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高谈阔论:我们的文学艺术怎样“慢”下来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2015/08/18 09:48:59 作者:杜浩
字号:AA+

导读: 真正的文学艺术是能够做精做细的,而做精做细,就是要让文学艺术慢下来、沉下来,而文学艺术只有慢下来,才能去打动人,温暖人,抵达人的内心世界,让人的心灵深刻、灵魂震撼、思想升华。

今年的香港书展将年度作家的荣誉颁给了李欧梵,在回答媒体记者关于“有人在忧虑文学式微的问题”的采访时,这位作家谈到了对大陆当下文坛、文学生态的看法。

现在的大陆文坛是一种怎样的情形?李欧梵说,危机不是文学的问题,而是大家对于文字不够严谨,不够重视,比如说中文,有多少人可以像台湾的作家王文兴一样,每天只写不超过300字,不停地在改他的文本。虽然你也可以说他最后写出来也不见得怎么样,可是呢,他那种敬业的精神是值得学习的。大家写得太快了,出书太多、太快,连我们都看不及。作家的创作欲太旺了,简直是难以想象的快。“普鲁斯特在他的《追忆似水年华》一开始就讲那个法国小饼干的味道。普鲁斯特不知写了多少天,就写了那一段,那一段大概有两三页。我曾经请人把那段话用法文读出来,简直跟音乐一样,那种文字魔力,不管你懂不懂法文都能感受到那种美。”

为什么作家写得太快太多?这是因为这个时代精神氛围的浮躁。这种精神方面的匮乏和心态的浮躁,突出表现在当代人的文学生活中。还有就是,文学写作功利主义的盛行。在这个技术时代,我们的生活常态是紧张、急迫、匆忙、受挤压的,因为令人眩晕的速度,包括文学在内的精神生活,愈加趋向“速度化”,一些人进行文学写作,不再信守“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的精神,只是一味追求一些有实际效用的具体目标,没有耐心去等待事物的成熟,体现速度化时代特性的文学观念、文学方式应运而生,文学的一切必须服务于这种速度,追求速度、追求流行标准成了炮制文学的模式,成为文学写作的“制胜术”、“吸金术”……

不止是文坛,慢不下来的问题也在艺术领域凸显。昆曲是一门优雅精致的艺术,被人赞誉为“美得不得了的艺术”。然而,时代的快节奏却在改变着这些传统艺术,打造快消品的艺术市场大潮已经冲击到了传统领域。早年间看《牡丹亭》连台本戏的日子,一个戏一演就是几个月,今天怕是再也见不到了,而是流行演出青春版《牡丹亭》的精华版,而一出戏的精华版,常常意味着全本戏的微缩化、快餐化。这就是“慢艺术”在这个“快时代”遇到了难题。那么,如何解决这个“快时代”与“慢艺术”的矛盾和冲突?时代的发展是越来越快,但艺术的速度却必须越来越快吗?加快到什么程度,或者保持慢到什么程度,才能为艺术的力量提供基本保障呢?这是我们不得不思考的时代文艺发展的问题。

为什么这个时代需要“慢文化”、“慢艺术”,“慢文化”、“慢艺术”具有怎样的精神价值?“慢”是为了鼓励人们从容观看和深思而创造或展示的文化艺术,是让我们花长时间去欣赏的一件文学作品、一件艺术品。我们已经受够了快艺术和快餐。我们更需要的是慢文化、慢艺术:那些能承载时间的文化艺术,就像花瓶能承载水一样;那些领会了各种感知方式,灵活又固执地让我们去思考和感受的文化艺术;那些不只带来一时震撼,也不会在10秒内迅速传递信息的文化艺术,这种文化艺术不是虚假的偶像文化,而是直抵人性深处的真实。我们不必像食腐动物狩猎一般把大师杰作飞速地一览而尽,而是可以找出那些对我们口味的作品,然后慢慢地去消化吸收……

我们知道,文化不过是代代累积沉淀的习惯和信念,渗透在生活的实践中。这里面,有历史,有人文,有人的精神,有生活的积淀,有静水流深的心灵滋养。唐诗宋词,能够成为我们民族永远开不败的花,是因为它经过了历史岁月的洗礼和磨炼。四大名著,在经历了漫长岁月之后,越发凸显了其经典、传统的价值。所以,真正的文学艺术是能够做精做细的,而做精做细,就是要让文学艺术慢下来、沉下来,而文学艺术只有慢下来,才能去打动人,温暖人,抵达人的内心世界,让人的心灵深刻、灵魂震撼、思想升华;文学艺术只有慢下来,才能真正体现出其价值——即历史情感、共同记忆、公民参与、城市美学、人文细致、哲学深思、文明世界人与人之间不能或缺的婉转和体贴。

责编:杨琳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