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前辛屯大队浓于水的亲情
来源:知青网 2015/07/22 09:35:04 戴旭
字号:AA+

导读: 在农村插队的那几年,我因患有先生性心脏病而备受大家的关怀。对于宋大爷,当时我很不理解为什么我去了他家,他却选择了生产队,家里又不是住不下,不温暖。张秋凤, 女,沈阳市三十二中学毕业,1968年9月16日到康平县张强镇公社前辛屯大队插队,现已退休。

在农村插队的那几年,我因患有先生性心脏病而备受大家的关怀。记得下乡那年的11月,康平正式进入冬季。我们从老乡家搬出来,搬进了一位烈士留下的旧房子里。新家很安静,我们布置得也很温馨。唯一的缺憾就是整天不烧火,清冷得很。尤其是夜晚,凛冽的寒风从门窗缝里吹进来,未及修葺的房顶也有细沙刮进来。屋子里的气温常常在零度以下。早上起来,暖壶里的水会有冰碴。挂在绳子上的毛巾会像冰溜子似的撞得脑瓜子生疼。每晚睡觉前我都要把所有能御寒的衣服全压在被上,然后戴着棉帽子钻进被窝里。即便如此我还是经常感到自己快要被冻僵了,心跳的频率也每每地下降。

天亮以后,我勉强出现在队部里。细心的队长宋文立刻发现我的脸色十分难看。他让我到场院和大嫂子们晾晒棉花,干些轻活,又诚恳地对我说:“我虽然不能医好你的病,但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照顾你,从今天起你搬到我家去住吧,有你大娘照顾,怎么也比现在强。”

当天晚上宋大爷派他的侄女取走了我的行李。可他却在当晚搬进了生产队和饲养员大叔住在了一起。

住进宋大爷家里我只想有个温暖的睡觉的地方,并不想在生活上打扰他们。可是第二天早上就发现宋大娘很早就起来了。她为我温了洗脸水,还用宋大爷的工分从粉坊赊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粉条头拌上清酱,又用灶坑火为我煨了一块烫手的地瓜。吃完这些东西我请求她明天不要再早起了。可是第二天早上她又早起一个小时为我准备吃的。这一次是他们自留地里长的我从来都没有吃过的白高粱米饭,还有很好吃的酱缸腌的甘蓝咸菜。从打住进宋家,我再也没有空腹出过工,成了全大队乃至张强镇唯一一个每日三餐吃热乎饭的人。

有一次我的扁桃体发炎,嗓子肿得咽唾液都疼。吃了好多的消炎药都不见好。宋大娘四处打听得到了一个偏方。她挨门挨户找了整整一条街寻回半碗芝麻油,煎了两个热热的鸡蛋让我含在嘴里吞下去。第二天早上吃饭时竟发现我的嗓子奇迹般的好了。

对于宋大爷,当时我很不理解为什么我去了他家,他却选择了生产队,家里又不是住不下,不温暖。多少年以后我才感悟到他对我无私的良苦用心和高风亮节。我们全体知青回城以后,很多道貌岸然的干部残害知青的丑闻都被曝光了。只有我们的队长宋文没有一丁点的绯闻,是个口碑最佳的人。我很敬重他,像敬重自己的父亲一样。现在宋大爷已于5年前作古,但在我的心里他永远是我的挚爱亲人!

张秋凤,女,沈阳市三十二中学毕业,1968年9月16日到康平县张强镇公社前辛屯大队插队,现已退休。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