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委该走在“女儿反腐”的前面
来源:海疆综合 2015/07/23 10:15:03 李艳艳
字号:AA+

导读: 昨天上午,有网帖举报怀化市委巡视组副组长滕树旗包养情妇,发帖人自称是滕的女儿,控诉父亲“长期在外吃喝嫖赌、包养情妇、虐待自己”。怀化市委巡视组副组长滕树旗被自己的女儿举报“长期在外吃喝嫖赌、包养情妇、虐待自己”。

昨天上午,有网帖举报怀化市委巡视组副组长滕树旗包养情妇,发帖人自称是滕的女儿,控诉父亲“长期在外吃喝嫖赌、包养情妇、虐待自己”。昨天下午,怀化市纪委称,已对滕树旗作出停职处理,并成立专门调查组。(7月22日,京华时报)

在中央反腐“零容忍”“无死角”的反腐大背景下,各种各样的反腐形式也纷纷登场。“情妇反腐”“小偷反腐”“前妻反腐”“网络反腐”各显神功,现在又冒出一个“女儿反腐”。怀化市委巡视组副组长滕树旗被自己的女儿举报“长期在外吃喝嫖赌、包养情妇、虐待自己”。网帖还详尽的罗列了滕树旗的一系列贪腐罪行,消息一出,舆论哗然。目前,怀化市纪委已经介入调查,滕树旗也被停职。

前段时间,有则类似的新闻也引起了舆论热议。一名女儿举报父亲开车打手机,对于这样的“大义灭亲”,网民纷纷点赞。女儿举报父亲开车打手机,是女儿出于对于父亲的关心,不仅能够得到父亲的谅解,还彰显了父女亲情的温暖。不过,反观滕树旗女儿举报自己父亲的贪腐问题,则就没有了亲情的温暖,相反还看到了父女多年的积怨。与其说,这是“女儿反腐”,倒不如说,这更像是一场亲情的撕逼大战。

虽说,滕树旗的贪腐问题,在女儿的愤怒举报中得以现形。但是这样的举报,毕竟是偶然的。如果滕树旗和家人的关系其乐融融,对女儿也是关怀备至,想必就算是女儿知道父亲的贪腐问题,也没有勇气扛起“大义灭亲”的大旗。

从女儿的举报中我们得知,滕树旗的贪腐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三五几月,而是长达10年之久。在这期间,滕树旗的岗位几经变化,被举报前已经是怀化市委巡视组副组长了。为何具有那么长贪腐史的一名官员,没有被纪委盯上呢?滕树旗本身就是抓贪污腐败的“钦差大臣”,可是,谁曾想,就是这样一个维护正义,捍卫法纪的官员,自己也是一个“带病”官员。这样的黑色幽默,戳中的是相关部门对于纪检干部的长期监管的缺失。“打铁还需自身硬”,身为怀化市委巡视组副组长的滕树旗,“带病查病”,如何能够服众?

纪检干部在旁人看来,就是正义和法律的化身,正是因为这些光环,从而让我们忽视了对纪检干部的监管。“己不正,焉能正人?”中纪委对于纪检干部的查处,从来就是不会手软的。2015年1月7日,在中纪委举行新闻发布会上,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黄树贤介绍,2014年查处的违纪违法纪检监察系统干部有1575人,其中厅局级34人、县处级229人。如此大规模的“清理门户”,足见中纪委对于自家人也绝不手下留情,只要有问题,一律查处问责。中纪委尚能如此,地方纪委为何就不能“跟跟风”,学习一下呢?而非要等到所谓的“女儿反腐”出现了,才后知后觉。

不管“女儿反腐”的效果如何,但是这样的反腐形式,毕竟只是少数。要治理官员的贪腐问题,还需要反腐正规军——纪委多多发力。不管是权力的监督还是制度的约束,纪委都要扮演好“执纪者”的角色,对贪腐官员的罪行,早发现,早治理,走在“女儿反腐”的前面。

延伸阅读——————

女儿为何举报官员父亲吃喝嫖赌包二奶?

女儿举报父亲,可谓是大义灭亲,这样的举动在剧情可以看到,但在生活中却很难见到,这是因为中国人很讲究孝道,如果女儿举报父亲会被别人唾弃,怀疑不正常。但如果女儿举报的父亲是现代陈世美,那就另当别论。如果滕树旗的女儿滕梓怡讲的都是实情,那么,滕树旗就真正是个现代陈世美,戏中有陈世美派人杀妻儿,而滕梓怡的举报中有“雇凶杀我”。这说明滕梓怡并不是一身凛凛正气,而是因为父亲的无情,而迫使这个女儿也无情,举报父亲滕树旗吃喝嫖赌、包二奶、贪污受贿、充当黑社会的保护伞等等。

“为官之道,德在其首。”官员要讲究“官德”。然而,当前官员“官德”缺失现象日益凸显。如果一个官员对家庭不负责,对亲人缺亲情,德从何谈起?一个官员的好坏,其实从他对身边人、对家里人如何,便可窥见一二。一个长期打骂妻子,虐待女儿的人,会是一个好官?此次新闻中的主角滕树旗,为官不仁,失德至此,连亲生女儿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之心,对家人尚且如此狠心,还能期望他在当地做一个好官?

新闻还有另一个大看点,那就是被举报人身份之特殊——怀化市委巡视组副组长。从举报的材料中可以看出,网上举报也是出于无奈,因为举报人曾找过父亲滕树旗的领导,而没有任何结果。但就是这样一个被家人举报,没有官德的人还担任市委巡视联络办副主任,这样的人还要监督查处别人,不是很具讽刺味吗?这难道不是有关部门的失察?

由此,我想起了汉代时推举官员的“察举制”,大致的流程是地方官员的产生是推举当地品德最好,最践行孝道的人才担任的,这样保证了官员不至于空有才干而毫无品行。“才者,德之资也;德者,才之帅也。”宋代政治家、文学家司马光曾精辟阐述了“德”、“才”辩证关系。有人曾说:“有德有才是上品,有德无才是次品,无德无才是废品,有才无德是毒品。”一个人再有才而无德,也犹如绿头苍蝇,满肚子坏水,全身细菌,这显然就是个毒品,只会毒害社会,对社会无益。滕梓怡举报父亲对她痛恨毒打还不够,还想要雇凶杀了她。如为真事,让人不寒而栗。

“好闺女”大义灭亲讽刺了谁?

如果“女儿举报父亲”是真,就与“女儿是爸爸的贴身小棉袄”传统之言形成强烈反差,虽然从表面上看女儿不近人情,从本质上看却是对身为人父,同时又身为官员的滕树旗的巨大讽刺。可想而知,女儿对父亲的行为有多么失望,家是归宿,是港湾,是谁让家失去了温暖?再说重点,本该是“好闺女”做出如此大义灭亲之举,还不如说这是对父亲长久以来家庭责任缺失、亲情伦丧的一种报复。

这位“好闺女”在网帖中详细列举了其父滕树旗自2005年至2015年十年间的贪贿证据,以及生活作风方面的问题,让身为纪委官员,本该去巡视、查办贪腐行为,为啥抵不住金钱美色的诱惑,却涉嫌贪污、行贿受贿、充当贪官保护伞、包养情妇等多宗罪,在令众多人错愕之时,这无疑又是个极大的讽剌。

女儿“大义灭亲”发帖举报父亲违纪违规,她相信的是网曝比“正规途径举报”管用,想让吸引眼球的不寻常的举报更能引起有关方面重视,虽然其出发点更多为私,但也同时为公、为国、为党喊出了一片正气,也让警示那些“外面彩旗飘飘家中红旗不倒”官员,不知以后会有多少“好闺女”会大义灭亲,谨防哪天向滕树旗一样遭“贴身小棉袄”的反目举报才幡然悔悟可就太晚了。

“腐败版”女儿举报父亲也是父女情深

今年5月,媒体报道女儿举报在高速公路上开车接打电话的新闻引发社会关注,这位女儿因为非常爱自己的父亲,又总担心父亲开车违章打电话造成危险,多次劝说无果后一气之下向交警举报,湖北省高警总队经过调查,证实被举报人和举报人确实是父女关系,其父承认接打电话的违法事实。警方对被举报的父亲依法进行教育处理,对举报交通违法的女儿按照规定进行了奖励。如果说“违章版”女儿举报父亲完全出于“父女情深”,发生在怀化市这起女儿举报父亲的“腐败版”,则需要更深层次的解读。

按照女儿的举报所言,这位身处官位的父亲,不仅在外“吃喝嫖赌、包养情妇”甚至“贪污受贿”,还长期“虐待自己”,之所以进行网络公开举报,显然也属于“被逼无奈”,表面看起来父女之间已没有任何感情可言,因为这样的举报一旦查实,轻者丢官罢职重者身陷囹圄,而且因为女儿的举报,父亲已经被当地纪检部门做出停职处理,并为此成立专门调查组,即使最后出现例外,没有查出问题,父女之间也已形成难以修补的裂痕,甚至可能就此形同陌路。

但如果就此来理解“腐败版”女儿举报父亲的缘由,未免有些浅薄,父女之间的感情并不是一道简单的数学题,可以有前提条件的情况下得出唯一答案,就像“违章版”女儿举报父亲开车打电话一样,看起来是让父亲受到处理,丢了面子,是不孝行为,实际上这正是由于珍惜父女感情,出于保护父亲生命健康安全的一种大孝,该新闻能够成为今年一省的高考作文题,恐怕也是出于多重解读的考虑;“腐败版”女儿举报父亲,看起来是父女之间感情裂变的后果,实际上如果女儿与父亲之间早已没有丝毫父女之情,女儿未必如此“关心”父亲,其实,女儿痛恨的是父亲在外“吃喝嫖赌、包养情妇”,并列出父亲“贪污受贿”这些足以致父亲于“死地”事实来向监管部门举报,从人性角度来说,既是女儿对父亲依然充满感情,也是将自己被“长期虐待”的原因归咎于父亲违反道德伦理和法纪上,寄希望通过对父亲政纪法纪的处理,来挽回一个真实的父亲,从而保护自己作为女儿应当享受的父爱权利,尽管这种代价对于父亲难以承受,但无论于国于民还是对于家庭而言,女儿的这种行为不仅可以理解更值得点赞。

“违章版”女儿举报父亲,让人们看到女儿心系父亲生命安全的父女情深,“腐败版”女儿举报父亲,又何尝不是女儿对父亲的“恨之深、爱之切”,父亲的行为不仅为道德法纪所不容,更由此对女儿“长期虐待”,如果任其发展下去不闻不问,不但父亲最终可能走上不归路,女儿更会永远失去父亲和父爱,女儿的这一行为看起来很“自私”,但出发点也是在挽救父亲,而且延伸开来说,我们真的希望这样的女儿、儿子越多越好,作为儿女,能够完整享受应有的父爱、母爱永远是第一位的,父母可以把给子女丰富的物质享受作为一种爱,而作为儿女更希望得到父母发至内心的感情呵护,如果父母道德沉沦,甚至为满足个人权势物质欲望不惜违法犯罪,就应当积极举报,让法纪扬善惩恶的同时,又能挽回家庭感情的完整,既是一种明智和理性,也是为社会乃至廉政建设做出一份贡献,更是一种广义上的“大孝”。

(综合中国青年网、21CN、川北在线、光明网)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