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高考状元切莫在“敕封”中迷失自我
来源:红网 2015/07/27 11:11:51 郑永年
字号:AA+

导读: “轻商重学,廉洁奉公”是山西皇城相府陈氏家庭的优良品质,商业味浓重的状元扎堆领奖金不知道是不是对家风家学的亵渎?可以肯定的是,状元们有着过人的学识,定能通过自我努力寻得书中的“黄金屋”,实现个人价值。但状元们的“黄金屋”一定不是皇城相府之流的商业“敕封”,而是成就自我、裨益他人之余的社会“敕封”。

7月25日,山西晋城,皇城相府“2015年全国高考状元敕封典礼”在此举行。来自甘肃、吉林、内蒙古、山东、河北、河南、山西7省市自治区的10名高考状元接受“康熙皇帝”敕封。(7月26日《法制晚报》)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来自全国各地的高考状元们肩批大红花,身骑高头大马,可谓一日赏尽皇城相府景,惬意与喜悦洋溢在年轻的脸庞。状元游、状元宴,不收状元一分钱,反倒景区给每位状元赏“诏书”一册、人民币10000元、《康熙字典》一函。消费时代,盛情尚可却,真金白银实难拒,舆论当然没有必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挥鞭怒斥,当唾手可得的现金摆在眼前,在法理之内又有谁能保持定力?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仅仅就“高考状元敕封典礼”事件而言,从经济学原理来看,状元们的游行收入远大于支出,既无需支付任何费用,又能让同行的亲属享受优惠,最终还能得到不菲的经济收益,于是乎就产生了经济学上的利润。利润刺激下,难免有家长考生抱着豁出去的想法,不就是亮个相、游个行,既非伤天害理,又未逾越法律,走上一圈又何妨?

无论是骑高马、戴红花,还是坐轿子、戴官帽,高考揭榜,状元很忙。我们尊重高考状元们的自我选择,但状元经济下个人价值的追寻与社会价值的匡正却是值得关注的话题。一方面,知识的急速变现是需要警惕的价值扭变。“书中自有黄金屋”,数日寒窗苦换得今朝题名时,书本知识、试卷分数在状元游中蜕变成一张张真实崭新的百元大钞。身外之物的钱财离书本如此之近,如果这样的状元游行能够对钻研学业有所裨益的话,那么,更大的伤害同样来自这里,物欲、金钱欲,状元们和崇敬状元的学生们,在求学的路途上恐怕难以轻装上阵了,裹挟着非理性期待,状元亦难实现自我。

另外一方面,消费状元成为高考落幕后社会电影掐不掉的片段。状元成为社会焦点,光环笼罩,与其说是状元在消费这个时代,倒不如说是社会在消费状元们。“高考状元敕封典礼”与明星代言发布会又有何异?上台、仪式、闪光灯、“代言费”……一套似曾相识的流程走下来,也难怪状元们要享受“明星”般的礼遇了。当状元们数着厚厚的“代言费”时,却要为此支付“被消费”的代价,如果状元们都以钱逞英雄,弥满深厚商业气息的“互消费”带来的是对教育方向的不良引导和社会价值的恶性竞争。

“轻商重学,廉洁奉公”是山西皇城相府陈氏家庭的优良品质,商业味浓重的状元扎堆领奖金不知道是不是对家风家学的亵渎?可以肯定的是,状元们有着过人的学识,定能通过自我努力寻得书中的“黄金屋”,实现个人价值。但状元们的“黄金屋”一定不是皇城相府之流的商业“敕封”,而是成就自我、裨益他人之余的社会“敕封”。唯如此,状元们才能够与普通人一道泛舟学海、立足社会,或许这也是教育界弱化状元称谓、禁炒作状元的良善初衷所在。

责编:杨琳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