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房祖名首曝狱中生活:全裸换牢服过X光门
来源:郑州晚报 2015/08/05 09:55:02 作者:房祖名
字号:AA+

导读: 被成龙昵称为“小房子”的房祖名首先回忆起自己出狱回家的第一天,老爸成龙只说“回来就好了”,并给了他一个大拥抱,没生气也没唠叨。”直到吃晚饭时,小房子才恢复小孩子般,叽里呱啦地跟父母激动地讲起牢里遭遇——

  房祖名

房祖名版“监狱风云”:

打蚊子、养蜘蛛,看名著,写剧本

8月3日,房祖名出狱后第172天,他在台湾接受记者专访,也是他出狱后首度接受记者采访。房祖名坦承,久未面对镜头,采访前一晚紧张得彻夜未眠。去年8月14日他因吸毒与柯震东被捕,将满一周年之际,他终于首度公开监狱生活,指牢房因安全考虑,24小时不熄灯,初期根本难入眠;他闷到在厕所养蜘蛛,放风时会将蚊子打死在墙上,每天检查蚊子的脚摆放的位置,研究风向变化,回忆起许多无厘头的行径,他自嘲说:“我怕自己会有精神病!”

监狱风云

据台湾媒体报道,房祖名出狱后首次接受专访表现紧张,拍照时也略显僵硬,不过还是以前那个有礼貌的样子,说话变得更正面。他透露从今年2月出狱回到台湾,便一直在台北居住,妈妈林凤娇一直在身边陪伴。

被成龙昵称为“小房子”的房祖名首先回忆起自己出狱回家的第一天,老爸成龙只说“回来就好了”,并给了他一个大拥抱,没生气也没唠叨。妈妈林凤娇则在旁边哽咽,说不出话,他见到妈妈瘦得憔悴,但自己也忍住没哭,他说:“我们一家人都很好强。”直到吃晚饭时,小房子才恢复小孩子般,叽里呱啦地跟父母激动地讲起牢里遭遇——

狱友神经质,打蚊子养蜘蛛消遣

第一次放风是在一个四方形、不算大的阳台,有个年迈的狱友蹲在角落,很像鬼片般不断抖落头皮屑,接着开始抠脚丫,他忍不住上前询问,才知狱友在用头皮屑和脚皮喂蚂蚁。日子久了,小房子也染上怪癖,放风时爱打蚊子,有的捡去厕所喂养蜘蛛;有的让尸体黏在墙上,隔天再看蚊子的脚摆到哪边,判断风向,有次牢友在练踢腿时不小心将墙上的蚊子脚踢落,他气得大喊:“这样我要怎么测风向?”

看书写剧本,入狱没有检查肛门

贵为“龙子”,上手铐那刻,是否觉得尊严扫地?房祖名摇头说,当下很平静,警察叫他做什么就照做,但未如外传入狱前检查肛门,但有全裸换牢服过X光门。小房子还透露在监狱里半年,他看了8本巴菲特的书以及《货币战争》《疯子的世界》等书,写了两个剧本大纲、四首歌。

主食是馒头,吃腻还可以买泡面

在狱中吃得最多的是馒头配一样菜,一般是鸡蛋或卷心菜,节日会加菜。他的馒头都只吃两三口,不是嫌弃而是怕胖,吃腻了就花钱买泡面吃。问他什么最难挨?他一副不觉得很苦的表情,还说以前超爱听美国饶舌歌,歌词描述许多黑狱生活,所以他内心常在比对“原来真是这样”。

坐牢当修行,狱友昵称他“匝匝”

自从入狱后,房祖名说他在狱里想过,老爸应该扛得住,但妈妈肯定受不了,他每天会写下两三行日记,结集整周寄信给妈妈报告。房祖名坦言,入狱第一周内心很愤怒不平,觉得吸大麻行为为何在国外被允许,在亚洲却视为违法?后来他常跟牢友聊天,有老人家,有旅游、科技等不同领域的专业人士,大家各有昵称,他被叫“匝匝”,但他不知缘由。渐渐,他理解自己确实犯错,不再生气,像在修行。

责编:宋雪姣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