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当今时代和世界形势的估计
来源:《红旗文稿》 2015/08/25 09:43:48 作者:汝 信
字号:AA+

导读: 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危机的重要后果之一,就是美国主宰和掌控世界经济的主导地位和能力的衰退,最近亚投行建立就是其证明,世界开始真正走向多极化了。反对“西方中心论”用意是好的,但决不能用“东方中心论”去取代。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主席团成员、原副院长 汝 信

当今时代,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如何认识这一重大问题,不仅涉及我们对当前世界形势的正确估计,而且影响到我国的战略决策和政策制定。

一、对当今时代的认识

邓小平同志在提出和平与发展这两个时代主题时明确指出,这两个问题一个也没有得到解决。可见,和平与发展并不是已经到手、人人可以享受的“免费午餐”,而是要通过斗争才能争取实现的目标。在当今世界,国际上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正是围绕着和平与发展这两大问题展开的。这场斗争的实质是,世界广大人民、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人民要求在和平安全的国际环境中建设自己的国家,发展经济、文化,改善和提高生活水平,摆脱贫困,他们要求改革原有秩序,建立一个更公正、合理、民主、平等的国际新秩序。相反地,国际垄断资本集团,尤其是金融垄断资本所统治的少数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或所谓超级大国,为了其既得利益和追求最大利润,不断进行对外扩张,图谋统治全世界,确立世界霸权。为了达此目的,不惜以各种手段干涉他国内政,进行思想渗透,制造动乱,发动颜色革命,颠覆别国政权,甚至公然使用武力,诉诸战争。他们竭力坚持和维护由他们主导、制定规则和对他们有利的那种不公正、不合理、不民主和不平等的国际秩序。因此,霸权主义是对和平的主要威胁和阻挠世界和平发展的主要障碍。和平与发展这两大问题的解决都不会一帆风顺,必须经过斗争才能克服种种障碍。

用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的方法去看,反霸是当代世界范围内的一场特殊的斗争,一面是代表妄图统治世界、称霸全球的垄断资本集团利益的极少数人,另一面是代表包括工人、农民、大量中间阶层以及部分资产阶级在内的各国广大人民利益的绝大多数人(几年前“占领华尔街”运动打出的旗号:“我们是99%”,很有代表性),国际反霸有广泛群众基础,有可能形成反霸的广泛国际统一战线。双方围绕和平与发展问题而展开的矛盾斗争将是长期的,看来会延续下去直到双方力量对比发生根本变化。这是当代世界发展中的两条道路之争。社会主义的中国坚定地站在占世界绝大多数的广大人民这一边,对和平与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在和平问题上,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旗帜鲜明地反对战争,主张用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国际争端,坚决反对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坚决反对用各种方式干涉他国内政,搞颠覆或动乱,为一己之私搞乱地区形势。中国尊重各国自主选择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共建和共享各国的共同安全。在发展问题上,中国一贯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方针,摒弃零和游戏、你输我赢的旧思维,树立双赢共赢的新理念,反对损人利己、以邻为壑,在追求自身利益时兼顾他方利益,在寻求自身发展时促进共同发展。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迈向命运共同体的倡议,正是中国在和平与发展问题上的立场和主张的具体体现。这也是中国道路在国际问题上的体现。我们要加强道路自信,不仅在国内要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要在国际上走和平与共同发展道路。

战争是政治的继续。走和平发展道路和加强国防建设、适当增加军费,不仅不矛盾,而且是相辅相成的。坚持走自己的路,杀手锏是必备的,不是为了主动攻击别人,而是为了自卫,保证安全。冷战结束20多年来,虽无世界大战,但局部战争不断,有一个大国发动和参与了13次战争,这就是美国。根据解密的档案记载,美国曾多次考虑对我国使用核武器,这不是某个军人狂妄的念头,而是经高层决策机构正式讨论的。没有使用不是由于道德上考虑,而是怕报复,因为已经没有垄断核武器之权,怕承受不了核战的后果。只要霸权政治存在,就始终有战争的危险。

二、对当今世界形势的估计

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进入新常态,许多学者作了研究论述,认为这是一种健康发展的现象。那么,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现正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也值得我们关注。学者们有不同的看法,但多数人并不乐观。资本主义世界也进入了一种新常态,不过并非健康发展,而是开始走下坡路。从全局看,整个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似乎还没有彻底摆脱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影响而复苏。当然情况有所不同,美国利用其在国际金融界的特殊地位,可大量印美钞,恢复得稍好,一度较乐观,但现在显得后劲不足,整个欧洲则情况不妙,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急需采取新的刺激手段。日本的所谓“安倍经济学”是吹得凶,实效不大,靠日元大幅度贬值刚恢复到危机前水平,现三支箭用尽,已显得黔驴技穷。

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的演讲中精辟地指出,当前世界经济仍处于深度调整期,低增长、低通胀、低需求同高失业、高债务、高泡沫等风险交织,经济环境的不确定性突出等。这些都是世界经济面临的问题,特别是困扰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问题。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的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不仅没有解决,反而更加尖锐,经济停滞与新出现的金融泡沫可能在孕育着新的危机。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不仅在经济方面遇到大麻烦,还在其他方面发生危机。上世纪80年代德国社会学家贝克就此写过《风险社会》一书,谈西方社会面临的全面危机:战争、经济、政治、文化、生态等等,现在他所指出的风险,差不多都发生了,使西方社会深陷其中而难以自拔。有的学者认为,停滞、危机、动荡可能会成为以后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常态。尤其是资本主义制度所造成的社会分配不公和收入差距的日益扩大将撕裂社会使之两极分化,加深其社会矛盾。皮凯蒂的《21世纪资本论》之所以风行一时,此书的意义在于用大量历史数据证实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制度下财富的分配将越来越有利于资本,而不利于劳动,从而推翻了库兹涅茨关于随着经济发展财富分配的差距将日益缩小的理论,这就剥夺了资本主义制度天然合理的依据。

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危机的重要后果之一,就是美国主宰和掌控世界经济的主导地位和能力的衰退,最近亚投行建立就是其证明,世界开始真正走向多极化了。美国正在为保护其主导地位而挣扎,但显得力不从心,只能在军事上做文章,搞战略东移,亚太再平衡,扶植日本等盟国构筑第一岛链、第二岛链等,企图遏制中国的发展。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和亚投行也会受到干扰,但它符合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人民的利益。对此,某些国家或人会进行捣乱,终究是徒劳的,但我们对此要有清醒认识和思想准备。

关于美国世界霸权的衰落,中外都有不少评论,但决不能因此而低估美国。美国作为多极世界中的一极,在相当时期内仍将是最强大的一极,无论是军事上、经济实力和资源上,科技上、文化教育和意识形态等软实力上,在世界上仍是首屈一指的,在世界事务中仍将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因此,中美关系是最重要的国际关系,对世界发展大局将越来越起决定性的重大作用。要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摒弃已往的“你输我赢”零和游戏的思维十分重要。因此,当今国内外讨论何时美国世纪的终结和中国世纪的开始是个伪命题,社会主义的中国从来就反对任何国家搞世界霸权,因此,也从来不想代替美国建立新的霸权,中国永不称霸决非空洞的许诺,而是由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和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所决定的。所谓中国世纪的说法只是为“文明冲突论”、“中国威胁论”提供借口,是一个陷阱。还是应倡导东西方各种文明、文化交流互鉴,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共同发展。反对“西方中心论”用意是好的,但决不能用“东方中心论”去取代。

责编:林宏斌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