机,从而将这个地中海岛国拖入金融危机的深渊,至今未能彻底摆脱。

2013年3月,塞浦路斯政府与欧元集团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内的国际救助机构达成100亿欧元(1欧元约6.84元人民币)的救助协议。根据该协议,塞浦路斯需要对经济进行一系列调整,包括减少公共财政支出、利用储户存款对银行业重组和国有企业私有化等。

在塞浦路斯内政部工作的安德莱斯告诉本报记者,“由于要减少公共财政支出,所有公务员的薪水都不同程度地减少,从百分之十几到百分之三十不等。”在重新计算所得税和保险标准之后,安德莱斯的月薪比之前减少了450欧元。“计算方法很复杂,我们只是被通知,调整后的薪水是多少。”安德莱斯说,“原本公务员每年有2%左右的加薪,但从2012年开始已经有四年没有增长了。”

特勒马霍斯是塞浦路斯国家电视台的记者,据他所知,塞国家电视台员工都不同程度地被减薪,最高的比例达到50%。“危机之前,每年电视台可以接受政府数额可观的补贴。但由于政府必须削减公共开支,因此也大幅降低甚至取消了对很多国有企业的补贴。”

塞浦路斯电力公司的普通职员科斯塔斯说,“根据救助协议,政府必须将部分国有企业私有化,用所得资金还债,以降低负债率。”目前,塞浦路斯计划执行私有化的国企包括电力公司、电信公司、利马索尔码头等。“如果真的私有化,那就意味着一大批人将面临降薪甚至失业。”

塞浦路斯第二大银行大众银行在危机中破产倒闭,剩余资产被并入塞浦路斯银行。根据与国际救助机构达成的协议,大众银行的储户只能得到最多10万欧元,这也是欧盟规定的被保险的存款数额,而超过10万欧元的部分,则被强制以入股的形式帮助银行进行重组。同时,塞浦路斯银行也有相同的情况:储蓄超过10万欧元的部分,有47.5%被变成了银行重组资金。救助协议达成之前,塞浦路斯各大银行也出现了挤兑情况,大量储户到银行排队提款。为此,银行不得不关门停业两周,当银行重新开门时,很多储户的存款就被变成了银行股份。

“他们拿走了我的30万欧元,然后递给我一张纸让我签字,同意将这笔钱入股银行。”装饰材料公司老板赫里斯托斯说。

银行存款一夜之间就只剩下了10万欧元,那意味着大量私营企业会因为流动资金不足而面临破产倒闭。走在塞浦路斯首都尼科西亚街头,随处可见关门歇业的商店、餐馆,曾经繁华的商业街一片凋零,大量的店铺写着“出租”或“出售”。危机导致大量民众降薪,公司倒闭、员工失业,更使零售行业雪上加霜。

金融危机暴发后,塞浦路斯最大的变化就是出现了“食物银行”,即为困难家庭免费发放生活必需品的公益机构。塞浦路斯志愿服务专员亚尼斯说,到2013年年底,大约有9000户家庭接受了救助,到2014年,这一数字增加到1.4万,现在稳定在1.1万左右。要知道,塞浦路斯全国也不过80多万人口。他说,“食物银行”只能救急,却不是长久之计,只有真正的就业机会才能帮助这些需要救助的家庭走出困境。

塞统计局说,今年第一季度的失业率高达17.7%,但两年多来,塞浦路斯严格执行救助计划,经济已经在逐步恢复。塞浦路斯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该国经济出现1.5%的增长,这是该国经济经历连续14个季度萎缩之后首次实现增长。但欧盟5月发布春季经济预测报告指出,今年塞浦路斯经济仍将下跌0.5%。报告指出,随着居民收入的增长和负债率的降低以及银行大量不良贷款得以逐渐解决,塞浦路斯经济将有望在2016年实现增长。

责编:黄婉宁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