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汪丁丁:“阴谋论”是逃避公众监督的遮羞布
来源:海疆在线 2015/07/23 09:34:18 李艳艳
字号:AA+

导读: “阴谋论”是某些主流货币金融精英的一张“免战牌”,往往是他们的政策和行为客观上已经造成了社会大众很大的损害。

汪丁丁先生是公认的大才子,学贯中西,博闻强记,久未读他写的文章,最近忽然刊出一文,遍布微信,连列宁和毛泽东都被抬了出来,实在非同凡响,一定是要追着看的。可是一看却是《阴谋论为什么不正确》,实在为先生惋惜的紧,“阴谋论”显然是一个中国学界的一个大染缸,无论认为有阴谋,还是认为没有阴谋者,都难免陷入口水之中,对于那些靠“阴谋论”混饭吃的下里巴人也就算了,先生如此阳春白雪却也陷进来却似乎是毫无必要。

过往先生常常引用欧美大师的观点,这次却引用了印度智者克里希那穆提的话作为开头:“在有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地方,没有智慧”。这实在启人深思——世界上什么地方才有真智慧呢?显然,印度的民族解放和独立,是靠着印度甘地先生绝食而号召起来的爱国主义运动才赢得独立的,印度显然没有智慧。按照先生文中的意思,当今中国因为盛行阴谋论和民族主义,也是没有智慧的。

那美国呢?它于20011026日,由美国总统乔治·布什签署颁布的国会法案,正式的名称为“Uniting and Strengthening America by Providing AppropriateTools Required to Intercept and Obstruct Terrorism Act of 2001”,中文意义为使用适当之手段来阻止或避免恐怖主义以团结并强化美国的法律,取英文原名的首字缩写成为“USA PATRIOT Act”,而“patriot”也是英语中爱国者之意,故而这个法案又被美国人称为“爱国者”法案。以印度智者的标准,美国也是没有智慧的地方。而在2004年之后,加入英国国籍者必须要宣誓忠心于大英帝国(I will give my loyalty to the United Kingdom and respect its rights and freedoms.)这显然也是爱国主义在作祟,缺乏国际主义智慧。换言之,在2001年之前的美国,2004年之前的英国是有智慧的,现在也没有智慧了。

如果说人类最古老的民族——中国和印度没有智慧了,近当代两个世界领导国家——美国和英国也没有智慧了,这个世界也应该就没有智慧了,按照老子《道德经》—— “智慧出有大伪”的观点,由于当今人类都没有智慧了,也自然没有“大伪者”——利用自己的智慧欺骗别人谋取利益,即搞阴谋的人了。如果先生也同意这个逻辑,那么笔者也便同意世上没有阴谋,没有阴谋论,先生的天下大同主张就可以很快实现了。

但是这样认识估计先生并不认同,因为这个逻辑和论证的过程是非西方主流的,是不符合近当代西方主流价值观的。怎么可以以一个印度智者作为逻辑推论的起点呢?我们必须回归资本主义的逻辑起点,回归西方主流哲学来反驳“阴谋论”,让“阴谋论”无地自容!

资本主义的逻辑起点是什么呢?人是自私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必然趋利避害,希望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回报,大家都希望这样,两个人之间就有竞争,三个人之间就有政治,只能通过市场竞争博弈了,所以博弈论是西方经济学最主流的理论之一。199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3位博弈论专家开始,在过去20年中有六次诺奖是颁给了博弈论相关领域。最知名的是纳什先生,以他做主角的电影《美丽心灵》曾风靡全球,他不久前去世令世人叹息。

既然博弈难免有明争和暗斗,如果说明争——说出来的竞争是阳谋的话,那么暗斗——隐秘于内心击败对手的谋划则自然是阴谋。这在商战中太正常了。几家公司一起去竞标,要把自己的底牌严格保密的,这还不能算阴谋,但是其中有一方收买对方员工偷看对方底牌,这就是阴谋了。当然博弈的最高形式——战争更是如此了,千方百计对自己战略保密,而不择手段刺探对方机密,乃至使用反间计破坏对方团结,策反对方将领。当然,这还不是最高水平,最高水平的是,你把别人卖了,他还帮你数钱,把钱送给你花。请不要多心,我这不是暗示中国把大量资源商品卖给了美国人,美国人给了钞票后,中国央行数了数,又大部分送给美国人花去了。

所以从资本主义的“人性自私”的假设起点,到资本主义市场竞争最主流的“博弈论”都得不出世界竞争中不存在“阴谋”的结论,这显然有点对汪先生不敬——怎么能怀疑先生的正确呢?那我们必须换一套新的逻辑再论证一下,以避免“不正确”,这就是西方主流的哲学标准。

汪先生提到了列宁和毛泽东,还提到了马克思主义,以为论据。众所周知,毛泽东思想是对列宁思想的发展,列宁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但马克思主义并非西方资本主义的主流思想,甚至是针锋相对的思想。但是,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基础,特别是唯物辩证法却是从黑格尔的唯心辩证法扬弃而来,而黑格尔是西方主流学者公认的哲学大师,即辩证法是西方公认的基本哲学理论。

辩证法说复杂很复杂,说简单很简单——天分阴阳;人分善恶;思想分正确与错误;言行分为利人与利己,而且两者之间在某种条件下是相互转换的。所谓有太阳就有“阴”和“阳”,太阳照到的一面是阳,照不到的一面是阴;太阳照到地球的一面是阳——白天,照不到的一面是阴——黑夜。对自然界来说,有阳必有阴,有阴必有阳,两者相生相克互为因果;甚至现代宇宙物理学都研究出来了更高层次的阴阳观:目前人类能够观测到的世界是阳物质世界;与之相对应的还有一个暗(阴)物质世界。

自然界阴阳不可分,人类社会也同样如此,人怀私利之心,宣之于口光明正大地竞争,可谓阳谋,只可惜很容易像春秋宋襄公那样,等敌人渡完河摆好阵势才开战,结果惨败;而二战时候,英美盟军采取种种惑敌之计,瞒天过海,成功登陆诺曼底,可谓阴谋得胜的典型案例。无论古今中外,无论是《韩非子》和古罗马的马基亚维利的《君主论》,领导都希望臣子们对他们是赤胆忠心的阳,但他们却常常地权术之阴对待部下;对每个人来说,也常希望别人对自己全抛一片真心(阳),而自己对别人则防人之心不可无(阴);男女谈恋爱大战,更极尽阴阳变换欲拒还迎之微妙。所以,只要有利益争夺,就不可能完全规避阴谋。利益越是巨大,越是值得投入更大代价去研究阴谋——采取何种措施以较小投入获得最大利益。

当今世界最大的利益是什么?从政治上说是世界的领导权,东亚的领导权;从货币经济上说,谁的货币成为世界的主要交易和储备货币,谁就可以获得铸币税,用自己印的钞票去交换别人辛苦生产的物质财富,甚至可以通过放松和收紧货币,使得经济和金融市场形成泡沫繁荣和萧条衰退的周期,在国际上就是一浪高过一浪的金融危机。靠近主要货币周期主导者的投资者就可以从中牟取巨大的利益。

中美之间正在这两个层面上同时产生竞争。在地缘政治上,中国要捍卫在东亚的核心利益,这包括钓鱼岛和南海,但是美国认为这是挑战了它在东亚的领导权,它于是提出重返亚太,遏制中国;在货币经济上,美国要捍卫美元在国际交易和储备货币上的霸主地位,但是欧元的崛起,人民币的国际化却在挑战它。

由于中美两个大国可以调动的资源很多,竞争在货币、金融、经济、政治、军事、文化等各个层面展开,这也包括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所强调的“硬实力、软实力和巧实力”,硬实力显然指的是军事和经济硬竞争力,软实力和巧实力就是要巧妙地令对手接受自己的意识形态,自我否定,主动输送利益,最终令对方不战而败,前苏联解体就是典型案例。因此,其竞争的复杂性和动态性堪称集人类文明竞争之大成,美国决策者有上千个智库不断密谋对付世界大国(特别是中国)最佳竞争策略,实在是太正常了,谁会在打德州扑克的时候会把自己的牌全亮开跟对手打呢?更何况中美这样的大国之间!所以,没有阴谋是不太可能的。

即按照辩证法的基本逻辑,中美之间的博弈有阳谋,也有阴谋,相信只有阳谋没有阴谋那或许是太“纯真”了。在100年前,英国和德国两个同属资本主义,同属白种人,同属基督教文明,为了争夺石油和欧洲大陆的领导权,都能爆发了充满阴谋过程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当今中美是不同意识形态,不同种族,不同文明,不仅争夺东亚领导权,更重要的是现在地球村环境比100多年前苛刻的多:1914年地球人口18亿人,当时矿产能源对人类几乎是无限供给的,现在地球70多亿人,很多种资源供给已经达到了极限。不仅中美之间,世界大国之间越来越呈现零和博弈的状态,资源财富你拿去了,别人就没有了。因此其竞争的压力远超过100年前。且现在大国都有核武器,因此通过阳谋的军事威胁基本失效了,如果发生核大战,谁也承受不了代价。因此,在货币金融领域就自然变成了博弈主战场,也成为阴谋——或者说巧实力和软实力大显身手的空间了。

汪先生不相信“在诸如货币和外交这类事关国计民生的重大政策上,居然可以在一切时刻欺骗一切人”。我也不相信,但是如果具备如下三个条件的话,完全是可做到在相当长时间蒙蔽和欺骗当政者的:1、这个国家的某些货币金融主流人群对老师(其实是对手)教给自己的理论有信仰,比如相信“市场是万能”的,比如说“只要资本项目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中国一切问题都可以解决”。盲目信仰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强大到可以令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强大到教徒可以追随麻原彰晃在日本地铁里放毒气杀人。2、执掌一个国家货币金融权力的某些人,服从服务于竞争对手获得的利益远超过本国政府给他的利益,这使得他甘愿为对方服务,前苏联解体后,戈尔巴乔夫被曝光就是这种人。3、上述两种主流精英掌握了媒体,在无法辩解、无力辩驳社会大众对他们的质疑后,可以轻松地祭出“阴谋论”试图来屏蔽漠视社会大众的质疑。

本质而言,“阴谋论”是某些主流货币金融精英的一张“免战牌”,往往是他们的政策和行为客观上已经造成了社会大众很大的损害,比如此次股灾,社会公众群起质疑他们,批评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往往不得不派出一员战将挂出“阴谋论”的免战牌,意思很明显——你们不配我们给出交代,你们不配来和我们理论,你们就是一群阴谋论的小人,不配有思考问题、提出质疑的能力和权力!在这一刻,这些亲美的精英们显然违背了他们表面推崇的西方主流政治价值观之言论自由——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更不要说中国公务员必须要对中国公民利益负责,官员必须回应社会公众质疑的民主原则了。

如果从博弈论的角度来看,某些货币金融主流精英们与社会公众博弈到今天,只剩下了一个“阴谋论”的免战牌,实则已经理亏词穷,不敢应战了!看似“高大上”,实则是剩下一个最后遮羞的内裤了!所以他们无论如何要把“阴谋论”进行到底的。

诚然,我绝不质疑汪先生是他们中的一员,在印象中汪先生是阳春白雪、不食人间烟火的高洁人士,此次介入“阴谋论”的论战,不排除是被人蛊惑,被他人利用做了一次挡箭牌,实在令人惋惜!

“阴谋论”不仅“存在就是合理的”(这又是西方的一个主流哲学),而且是真正有价值——把竞争对手一切可能试图通过巧实力和软实力,以小博大的侥幸心理都打破,即把一切美国完胜中国完败的可能都排除,最后大家都不得不都承受世界核大战灭顶之灾的巨大压力,最后只有放弃“阴谋”,诚心实意地坐下来谈判“阳谋”,从而真正为当今人类社会找出可持续发展之道。

也就是说,在最终的目的上,笔者与汪先生并无不同,只是认为揭破一切潜在阴谋恰恰会加速实现天下大同的目标。(作者为一学者)

稿件由作者授权海疆在线独家首发。

延伸阅读

汪丁丁教授:阴谋论为什么不正确

责编:林宏斌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