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声索南海主权可以提出什么理据?
来源:大公网 2015/08/19 11:04:09 作者:马克.瓦伦西亚
字号:AA+

导读: 据南早中文网评论员文章,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强硬的主权声明有可能导致其被贴上“国际非法分子”的标签,而随着部份东盟国家向美国靠拢、寻求保护,中国也有可能在政治上被它们排挤。要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并改善自身的政治及法律地位,中国就需要在言行上积极主动。以下是文章摘编。

原标题:外国专家支招:中国声索南海主权可以提出什么理据?

\

  中国和越南在南海发生冲突

据南早中文网评论员文章,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强硬的主权声明有可能导致其被贴上“国际非法分子”的标签,而随着部份东盟国家向美国靠拢、寻求保护,中国也有可能在政治上被它们排挤。要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并改善自身的政治及法律地位,中国就需要在言行上积极主动。以下是文章摘编。

早前,菲律宾根据联合国1982年订立的海洋法公约之下的争端解决机制,就与中国的领土争议提交申诉,导致政治形势更令人不安。菲方在申诉书上提出多项要求,包括要求国际常设仲裁法院裁定美济礁是“水下地物”,且是菲国大陆架的一部份,因此中国必须停止占据该处,也不得继续在礁上进行活动;而东门礁、南薰礁和渚碧礁才隐入海水成礁,且并非位于中国的大陆架,因此中国不得占据这些礁石,也必须停止在该处的活动。菲方还提出,赤瓜礁、华阳礁和永暑礁是“礁岩”,根据国际法每个仅赋予12海里领海,中国声称在12海里以外海域也拥有海事管辖权,属于非法之举。

中国拒绝参与南海主权问题的仲裁程序,指出此案主要问题在于主权及海域划界,因此该法院无权受理。

预计法院将在未来几个月内裁定院方是否有司法权受理此案。如果裁定院方至少有权处理菲律宾的部份申诉内容,则菲方有可能会要求实施“临时措施”,即中国必须停止所有填海及建设工程。虽然中国声称已停止填海,但相信将继续“建设”;而相关方也可能就填海和建设的定义差别展开争论。

法院可能迅速就临时措施作出裁决。而对于原有申诉提出的实质问题,则可能需要一年或以上才能做出裁定。由于法院没有执法机制,即便其裁决不利于中国,中国也不太可能遵守。

然而,中国在政治及法律方面都面对难题。它有可能被贴上“国际非法分子”的标签,而随着部份东盟国家向美国靠拢、寻求保护,中国也有可能在政治上被它们排挤。要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并改善自身的政治及法律地位,中国就需要在言行上积极主动。

首先,中国可以申明,相信部份岛礁为中方合法所有(例如南沙群岛、太平岛及中业岛),属于中国大陆架的一部份,由此拥有相关的专属经济区。

这将令主权和海域划界成为申诉的主要议题,由此令国际常设仲裁法院失去受理案件的司法权。

然而,这也意味着中国愿意放弃“九段线”海域主权划界──如果“九段线”的意思是那样的话。

当然,中国仍将维持对“九段线”内所有岛礁和“邻近海域”的主权声索。此外,南沙群岛的合法岛屿所有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声索有可能涵盖“九段线”内的大部份地区。然而,中国最终有可能需要与其他沿海国家商讨海上领土界线──而中方也应该主动提出这个建议。

中国有可能放弃东门礁、美济礁和渚碧礁的主权声索,因为这些礁石以往只有在退潮时才露出水面,因此任何国家都不能对其宣示主权。现在,这些礁石都成了人工岛,管辖权属于中国。中国可以提出,由于这些礁石处于中国合法拥有岛屿的专属经济区及大陆架内,因此中方对其拥有管辖权。

中国也可以提出,永暑礁、赤瓜礁和华阳礁都是中方合法所有,因此也拥有国际法赋予礁石的领海区域。中方若要正式宣示主权,就需要公布有关声索,并就其声 称拥有主权的领海及/或基线绘制图表和座标,将之提交联合国;对于中方声称拥有主权的南沙群岛岛屿也一样。

至于中国的“行为”,中方或可借助舆论,提出以下论调。

中国表现出克制之时,其他主权声索国却做出挑衅行动,非法占据中国认为属于己方领土的岛礁,并改变这些岛礁的面貌,在其上兴建设施、港口及跑道,让它们的军队可以进入。它们还将最大、最受青睐的岛礁据为己有,将细小的礁石和其他水下地物留给“合法主权国”。

中国现在试图“迎头赶上”,自行占据一些岛礁并改变其地貌,其他国家却指责其欠缺“克制”,违反2002年东盟与中国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更重要的是,中国相信其他主权声索国违反了《宣言》中最重要的条文:“有关各方承诺……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它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议。”

对中国来说,菲律宾的申诉是不友好的,违反了上述原则。中国认为其他主权声索国在有争议地区进行活动、改变区内面貌,也违反了要求各方克制的条文,且与国际法不符。中国只不过以牙还牙。

至于中国广泛的建设工程,中方认为中国身为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国内生产总值(GDP)为全球第二,这些工程都与中方地位相符。

中国外交部曾经指出,中国在这些岛礁的建设工程都经过科学评估及严格测试,日后也将进一步监控和 保护相关海域及岛礁的生态环境。中国可以公开这些环境评估的结果,并邀请其他主权声索国遵循。

中国若提出这些建议,就可以改善其法律及政治地位,同时毋须作出太大牺牲。如此一来,中国的政策及做法就可以符合国际法,并将主权和海域划界问题留待未来的世代去处理。

在过渡期内,各方共同开发资源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作者马克.瓦伦西亚(Mark J. Valencia)是海南海口市中国南海研究院高级客座教授。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