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河北”背后的拐卖案为何烂尾
来源:海疆综合 2015/07/30 10:36:42 乔良
字号:AA+

导读: 被拐卖到河北曲阳下岸村的河南姑娘郜艳敏,受尽磨难后成为该山村小学唯一的女教师……这则9年前的新闻被网友翻出。“感动河北”背后的拐卖案竟然也会烂尾近10年之久,如此匪夷所思的故事情节,非失职渎职所无法形容也。

被拐卖到河北曲阳下岸村的河南姑娘郜艳敏,受尽磨难后成为该山村小学唯一的女教师……这则9年前的新闻被网友翻出。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随后发微博称,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事责任。对受害人应当给予救助,不能纵容拐卖、同情买主,此事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郜艳敏被拐卖事发于1994年,距今已21年了。在这21年里,她经历的那些不幸遭遇,不仅是她本人痛苦不堪的回忆,也是当地人众所周知的事实,更是被媒体广泛报道过的旧闻。2007年1月,郜艳敏手捧“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奖杯孤零零地回到村里。2009年,她的故事被改编成了电影《嫁给大山的女人》。诡异的是,拐卖她的人至今仍然逍遥法外,没有任何人对施加给她的伤害承担过任何法律责任。

倘若不是“万能的网友”重新翻出了她的故事,并且引起了公安部打拐办主任的关注,那么,这个被拐卖到河北农村的河南姑娘,注定将会这样度过她的一生,好像她原本就是一个入乡支教并且长期留了下来的女教师。让人费解的是,她都已经“感动河北”了,她的故事都被拍成电影了,如此“事先张扬”的一桩拐卖案,为何一直未曾引起当地公安机关的注意?是21年都破不了案,还是从未试图去破这个案?又或者,被拐卖的郜艳敏根本不需要救助,而拐卖她的人也根本无须被追究刑责?

“感动河北”背后的拐卖案竟然也会烂尾近10年之久,如此匪夷所思的故事情节,非失职渎职所无法形容也。被拐女成了受人尊敬的乡村女教师,从自强与助人的层面,郜艳敏的故事的确足以“感动河北”;可问题是,评选机构和相关部门在分享和唱诵她带来的“正能量”之余,有没有真正关注过她同时也是一桩拐卖案的受害者,是需要救助的对象?

在那么多被拐卖的妇女中,郜艳敏因为当了乡村女教师而受人关注,本来已经非常幸运了。可即便如此,她却并未因此改变人生的轨迹,与其他至今无人知晓的被拐卖者别无两样,承受了同样屈辱的命运。

这些年来,打拐一直是备受关注的社会热门话题,公安部门为此部署了多轮专项行动。但是,如果“感动河北”背后的拐卖案也会烂尾,人们就不得不怀疑:究竟有多少受害者真正得到拯救,又能有多少犯罪分子真正被惩处?

延伸阅读——————

21年了!对郜艳敏,法律要有个说法

很奇怪,一段已经被媒体曝光十年的故事重新成为“新闻”,激起了民愤——郜艳敏从被一名拐卖妇女,成长为“最美乡村女教师”。

1994年,当年只有18岁的河南女孩郜艳敏被拐卖到了河北省曲阳县下岸村,嫁给了一个文盲羊倌。其间,她被人贩子强暴、被酗酒的“丈夫”殴打;她努力逃跑,没有成功;她试图自杀,没有成功……故事说到这里还是一个悲剧,突然在当地媒体的笔下“画风就彻底变了”——作为村里唯一的初中毕业生,郜艳敏成了村里孩子的“民办教师”。2007年,她因“大爱无疆,以德报怨”当选“感动河北十大人物”,2009年她的事迹被拍成电影《嫁给大山的女人》。2010年,郜艳敏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村支书张乱仓说:郜老师在村里起到了一个党员的模范作用,乡亲们都很敬佩她。“丈夫”也因为她是“名人”,已经不敢打她了……

事实上,自2006年当地就陆陆续续发了多篇有关郜艳敏的“正面报道”,只是如今这些文章引起了公愤。网友们表示“三观尽毁”。明明是被拐妇女被强暴、被虐待的故事,却“升华”为大爱无疆;这名曾经的18岁女孩被彻底毁掉的人生,这名底层女子20多年的血污、呻吟,被看客们生生榨取出了“感动”。公众从中看不到一丝一毫对买卖妇女、强暴、非法拘禁等犯罪的谴责,没有看到一丝一毫警方对被拐卖妇女的解救。

这不正常!

首先,郜艳敏被拐卖的悲剧,在1990年代初绝不是个案。只有400多人的下岸村,竟然有30多名被拐卖妇女!如果不谈冷冰冰的数据,被拐妇女被当成正面典型来宣传,也不止一次。2006年,山西方面就拍过一部电视剧《阿霞》:高考落榜生阿霞被拐卖到了吕梁山区,却被当地老乡质朴的“大爱”所感动,不仅生下孩子、照顾丧失自理能力的“丈夫”,还带领乡亲们致富……值得一说的是,电视剧《阿霞》的“顾问”正是时任中共山西省委宣传部长,目前因为贪腐而落马的“大老虎”——申维辰。

从另一方面看,近日《刑法修正案(九)》草案正在审议,其中对于收买被拐妇女、儿童的行为,将现行刑法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可以从轻处罚”。这意味着,今后收买被拐卖儿童,将一律被追究刑责。

为什么现行《刑法》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是如此“轻纵”呢?因为立法的1990年代初期,拐卖犯罪猖獗到了“法不责众”的程度,甚至,有关方面称:此罪的法定刑规定得比较轻,这主要是考虑到“收买人收买妇女、儿童多是居家过日子,主观恶性不深,是法制观念淡薄的表现”。“阿霞”和郜艳敏能作为“正能量”上新闻、上电视,也可以看作当时一些官员对于收买被拐妇女危害性“认识不足”的一个注脚。

从前些天的“人贩子一律枪毙”红遍网络,到如今舆论一边倒地吐槽“被拐女当乡村女教师”的“正面新闻”,这说明改革30多年来,随着中国国民的富裕,法治观念、权利意识、是非意识都有飞跃式的进步。如果说,过去10年里,郜艳敏、“阿霞”还可以在某种“叙事技巧”之下被文过饰非,被演绎成“大爱无疆”,不触及拐卖、收买被拐妇女这个核心法律问题的话,现在已经不行了。

对于郜艳敏的新闻,网民已有很多评论,但关键是,法律不应该再沉默了。目前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已经表示: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事责任,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

在长达10年高分贝的“颂歌”掩盖了基本是非后,我们希望法律能发出声音,将那些拐卖妇女、收买被拐妇女的人绳之以法。

关注被拐女不止是个案正义

1994年河南姑娘郜艳敏被拐卖到河北曲阳下岸村,受尽磨难后成为该山村小学唯一的女教师……这则新闻近日被网友翻出,并引发热议。29日,据多家媒体报道,事件当事人郜艳敏发声表示,不愿意过多回应网上的讨论,称“平时不怎么上网”,“谢谢大家关心”。

截至笔者写稿时,“被拐女成乡村教师”的话题已经在微博上有790万人次的阅读数,俨然成了当日的热门话题之一。有人为她投身教育、以德报怨的大情怀感动,当然更多的人表露了愤怒的情绪,要求严惩当年的人贩子及买主。

但这恐怕不太容易。一方面,根据刑法,拐卖妇女罪最高可判死刑,有20年的追诉期,郜艳敏被拐卖已有21年,对人贩子的追诉期可能已过;另一方面,刑法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可不追究刑事责任”。前些年,郜艳敏的父母已见过了女儿;郜艳敏也表态,公公婆婆善良,决定做个好媳妇。显然,对买主追究刑责,也不符合法律规定,而且还可能对其家庭造成二次伤害。鉴于郜艳敏本人已融入到当地环境,而且在村里民望颇高,被再次伤害的可能性较小,该案的处置可能更倾向于征求本人意见,如果愿意留在原地,则对其进行补偿。比如,帮助解决代课老师转正问题。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反思的空间。网友让这个话题“上头条”,与其说是关注个案正义,不如说是对当下民众普遍厌憎拐卖妇女、儿童行为情绪的回应。而要纾解这一情绪,恐怕要从解剖个案中找到问题的症结。

众所周知,打拐行动的成功率主要取决于公权力的介入,越早介入成功率越高,这不仅可防止对受害人造成更大伤害,而且还有助于对人贩子和买主的追责。反之,问题就会复杂化。郜艳敏被拐案的离奇之处,在于她不是被“囚在深山人不识”,而是处于半公开状态。2007年被评为“感动河北”年度人物;2009年其经历还被改编成电影《嫁给大山的女人》。面对如此明显的线索,当地警方不立案追查,足见其对打拐的敏感度,已低到令人吃惊的程度。而这正是民众最担心的地方。因为大多数情况下,被拐妇女在没有外力介入时,是很难凭自己努力得到解救的。人们关心郜艳敏的遭遇,更关心新闻里“400多口人的下岸村,光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四十个,外地媳妇已跑掉了一半”的描述。这些人到底该如何解救,继而该如何对当地被拐妇女的情况进行排查,这需要有个答案。

与当地警方滞后反应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有关方面对捂盖子倒是蛮积极的。郜艳敏的事迹被报道后,县上一些人很恼怒,说她给曲阳教育系统抹了黑……凡此种种,都表明当地官方,明知道有被拐妇女在自己辖区,却不想着积极营救,反而变着花样怕人知道。这样荒唐的处置方式涉嫌不作为,理应被纠正,并且相关责任人也应被依法严厉追责。

如今已是“全民打拐”时代,微博、微信等平台发布着各类打拐信息,然而打拐也要两手抓,离不开全民参与,也必须要有公权力积极介入,二者缺一不可。少了全民参与,就少了发现线索的眼睛;而少了公权力介入,往往事倍功半,甚至只能是空吆喝。就此而言,思考该如何建立机制,让公权力尽早介入,特别是破除基层的打拐懒政,或是郜艳敏被拐案给我们的最大启示。

(海疆在线综合新华每日电讯、东方早报、长沙晚报)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